<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深谷少年
        这是一处温暖如春的所在,何成道缓慢的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周围绿树成荫,百花争艳,不断有鸟鸣声响彻在耳畔,他很有点摸不清眼前的状况。

         这里的空气很是清新,何成道在现代都市那十二年的岁月中从来都没有闻到过如此清新宜人的气息。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自己苏醒前应该是在床上睡觉的,为什么醒来时竟然会出现在这样一处匪夷所思的所在?

         突然,何成道只觉得小腿一痛,低头望去,一条色彩斑斓的蛇正在他脚下“嘶嘶”的吐着蛇信子。

         “我怎么这么倒霉呢?无缘无故不知被哪个王八蛋给弄到这里也就算了,怎么连个安生的时候都没有?”这是何成道晕过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

         不知过了多久,何成道再一次恢复了意识,他只觉口舌间干燥无比,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水。”

         “水来了,小兄弟。”有声音突然响起,在何成道的感觉中,这人的年龄应该只比自己大上两岁左右。

         缓缓睁开眼睛,何成道看见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正自将一碗水递到他嘴前。

         这少年郎约莫十四五岁的模样,面带关切,相貌远远称不上俊朗,不过神情和蔼可亲,气质温润如玉,见到他的人不自觉都会生出亲近之意。

         只是这人的衣着与何成道平日所见的大有不同,更像是曾经在电视上所见的那些古代人的装束,着实令何成道的心里纳闷不已。

         他倒也不曾怀疑这是在拍戏之类的,刚才他被毒蛇咬伤,毒性之猛,几乎便要令他当场丢掉了性命,哪个戏会这么个拍法?砸自己的场子还差不多!

         念及此,何成道略微活动了一下手腕,发觉自己虽然手臂酸软无力,却已然能够行动无碍,不由伸手从那少年手中接过木碗,跟着出声道:“这位同学,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来到这儿的?”

         那少年听见“同学”儿子,不由一愣,他年纪虽小,但是际遇之奇,经历之广并不逊色于年长之人,而且家学渊源,见识过人,却也不明白“同学”二字是何含义,不由奇怪道:“小兄弟,何为‘同学’”

         这话反而将何成道给问得愣在那里。

         有没有搞错?眼前这位难道是外星人不成?

         不知怎的,他的心中泛起了一股不太好的感觉。

         再次看了一眼眼前这位大哥哥身上那古怪的衣服,不由试探着问道:“大哥哥,现在是2018年吧?”

         那少年被何成道连续两个问题问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苦笑着拍了拍脑门道:“小兄弟,你是在问年号么?现在乃是元顺帝至元年间。”

         这种纪年方式,听得何成道的一颗心顿时凉了半截。

         元顺帝,那得是元朝的皇帝吧?

         何成道平日里总是喜欢看一些古装电视剧,“寻秦记”,“步步惊心”这类所谓的穿越剧看的并不少,此时的他对于自己目前的处境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猜测。

         心中泛苦,何成道强打精神道:“刚才我中了蛇毒,多谢大哥你救命。”

         那少年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不用客气,这里四面都是绝壁,不知小兄弟你是如何来到这里?’

         何成道微微苦笑道,此时知道自己已然处于古代,不自觉便改变了说话的方式:“说来惭愧,对于如何出现在这里,小弟实在是一无所知。”

         这少年闻听此话,不由微微一笑,只道对方有什么难言之隐,却也不再继续问下去了。

         何成道见这少年似乎不信,不由有些着急道:“这位大哥,小弟确实并没有说谎,我本在家中安睡,哪知一觉醒来,竟然无缘无敌的出现在这个地方,小弟还想回家去呢!”

         那少年见到何成道满脸焦急,看起来确实不似说谎的模样,不由在心中暗道:“都说世间之事无奇不有,今日所见,比冰火岛上的景色还要奇怪。”

         他此时已然在心中相信了何成道的话,这座山谷四面乃是悬崖绝壁,绝无可能有人从那里下来,唯一的入口处更有着天下间第一等的恶人守候在一旁,这个看起来十一二岁的小孩子又有什么本事能够过得了大恶人那一关?

         念及此处,他对眼前这小孩心中不由多了几分好感,当即温声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何成道:“小弟何成道,大哥高姓大名?”

         那少年在心中将“何成道”三字默默念了几遍,觉得“称道”二字与道家大有缘分,他出身来历与道门大有源源,故而不免心中又多了几分欢喜道:‘我叫张无忌。’

         他历经诸般险恶,对世人已然多了几分防备,若是大人问他的名字,必然扯一个假的糊弄过去,但是在何成道这么一个小孩的面前却并无什么防备之心,也不认为对方会听说过自己,故而爽快的说出了真名。

         听得“张无忌”三字,何成道“啊”了一声。

         张无忌奇怪道:‘怎么了?这名字可有什么不对之处?’他在心中暗道,难道这小孩也听说过自己的名字?

         名扬天下本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好事,但是在他而言,却宁肯自己籍籍无名,那也不用小小年纪便要见识人心险恶,世态炎凉。

         何成道摇头道:‘没有,大哥这名字很好听。’心中却是道,真是巧得很,名字与看完不久的电视剧《倚天屠龙记》中的主角一模一样。

         听见何成道夸奖自己的名字好,张无忌不由将一些心思暂且放在一边,有些高兴道:“是吗?这是我义父他老人家为我起的名字,他老人家一世英雄,起的名字自然也是极好的。”

         他的脸上隐隐露出一丝骄傲之色。

         何成道试探着问道:“不知大哥的义父是什么人?”

         “义父啊...”张无忌的脸上露出几分恍惚之色,他自幼便与义父生活在一起,那位老人在他心中拥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几乎便不逊色于爹爹妈妈。自从全家人与义父分别,踏足中原之后,无论是爹爹妈妈被那些恶人逼死之时,还是他后来流落江湖,被那些恶人欺辱的时候,都不由会想,若是义父在此,以他老人家那暴烈的性情和高明的本事,或许不会令自己有今日的不幸。此时被何成道这小孩的几句话勾起了对义父的思念和孺慕之情,不由得开口道:“我义父乃是明教四大法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