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再见
        何成道之前放走朱九真与卫壁,本拟他二人会纠集长辈前来报复,这几日也一直在等着,可是连着数日过去都未曾有意外发生,令他好生不解。

         蛛儿离去之后,何成道与张无忌都有些怏怏的,这姑娘性情虽然古怪,却很难令人厌恶。两人数年来与世隔绝,在一起除了讨论武学,也难有甚么好的话题可谈,何成道很盼望再见这位姐姐一面,与她多说会儿话。

         这般过了数日,张无忌的腿伤好了许多,已经能够勉强行走几步而不影响伤势,只是距离痊愈还需一段时间。

         这一日,张无忌正与何成道讲述七伤拳的精义,这门拳法博大精深,更需要深厚之极的内家修为为基础,不是何成道目前能够习练的,但是张无忌修习却是无妨。他将自己修行中的种种体悟一一讲述给何成道知晓,也是希望他将来内力足够时能够少走弯路。

         突然,张无忌停止讲述,面露喜色道:“蛛儿姑娘来了。”

         “哦?”何成道极目远眺,终于发现远处一个淡绿色的影子由小变大,蛛儿的面容慢慢清晰的出现在视野内。

         何成道挥舞着手臂,大声道:“蛛儿姐姐。”

         蛛儿走上前来,哼了一声:“小鬼,鬼叫什么?”

         何成道呵呵笑道:“数日不见,我很想姐姐。见到你来了,我很欢喜。”

         蛛儿“呸”了一声:“哪个让你想了?”

         何成道傻笑两声。

         见他傻笑,蛛儿也“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她手上提着一个小篮子,上面用一块花布盖着,此刻她将布揭开,一阵幽幽香气便传入两人鼻中。

         何成道鼻子吸了两下,将头伸到篮子面前望去,却见里面堆着几碟小菜,不由大喜过望,这几天他与张无忌两人只能以烤肉为食,着实腻味。见着里面的青菜豆腐,只觉比之山珍海味还要诱人。

         蛛儿伸手将何成道的脸扒拉到一边:“脸都快凑到菜里去了,真恶心,没吃过么?”

         张无忌四卷九阳神功功行圆满,五官远超常人,早已闻见篮子里的菜香气,他望着蛛儿诚恳道:“多谢姑娘。”

         蛛儿轻哼一声道:“一顿饭而已,婆婆妈妈作甚!你还不如这小鬼爽利。”

         张无忌毕竟行动不便,何成道与蛛儿将几碟小菜放在他面前,又从篮子里端出一碟馒头。

         何成道望着蛛儿笑道:‘蛛儿姐姐,我们一起吃吧。’

         蛛儿:“哪个与你们一起吃?我已经吃过了。”

         见到蛛儿说不吃,何成道也不客气,抓起筷子便狼吞虎咽,吃相难看,兄弟俩数年未曾接触过这等家常菜,张无忌的吃相也好不了多少。

         蛛儿鄙夷的道:“两头猪,吃死你们!”

         何成道却也不还嘴,道:“蛛儿姐姐,你家就住在这附近么?”

         蛛儿听见这话,面色一黯:“不是,我在这附近找一个人,已经找了很长时间了。”

         何成道:“这人是姐姐你的亲人么?他叫什么名字?姐姐你告诉我,或许我便知道。”

         蛛儿恨恨道:“他不仅不是我的亲人,相反还与我大有过节,我寻他正要报昔日一箭之仇。他叫张无忌,你们可听说过?”

         何成道与张无忌那狼吐虎咽的动作突然止住,场面由极动转为极静,看上去着实有几分诡异。

         蛛儿奇怪道:“怎么了,你们真听说过?”

         张无忌因为谢逊的缘故名声传遍江湖,蛛儿倒也不认为两人真认识那家伙。

         何成道与张无忌很隐蔽的对视一眼,继而干笑道:“当然听说过,谢狮王的义子嘛,姐姐与他有什么仇怨?”大哥张无忌性情温和,不像是会与人主动结仇的人。蛛儿姐姐虽然性情古怪,但是心地善良,不会主动害人,难道是上一辈的恩怨?

         何成道曾经虽然看过《倚天屠龙记》这部电视剧,但是一来他那时太过年少,需要以学业为重,看过的集数并不多,二来过去数年时光,许多内容都已经淡忘,所以蛛儿所谓的“仇怨”他根本一无所知。

         张无忌也有些纳闷,他十分肯定,自己之前并未见过名叫“蛛儿”的姑娘,难道是妈妈的仇家?

         蛛儿:“那个小王八蛋死没良心,而且心狠的紧。我让他随我去灵蛇岛,是想照顾他,他不领情也就罢了,还凶我,咬我!”

         张无忌“啊”了一声,他知道眼前的少女是谁了,是数年前在蝴蝶谷里随在金花婆婆身边的小姑娘。

         何成道有些古怪的望了张无忌一眼:“姐姐说的不错,这人着实可恨。可惜小弟我不知道他在何处,否则一定为你出气。”

         蛛儿嗤了一声:“他虽然可恨,可也家学渊源。若还活着,必然是江湖上年轻一辈中顶尖的人物,就凭你也想与他相争?”

         何成道将胸膛拍得“砰砰”响:“姐姐你可别小瞧我,我很厉害的。”

         蛛儿轻哼道:“口说无凭,露一手瞧瞧?”

         何成道望向张无忌,张无忌对他微微点头,他想的很明白,这位姑娘若是在外面遇见什么麻烦,他很愿意为他解决。

         何成道四处望望,走到一块数尺高的山石旁,运起九阳神功,重重击下,山石登时“砰”的一声化为粉碎。

         蛛儿见到何成道的掌力有如此威力,可谓大吃一惊,心中念头微转,却是变了脸色,望着何成道冷笑道:“行啊,小鬼,真人不露相啊!这是在我面前显威风吗?”

         何成道苦笑道:“姐姐言重了,小弟将你视作亲姐姐一般,什么都不想瞒你。”这话并不假,自从四年前来到这个陌生世界之后,蛛儿是第一个对他好,且让他愿意亲近的女子,虽然她有时凶巴巴的,说话还夹枪带棒,但是就凭她惦记着带些饭食与兄弟俩吃,何成道便愿意认她这个姐姐。

         蛛儿“呸”了一声:“稀罕么?小鬼嘴巴倒是甜得很,长大了不知要祸害多少女孩子。”话虽然说得不客气,但是语气却变得温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