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戏耍朱九龄
        何成道可没有欣赏朱九龄跳舞的心情,“哼”了一声。

         何成道正自凌空飞扑,一掌击向石壁,很有苍鹰搏兔的雄姿,此刻耳边骤然传来一声黄钟大吕般的巨响,不由大惊失色,慌乱之下,体内真气竟然走岔了道,再也无法顺利掌控自己的身体,就这般如同乌龟一般,四脚着地,狠狠摔在了平台上。

         轰!

         平台上烟尘四起,朱九龄落地之处传来一声闷哼。

         何成道不禁哈哈大笑,他从张无忌口中听得朱九龄对其诸般迫害,早就怀恨在心,此番略施手段,整得朱九龄这恶人如此狼狈,只觉甚是快活。

         张无忌苦笑摇头,不过却并未去责怪何成道。

         他固然善良到近乎迂腐,但是谁是真心对自己好,心中却是犹如明镜。何成道若非想要为他出气,又怎会毫无缘故的去戏耍一个素昧蒙面之人?

         “哎哟!”朱九龄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幸而地上颇多粉尘,大大减缓了他落地时的冲击力,他原先纵掠的高度又低,故而仅仅是摔得鼻青脸肿,外伤并不重。

         即便如此,无缘无故受此戏耍,他亦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愤恨的望向何成道二人,连一丝废话的心思也无,也不询问到底是何人在戏耍于他,双掌交错间,重重的击向张无忌的胸口。

         何成道待要出手,却见张无忌向他使了个眼色,当即便稳稳地站立在一旁,双臂抱胸,面带嘲讽的看着朱九龄的动作。

         面对朱九龄大开大阖的掌印,张无忌既没有闪避丝毫,也不曾反手招架,只是静静地站立在原地,丝毫反应也无。

         朱九龄见张无忌如此小觑于他,心中不仅不怒,反而大喜过望,方才那将之从半空中震落地面的冷哼声蕴含了极其深厚的内家修为,着实令其忌惮不已,故而他适才看似十分愤怒,实则心中冷若冰清,这番动作,其实试探的意味更浓一些。此番见眼前之人丝毫不曾将自己放在眼里,他不由在心中狞笑着“你这厮自己找死,须怪不得老夫心狠手辣”。当即运起十成功力,双掌重重拍击在张无忌的胸膛上。

         朱九龄本拟眼前这小子受了自己蕴含毕生功力的一掌,不死也得重伤倒地,哪知掌力打到对方身上,宛如泥流入海,顷刻间便消失无踪,任凭他如何催动功力,对方依旧面带微笑静静地注视着自己,莫说身受重伤,便连一丝反应也无,大惊失色之下,想要撤掌后退,哪知双掌就如生了根似的,任凭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依然拿不下分毫。

         张无忌看着朱九龄急的满头大汗的模样,不由微微一笑,他是仁厚君子,即便眼前是曾经差点害了他性命的恶人,依然不愿使其太过狼狈,神功运转之下,胸膛上的吸附力骤然消失得干干净净。

         张无忌这一下太过突然,朱九龄正自使出吃奶的力量想要收功后退,猝不及防之下,倒卷过来的内力太猛,不由“蹬蹬蹬”连退了十余步方才站稳脚跟。

         这番兔起鹘落的交手之中,朱九龄败得莫名所以,此刻又惊又惧,又恨又怕,不由认真打量张无忌与何成道,再也不敢妄自出手。

         这般注视了一会,朱九龄忽然面露狐疑之色,小心翼翼的向张无忌问道:“你...你可是张无忌?”

         张无忌面带微笑的看着他:“朱伯伯,一别经年,难为你还能认出我来。”

         朱九龄往日在张无忌面前尽是强势的一方,此刻见张无忌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心中恐惧便去了大半,只是终究还是忌惮张无忌适才展现的高明武学造诣,不敢造次,却开口问道:“你刚才用的是什么功夫?”

         张无忌虽然神功大成,却也并没有向朱九龄报复的想法,适才之所以拒绝何成道插足他与朱九龄的交手,是因为存了震慑对方的心思,避免对方因为屠龙刀之事对他再起不轨之心,此刻见他问及自己的武功来历,也没有隐瞒之心,当下便将自己如何在山洞那一边发现世外桃源般的山谷,如何自白猿腹中获得《九阳真经》的过程说了一遍,至于有关何成道之事,则只字未提。

         朱九龄听得既嫉妒张无忌那泼天的福分,又自哀自怜于自身与张无忌截然相反的凄苦遭遇,两相对比之下,更是恨意滔天,只觉这天地何其不公,缘何独独垂怜于眼前这愚蠢可恶的小儿。

         朱九龄突然伸手指向何成道:“这又是何人,缘何出现在此处?”

         何成道自始至终视线都没有离开过朱九龄一秒,那目光带有说不出的讽刺与鄙夷之意,令朱九龄颇有如坐针毡之感,此刻禁不住便问了出来。

         张无忌:“他名叫何成道,与我亲兄弟一般亲,至于来历,请恕在下无可奉告。”

         朱九龄听得张无忌不肯告诉自己何成道的来历,心中好生不快,不过他也知凭自己的武功,拿张无忌可谓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得强行忍下这口气,心头念转之下,突然换上了一副笑脸,甚至隐隐然带着一缕讨好之意:“那《九阳神功》究竟如何精深奥妙,伯伯我很是好奇,可能给我瞧上一瞧?”

         为了一睹《九阳真经》,此人竟然以张无忌的伯伯自居,混似曾经谋害张无忌之事不存在一般,令何成道好生恶心,目中的鄙夷之色更增了几分。

         张无忌叹了一口气:“迟了,修炼成功之后,我已将其毁去,世间再也不可见。”

         朱九龄闻言大怒,本欲破口大骂,心中念转之下却又勉强笑道:“原本虽已毁去,但你既然已将神功练成,真经全本必然已经全数记住,便背诵与伯伯我一听如何?”

         张无忌觉得背上一遍也无妨,想来朱九龄也没那过目不忘的能力,正要开口,却听得何成道语带嘲讽道:“你算个甚么东西,也配一观《九阳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