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蛛儿
        “招惹你?”卫壁露出猫戏耗子一般的深情,步步向何成道逼近,狞笑道:“小子,你是甚么东西,也敢如此跟本公子说话?待本公子教教你小子该如何做人!”

         他走进距何离成道三尺处,飞起一脚,带起风声呼啸,向何成道腿上扫来。

         卫壁虽然是朱武连环庄的少庄主,但是却不学无术,家传的精妙功夫未曾学到几分,这一脚虽然势大力沉,却并无其他变化,对付不会武功的壮汉还可,在何成道看来却是不值一哂。待到脚尖几乎已经触到他的腿骨,何成道方才轻轻伸手,似缓实疾地拍打在卫壁的小腿上。

         “啊!”卫壁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嚎,跌跌撞撞的倒退数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

         朱九真见到情郎这般惨象,大惊失色,过去扶住卫壁,哀哀切切的问道:“表哥,你怎么了,伤得重不重?”

         “师妹,我的腿骨断了。啊...啊...!”卫壁惨叫不止。

         何成道略带鄙夷的呵斥道:“鬼嚎什么?再叫我将你另一只腿一并打折掉。”同样是断了腿骨,大哥张无忌连哼都没哼几声,这卫壁的表现令他看了着实厌恶。

         卫壁的惨叫声顿时戛然而止,哼唧了几下,畏畏缩缩的看了何成道一眼,低声对朱九真道:“表妹,咱们走吧,这里待不得了。”

         朱九真低声道:“他会让咱们走吗?”

         卫壁面庞因为疼痛而扭曲起来,却愣是不敢喊一声痛,又偷偷摸摸的看了何成道一眼,低声道:“他若要取我性命,方才便已经做了。你去好生向他赔礼道歉一番,或许他会放过我们。”

         他二人虽然将说话的声音压得极低,但以何成道已达当世一流高手之境的功力,岂会听不听他们在说什么?听到这里,何成道心中不为暗自点头,想着卫壁这厮虽然无甚骨气,脑子倒还够用。

         朱九真双唇紧抿,她适才言语间欲致何成道于死地,在她想来,对方只怕是恨极了她,如何会将自己放过?只是如今为了保全性命,别无他法,于是她放开卫壁站起身来,敛衽对着何成道深施一礼,硬着头皮道:“小女子刚才言语间多有冒犯,这厢给公子您赔礼道歉了,还请公子莫与小女子一般见识。”

         何成道突然伸手,掌影一闪,“啪”的一声,朱九真的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冷冷盯着她,淡淡道:“滚吧。”

         朱九真只觉面上火辣辣的疼,心中恨极,然则目中却不敢流露丝毫怨毒之意,低声应道:“是。”

         她抱起卫壁,将之扶上马,与他共乘一骑,向着远处行去。马蹄声伴随着卫壁间或痛苦的哼声,逐渐消失在何成道与张无忌的耳中。

         自朱九真与卫壁二人当晚离开后过去了数日,这一日何成道正自外间猎得一只野兔归来,却见一位村姑模样的少女正与张无忌谈笑风生,这村姑生得极丑,张无忌却毫不在意,虽然与之初见,却似乎将其视为平生挚友一般,言笑之间,眉宇间有着清晰可见的喜悦之色。

         见到何成道回来,张无忌满脸欢喜的向他招手道:“成道,你过来,我为你引见一位朋友。”

         何成道走上前,笑道:“是这位姑娘么?”

         张无忌欢喜道:“不错,这是...”他突然“哎哟”一拍脑袋,望着村姑道:“姑娘,瞧我这糊涂样,我还没问你叫甚么名字呢?”

         那村姑原本还是言笑晏晏的模样,此刻却冷下脸来:“萍水相逢,我们很熟吗,为甚么要告诉你我的名字?”

         张无忌之前早已领教过她喜怒无常的脾气,丝毫不以为忤,微笑道:“茫茫人海,萍水相逢即是有缘,我很想与姑娘你交朋友,自然想知道你的名字。”

         他态度温和,笑容如阳光一般带着温暖人心的力量,饶是村姑遭遇凄凉,数年来颠肺流离,早已不信这天下间有好男儿存在,此刻心中也不禁温暖几分:“你不嫌弃我长得丑么?”

         张无忌:“我妈妈对我说过,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长得再好看,若是心地不好,那我也是不欢喜的。我一见你便心生亲近,很是欢喜与你说话,你的心地必然是极好的。”

         村姑“噗嗤”一笑:“你这是甚么道理?油嘴滑舌的,我看你也不是甚么好人。”她嘴上虽然说得不客气,但是欢声笑语,何成道能感觉到她的开心。

         何成道上前一礼道:“这位姐姐高姓大名?”

         村姑倒没与他为难,道:“我叫蛛儿。”

         张无忌:“珠圆玉润,这名字真好听。”

         村姑冷笑道:“你可别听错了,是蜘蛛的蛛,可不是那劳什子珍珠。”

         听到这村姑的名字,看过《倚天屠龙记》的何成道已经明白了她的身份。

         张无忌心中默然,心想世间父母无一不盼着自家女儿美丽快乐,为甚么会给她起这么一个古怪的名字?有心开口相问,却觉得这多半会触及对方的伤心事,终于沉默不语。

         蛛儿见两人均不说话,不由冷笑道:“怎得,听见这名字,你们可是怕了么?”

         何成道笑了笑:“名字而已,又有甚么可怕的?只要不是心如蛇蝎,名字便是起得再凶恶,也不影响我们与姐姐你做朋友。”

         蛛儿却不领情:“那你真说对了,我这人便是个大大的坏人,平生见不得别人平安喜乐。别人越是不幸,我见了便越是开心。你们现在还要与我做朋友么?”

         何成道微笑不语,他知道蛛儿心地善良,这番话不可当真。

         张无忌:“我能感觉到你的内心是善良的,我相信自己的感觉。”

         蛛儿冷笑道:“那便走着瞧吧。”她转过身去,慢慢离去了。

         何成道见到蛛儿离去,不由叹了口气,这四年他只与兄长张无忌说过话,时间长了又有多少话题可谈?蛛儿是他遇见的第一个愿意交流的人,就这么离去了,令他心里有些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