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绝处求生
        朱九龄四肢靠在那株大树的不同枝干上,张无忌认准了其左臂挂靠的一只看起来很是牢靠的枝干,轻巧跃下,哪知正待他的脚掌要接触到枝干之时,这根枝干竟然毫无预兆的断裂,他距离大树其余枝干均有一些距离,手掌是够不着的,这般在空中无有借力之处,纵使他心中再如何不甘,也只能直直的掉落下去。他的心中亦是恍然大悟“原来朱九龄又使诈了,我命休矣!”心中既是愤怒,又有悔意,深悔不听兄弟何成道之言,养虎成患,终有今日之祸。

         话说何成道因观察到朱九龄逃过一劫而眉头深皱,又见张无忌奋不顾身的去救援那家伙,有心阻拦,手掌都已经伸出,却终究慢了一步,没能拦住急于救人的张无忌。此刻眼见得张无忌竟被朱九龄算计,直落悬崖,不由大惊失色,毫不考虑便纵身跃下,幸亏他反应得足够迅速,一只手抓紧了树干,一只手拉住了径直下坠的张无忌。

         只是张无忌的下坠之势太急,何成道又过于心急,未曾运起心法减缓落下的冲击力,被他抓着的树干这一下被两人体重带动地“咯吱”作响,眼见得便要断裂。

         此刻何成道丝毫不敢借助这树干的力量攀援而上,他与张无忌两人的体重吊在上面便已令其不堪重负,若他再一使力,这树干十成十会断裂,那时他与大哥两人便死定了。

         “嘿嘿,哈哈!”原本看起来奄奄一息的朱九龄突然缓缓从树干上直起了身子,望着何成道与张无忌两人的凄惨模样,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只觉自己这五年来餐风露宿,每日只能以果子为食的怨气一扫而空,又想到适才何成道百般与自己作对,此刻终于给了这可恶的小子一个大大的报应,心中的爽快实非言语能够形容。

         眼珠转了转,他狞笑一声,用脚向着何成道抓着的枝干上踏了一下,尽管他没使多大力气,也使得那枝干“咯蹦”一声,又断了些许,唬得何成道厉喝一声:“住手!”

         朱九龄似乎很是欢喜这种猫戏耗子的滋味,不仅没有住手的打算,反而大笑道:“小子,老夫偏不住手,你奈我何?”

         说完将脚收了回来,这枝干眼见得便要断裂了,他也怕自己一脚踏空,那时便是真正乐极生悲了。

         朱九龄盯住那枝干断裂处,将右掌抬起,看这模样,似乎下一刻便要一掌击下来,何成道眼睁睁的看着朱九龄这番动作,却拿他毫无办法,正自心急如焚,却听得张无忌喝道:“慢着!朱庄主,你便不想要那《九阳真经》了么?”他深知朱九龄贪婪的秉性,只要真让其相信有得到《九阳真经》的可能,其必然不会放过。

         一听《九阳真经》之名,朱九龄果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面色变化几下,终于忍不住道:“小子,你肯将《九阳真经》背与我听?”

         张无忌语气坚定道:“只要你肯将我二人救上来,我立即便将《九阳真经》背与你听,决不食言。”若是只有他一个人落到这番境地,他肯定宁肯去死也不愿将《九阳真经》背与这屡次陷害自己的大恶人知道,但是如今小弟何成道受自己连累,眼见得殒命在即,他又岂能无动于衷?

         朱九龄“嘿嘿”冷笑两声,道:“张无忌,你当老夫是三岁小孩吗?你二人武功均远胜老夫,真让你们逃得性命,你们焉肯放老夫活路?”他以己之心度人,若是自己处在张无忌的境地,有了翻身的机会,那是决然不肯放过他朱某人的。

         张无忌悲愤道:“你要如何才肯相信我?”

         朱九龄:“你将《九阳真经》先背出来,背完之后我再救你们。”

         张无忌尚在考虑,何成道便已经接口道:“好!”说完也不待张无忌反对,就开始背起了《九阳真经》。

         过了一会儿,何成道突然停下口来,朱九龄狐疑道:“小子,这便完了,真经就这么点内容?”也无怪他不肯相信,适才何成道背诵的仅是真经第一卷的内容,虽然也极为精深奥妙,可明显有着意犹未尽之处,朱九龄习武数十年,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何成道淡淡道:“当然不是,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阁下的人品我兄弟二人已然领教过了,还不得留一手?《九阳真经》共分上下两卷,适才我背给阁下听得不过是上卷而已,至于下卷内容,还请阁下救我兄弟二人上去,那时我自会再背给你听。”

         朱九龄冷冷道:“老夫凭什么信你?”

         何成道:“我发一个毒誓如何?”他没等朱九龄回应,便发了一个恶毒无比的誓言。在这个誓言中,若是他兄弟二人在脱困后不将《九阳真经》下卷背与朱九龄听,或者脱困后对他出手,下场将会凄凉无比,连子孙后代都要受到连累。

         朱九龄沉默了,这个世道,誓言在世人心中具有极为神圣的地位,即便是朱九龄这等心术不正的奸恶之辈,也绝不敢违逆自己立下的誓言,所以他不用再担心救起两人后会达不成自己的目的。

         何成道紧紧盯着朱九龄,在他看来,朱九龄没有拒绝自己的理由。

         至于得救之后会遵守誓言给与朱九龄《九阳真经》?那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九阳真经》共分四卷,哪里是什么上下两卷?这般做法虽有咬文嚼字之嫌,可若真论起来,确实不算违背誓言。故而这誓言有一半是骗局,唯一的作用便是限制自己兄弟二人对朱九龄出手罢了。

         可即便两人放过朱九龄,第一卷真经中并未记载缩骨之法,朱九龄根本毫无脱离这个平台的可能,那时他唯一的下场便是被活生生饿死。

         更何况,本质上是一个现代人的他,虽然难免对穿越之事疑神疑鬼,可是哪里可能真相信所谓的誓言?这世间可能真有神明存在,但他前世见到所谓“发誓”之事多如过江之鲫,却没见哪个真应验过。真到万不得已之时,他决不会拘泥于所谓的毒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