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蛇蝎毒妇
        经过数日的修养,张无忌的伤势虽然依旧严重,但是稍作行动已然无妨。这一日晚间,何成道与张无忌坐在火堆旁,听他讲述冰火岛上义父谢逊传授的武学至理。张无忌身负武当派与谢逊两门传承,武当派的武学未经长辈允许不便传与何成道,义父所传却无妨。为了何成道将来行走江湖时不至于同他早年一般受人欺辱,故而将义父谢逊传与他的武功倾囊相授。

         山谷中闲暇之时,何成道也曾用心习练那些武功,数年下来,除了七伤拳因为内功修为不足无法修习之外,可谓尽得谢狮王的武学真传。

         张无忌忽然道:“有犬吠之声,还有人的嘶喊声,应该有猎犬追逐着人正向我们这边来,难道是朱九真姐姐的猎犬又在咬人吗?”

         何成道知道兄长的内功修为远在自己之上,故而他虽然什么也不曾听见,却不曾怀疑,站起身来道:“兄长毋忧,若真是那妖女又在作恶,我一定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朱九龄害得兄长身受重伤,何成道心中深恨之,虽然明知那人也没活路,如今恐怕早已饥渴而死,但他心中毋自觉得不够解气,如今似乎将要遇见他的女儿,心道报仇的机会来了。

         张无忌:“几年前的事我早已不在意了,朱庄主虽然设计陷害我们,但想来如今早已自食恶果,得饶人处且饶人,成道你将人救下就可,还是饶她一遭吧。”

         何成道虽然有些不愿,但还是无可奈何的道:“好吧。”为这点小事,他犯不着与兄长争执。

         很快,何成道便听见了一阵犬吠声由远及近,他凝目望去,很快便看见三只恶犬追逐着一名中年男子往这边来。

         那男子面目惊惶,形容狼狈,远远地望见这边有火堆,当即大声呼喊:‘救命啊!救命!’

         何成道提气纵身,一个筋斗落在这男子面前,反掌之间便是三道掌风扫出,三只恶犬顿时“呜咽”两声纷纷倒地。

         男子见到何成道一个筋斗翻了十余丈远,知道自己遇见了武林中的奇人,心中已然安定起来。果然,何成道顷刻间便为他清除了祸患,当下抱拳谢道:“多谢这位小哥搭救,我家就在附近,如不嫌弃,还请小哥我到家中做客一番。”

         何成道微笑摇头:“我兄长身负重伤,不能远离,大叔的好意我等心领了。”

         那男子注意到张无忌虽然坐在地上,但是双腿却伸得笔直,坐姿显得有些僵硬,猜测对方应该是腿部受了伤害,便热情地道:“小兄弟,你大哥既然受了伤,在此处疗伤只怕多有不便,不若到我家中暂住,如此也好让贵兄长有个好的调养环境。”

         张无忌突然出声道:“不用了,这位大哥,我兄弟身负武艺,我也精通医道,足以照料自己,不用劳烦您费心了。”

         他见这中年人衣着普通,皮肤粗糙,想来对方应该是这附近的农户,家中状况应该不算良好,他的伤势绝非短时间能够痊愈,所以不愿去打扰别人。

         中年汉子待要再劝,却见张无忌突然作侧耳倾听状,继而向何成道言道:“成道,有马蹄声,共两匹马向我们这里来,或许与这位大哥有关。”他又向这汉子问道:“这位大哥,你怎么会被这些恶犬追逐的?”

         这汉子听见可能有人在追赶自己,不由有些不安,他不敢隐瞒二人,苦笑道:“我是活该,不该好奇心太重,夜里见到朱家大小姐与男人偷会却不知避忌,被他们撞个正着,朱家大小姐才放了恶犬咬我。”

         何成道冷笑道:“那女人毒如蛇蝎,这般行为也不足为怪,而今这女人应该找来了,待我给她一个教训。”

         张无忌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反对他,他想着数年过去,朱九真恶习不改,受些教训也理所当然。

         此时此刻,连中年汉子这等普通人都能听见那极为明显的马蹄声了,更有女子的呼哨声接连响起,想来实在呼唤眼前这几条恶犬。

         一男一女骑着马匹的身影印入三人眼帘。

         那女子之前的呼哨声未曾得到回应,心中已然有些不好的预感,此刻一眼便注意到地上死亡的三只恶犬,又见那原本被自己下令咬死的庄稼汉此刻竟然完好的站在这儿,心中即惊且怒。

         不过她虽然嚣张跋扈,却并不笨,料想此人并无本事杀死自己的三位大将军,又见何成道与张无忌悠哉悠哉的或站或坐,显得极为镇定,似乎丝毫不曾将自己放在眼里,不由心火大盛,“啪”的一声,手中的鞭子在空气中打出一阵爆鸣声,又将鞭鞘指向二人:“可是你们杀死了我的大将军?”

         何成道冷笑一声:“哪里来的泼妇?想要撒野,滚一边去!”

         这女子正是朱九真,她夜里出庄与师兄相会,此乃伤风败俗之事,纵使武林中人不拘小节却也容不得这等败坏世风的行为,故而她是非杀这中年汉子不可,此刻被何成道的言语气得脸色铁青。她自小锦衣玉食,受尽父母宠爱,长大后也一直被诸多男子追捧,何曾有人如此对她说话?她嘶声尖叫,怨毒的道:“小子,你死定了!”手中长鞭一扬,便要向何成道身上招呼。

         这时,朱九真身旁的卫壁突然出声道:“师妹且慢,区区一个半大小子,何须你亲自出手,待为兄擒下他交予你出气。”

         朱九真恨恨道:“莫要打死了他,我要让我的大将军将他活活咬死。”

         卫壁哈哈一笑,跃下马道:“师妹放心,为兄自有分寸。”

         这等心如蛇蝎的女人卫壁却对其迷恋不已,何成道觉得这小子的品味很是独特,他双臂抱胸,冷眼睥睨着卫壁冷笑道:“小子,喜欢一个毒妇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放任她为祸世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过想来,你二人多半是一丘之貉,出手吧,让我看看,你二人有多大的本事,敢来招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