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chapter16我的男神
    凌晨十二点左右,殷北望才回到家,客厅黑漆漆的,他以为南溪已经睡了,于是放轻了脚步。走到卧室门口隐隐约约听见里面传出一串韩语对白的男女声音。

     她在看韩剧?还没睡?殷北望推开卧室的门,才知道某人确实已经睡了,声音是从她怀里的ipad传出来的。

     不怕辐射么?从南溪怀里抽出ipad,准备关掉播放器,却不经意地瞟到剧中男主瞬移的画面,他错愕,这是什么鬼!随即看了下剧名——来自星星的你。

     现在的韩剧是越来越离谱了,殷北望将ipad关机后,放在抽屉里。

     第二天,南溪醒得不算晚,身边的位置却依旧凉冰冰,松软的枕头还是鼓鼓的,似乎殷北望昨晚没回来。

     这算是独守空房了吗?不禁有些泄气。

     昨晚,本来南溪想等他回来分享周氏夫妇的好消息,到最后实在是扛不住瞌睡虫的强力袭击,抱着正放韩剧的ipad沉沉入睡。

     咦?ipad去哪儿了?

     枕头底下,没有。

     掀开被子,没有。

     南溪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坐在床头想,难道殷北望昨晚回来过?

     此时,卧室的门被推开了,某人神清气爽,器宇轩昂地抓着门把看她,证实了她心中所想。

     殷北望:“醒了?你早餐吃什么?”

     “馄钝吧。”冰箱里应该还有速食馄饨,紧接着南溪又问:“你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

     “十二点多,你洗洗出来,馄饨应该差不多煮好了。”

     “......好。”

     当南溪美丽动人出现在客厅的时候,殷北望正好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

     南溪在客厅的茶几上用餐,边吃边说:“你知道吗?苏周璟怀孕了。”

     殷北望没有太惊讶,看着电视新闻说:“嗯,昨晚见周澋发朋友圈了。”

     还发朋友圈了?南溪想到一个电商总裁在朋友圈发老婆怀孕的消息,下面一大堆关于建议商品打折的评论,就笑得不行。

     殷北望不懂她在笑什么,只觉得奇怪,见她自己怀孕的时候也没高兴成这样。

     “没什么。”南溪问起昨天的ipad,“你把它放哪儿了?”既然哪儿都找不着,肯定是他给放起来的。

     “床边柜的第一个抽屉里。”

     南溪点头,继续埋头吃馄饨,吃完赶紧看剧,昨天看着看着居然给睡着了。

     殷北望这时候也想到了昨晚看到的剧情,问道:“你最近在看韩剧?”

     “对啊。”南溪不意外他会知道,既然ipad是他放的,肯定知道演的什么,一想到那部韩剧,她就激动。

     “来自星星的你,去年冬天最火的一部韩剧,风靡整个亚洲啊,之前同事一直推荐我看这部剧,说不会失望的,结果还真是,里面的都敏俊兮帅我一脸,他是个外星人,视力与听力比人类高出七倍,四百年都容颜不老,男神呀......”

     殷北望见南溪两眼冒光赞美着她口中的“男神”,对此不屑的想,还不是剧中人设给的男主光芒,单凭那双小眼睛的颜值能好看到哪里去!

     南溪没留意某人嫌弃的表情,放下筷子,大有要说很久的架势:“还有啊,我最喜欢的就是都叫兽在课堂上说的那番关于爱情的话,真是太逗了。他说,‘爱情,是在□□基础上体会到性快感的奴隶,是人在那个过程中制造出的无比快乐无比甜蜜的幻想,各位偶尔都会去想爱情真的是永恒的吗?我敢断言,那种所谓的爱情是不会永恒的。爱情的保质期是遵循自然法则的,人类绝对无法超出这个限制,说爱情是伟大的,只是因为它实现了种族的延续和繁衍,再没有其他理由了,所以,只因为爱情所带来的短暂的幻象,就牺牲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的那种行为,请大家不要去做’。虽然我不太认同,但真的很搞笑,再配上他当时说这段话的表情,哈哈哈......”

     南溪一想到这儿就笑的不行,眼都眯成一条线了。

     殷北望看她这样,心里就更不痛快了,冷哼道:“这么一大段台词,你都能背下来,真是有心。”

     仿佛没听出某人语气中的阴阳怪气,反而是越说越带劲:“那是,当时我看了好几遍这段,还把它给抄下来了。”神情别提多骄傲了,好像这是个很了不起的事情。

     殷北望拿眼瞅她,继续冷哼:“这不过是个外星人爱上地球女的童话故事,你也能花痴成这样,别忘了,你可是奔三的人,居然看这种毫无营养的言情剧,该成熟稳重了。”

     南溪这下不高兴了,梗着脖子,理论道:“谁说这剧没营养了?谁说奔三的人不能看韩剧了?谁说奔三的人就必须要成熟稳重?这只是你一个人说的好么,你这个奔四的人不能理解,有代沟。”

     好嘛,这代沟都出来了,殷北望哭笑不得,立即投降:“好,好,好,是代沟,我这个奔四的老男人不懂你们年轻人的世界,行了吧,赶紧吃馄饨吧,快凉了。”

     男人真不能在老婆面前讲道理,尤其是那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女人无理取闹起来,真是无法招架。

     南溪拿起筷子噘着嘴,继续“蛮横无理”:“本来就是事实,你不能说不是。”

     殷北望无奈地摊手。

     ***

     妮妮快放学的时候,南溪还没下班,于是殷北望独自去接她。

     妮妮见过一两次殷北望本人,从没和他两个人独自待在封闭的空间,所以殷北望问她什么,她才会说话,不问的时候,乖乖地坐在副驾驶,哪儿也不动,因为妈妈说要听阿姨和姨夫的话,不能惹他们生气。

     姨夫,起初她不知道是谁,在学校门口看到殷北望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小溪阿姨的老公,妈妈让她叫姨夫。

     可是妮妮还是有一点闹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叔叔成了小溪阿姨的老公?

     同学都说,只有女生有老公就证明已经结婚了,结婚就要去酒店,小溪阿姨还要穿好看的白色婚纱,还有好多人都会去参加婚礼。

     妮妮想破了脑袋,都没想起她什么时候见阿姨穿过婚纱,她也没记得和妈妈一起参加过她的婚礼,难道是没请她和妈妈?

     妮妮瞧了眼认真开车的“姨夫”,嘟着嘴,揪着书包带想,哼,小溪阿姨真坏,结婚的时候都没请她,再也不要和她说悄悄话了。

     所以,当南溪下班坐地铁回到家的时候,殷北望在厨房做饭,妮妮在写作业,出于想念,叫了她一声。

     谁知这小家伙只抬头看了她一眼,只回了一句“阿姨好”,就继续埋头写作业,不搭理南溪,完全忘了妈妈要她听阿姨的话。

     南溪以为妮妮好久没见她,生分了,坐在她身边装可怜:“妮妮不认识小溪阿姨了吗?见了阿姨都不热情了。”

     还是年纪小,藏不下事儿,只南溪这一句,妮妮就破功了,愤怒地控诉着:“才不是,是小溪阿姨的错。”

     这话弄得南溪云里雾里的,“什么啊,阿姨做错什么了,让妮妮这么不高兴。”自己没惹她吧。

     妮妮嘟着嘴,不满地说:“小溪阿姨好坏,结婚都不叫妈妈和我。”

     南溪瞪大眼睛,哭笑不得地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妈妈说你已经结婚了,可我同学说女生结婚会穿漂亮的婚纱,会邀请好多人去参加婚礼,可我和妈妈都没有去,阿姨你太小气了。”

     小气?南溪笑了,“阿姨结婚了是没错,可是结婚不一定就要穿婚纱,邀请人啊,阿姨不是没请你们,是阿姨根本就没办婚礼。”

     是这样吗?妮妮知道阿姨不会骗她,只是......

     “阿姨,为什么不办婚礼啊?姨夫没钱给你买婚纱穿吗?”儿童的思考能力也只能是这里了。

     姨夫?这个称谓真新奇,不知道殷北望是何时站在客厅的,只见他意味深长冲自己笑着,解释道:“妮妮,可不是我买不起婚纱,是你阿姨不愿意办婚礼。”

     妮妮疑惑不解地看看殷北望,看看南溪,稚气地问:“为什么呀?”

     当初没办婚礼表面上是因为孩子,实际上不就是觉得他们没有感情基础么。

     跟小孩子不用讲这么复杂难以理解的东西,南溪随便给了妮妮一个理由:“因为阿姨喜欢春天办婚礼呀。”

     妮妮掰着指头想,现在离春天还有多少天。

     殷北望抿紧了唇,眼眸深邃复杂,良久才说:“我觉得我们确实是该把婚礼提上日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