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chapter15终于怀孕
    早上这么一折腾,起床洗漱就十一点了,南溪让殷北望给家里打个电话报饭,让梁影再加两人份的饭量。

     殷家,殷北望和南溪下车携手而来,两人仿佛在争论什么,南溪气不过撇过头,殷北望哭笑不得掰正她的头,在她唇上落下一吻,企图停止这场“战争”,南溪羞愤,隔靴搔痒般地给了他一拳头,然后跟做贼似的扫了一眼四周,谁知正好与梁影的视线对上,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早在家守着他们来的梁影,透过室内偌大的落地窗瞧见了这甜蜜的一幕,大大方方地朝南溪笑了,低声对殷父说:“我从来没想到小溪会成为我儿媳妇儿。”

     就因为没想到,所以才会在她刚出生的时候认作干女儿。

     殷父也顺着梁影的视线看到了蜜里*的小两口儿,笑而不语,这世上没想到的事儿多了,这算什么。

     殷北望和南溪一进门,梁影就迎上去,笑呵呵地说:“就等你俩了。”走近了才发现南溪穿着平日上班时穿的白衬衣,扣子系得严严实实的,蹙眉道:“大热天儿的,在家怎么穿上衬衣了,扣子还系的这么紧,松一个上面的扣子也行啊。”

     殷北望也低头看着南溪这身打扮,想起洗漱时她因为脖子上的“装饰品”,鸡飞狗跳般的模样,然后笑了。

     “没事儿,家里空调凉快,不热。”南溪的脸瞬间烧红了,看向忍着笑的“罪魁祸首”,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哼,这个始作俑者居然还笑得出来。

     餐桌上的饭菜很丰盛,梁影一个劲儿地往南溪碗里夹,口中还念念有词,这个吃了补脑,那个吃了补充蛋白......

     看着碗里的菜摞成小山形状,南溪泪,知道她在出月子后为什么不吃梁影做的饭了吧,这样真的瘦不下来啊!

     不忍辜负梁影的心意,慢慢啃着碗里的菜,趁他们不注意,抛给殷北望一个眼色。

     殷北望收到求救的“信号”,看着南溪专注而艰难地扒拉着碗里堆成小山高的饭菜,梁影还一直在旁边添菜,对此他表示十万分的同情。

     “妈,你赶紧吃吧,小溪饭里的菜都够她三顿吃的量了。”

     南溪也顺势说道:“是啊,妈,我都快吃饱了。”

     殷父也加入了南溪的阵营,“小溪要想吃自己还不能夹,又不是第一次在家吃饭。”

     梁影似乎也觉得自己太热情了,讪笑着,这不是怕南溪流过产的缘故,需要好好补么。

     总之,最后的结果还是南溪吃得肚子圆滚滚的,站着消食儿。

     下午两点左右,南溪收到了霍雨桐的电话,霍雨桐在电话里说下周一到周日要出差,需要让她照顾妮妮一周。

     南溪十分爽快地答应了,说起来,自从她搬进殷北望的住处后,和霍雨桐的联系就不太多了,也是因为霍雨桐工作太忙,她这个职位就注定了她双休的日子会很少,约了她好几次,都被告知在工作。

     挂断电话,南溪心情十分失落,殷北望瞧出来了,问道:“怎么了?”

     南溪回以一叹,摇头微笑:“没事,如果你周一下午没事,帮忙接一下雨桐的女儿吧,雨桐要出差一星期,拜托我照顾她孩子。”并且说了妮妮所在的幼儿园。

     殷北望点头应下,梁影端着水果出来正好听见南溪的话,于是问道:“你这朋友现在还一个人带着孩子?”

     南溪身边的朋友,亲近的人大概都略知一二,她怅然道:“对啊,她工作忙,平常也没机会和男的接触,再说她这个条件也挺不好找的。”

     “唉,这孩子脾性也是太倔,太要强。”梁影哀婉,“亏了一身学历和相貌。”

     谁说不是啊,南溪撇嘴,没容多想,手机就又响了。

     殷北望一瞅,揶揄道:“真忙。”

     “还好,今天不是很忙。”南溪故作姿态了一下,拿起手机看是苏周璟的来电。

     原来是想邀她出去走走,听她声音低落,似乎心里藏着事儿。

     朋友是做什么的,准备随叫随到,南溪反正这天也没啥事儿可干,于是敲定时间,地点。

     南溪收拾收拾东西,喊上殷北望:“你下午有事吗?没事的话就开车送我一趟呗。”

     殷北望抬起腕表看了眼时间,他下午确实有事儿,不过送她的时间还是有的。

     和梁影殷父告别,南溪就奔赴和苏周璟相约的地点。

     下车后,就听见殷北望的嘱咐:“我今天下午六点有工作,回去的话就不知道几点了,你这次别等我了,玩得差不多的时候就打车回去。”

     南溪点头,弯着腰对坐在里面的人说:“你也开车小心点儿。”

     得到回应后,便“啪”地一声关上了车门,朝他摆摆手,看车子驶离后才转身走进路边的一家咖啡店。

     苏周璟比南溪早到,她坐在靠窗的位置,面前只放了一杯牛奶,南溪一找就找到了。

     坐在苏周璟对面的座位上,南溪招来服务员准备点杯咖啡,又看她满脸的欲言又止,有些奇怪:“怎么了?”

     苏周璟蹙眉犹豫了一下,慢吞吞地说:“南溪,我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怀孕了。”

     南溪准备要杯黑咖啡,因苏周璟这句话硬生生地憋回去了,什么叫算不算怀孕了,虽然苏周璟情况特殊,但也不至于不知道吧。

     苏周璟继续说:“我已经快有三个月不来事儿了,也不敢去医院检查,我很怕。”

     南溪对服务员道歉,“不好意思,我先不点。”

     服务员走后,南溪就站起来,拉着苏周璟就往外面走:“我说你也真够沉得住气,都快三个月了,都不去医院看看怎么回事儿。”

     走到咖啡店外面,苏周璟停下脚步,扯着南溪的手不然她继续走,苦笑地说:“我之前就遇到过这种情况,有时候两个月都不来,都以为怀孕了,可到医院检查并不是,隔天就发现身上来了,我还怕自己是假性怀孕,之前我可笑的“孕吐”了,你看,就因为有这种例子,我才那么不敢确定,所以害怕,怕又失望一次。”

     此时此刻,南溪很懂苏周璟,得而复失的心情,真的很可悲,就仿佛一个多月前她被查出胎盘异常,不得不拿掉孩子的情况一样,而苏周璟是真的怕希望再一次落空。

     苏周璟红了眼眶,南溪紧握住她的双手,注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苏周璟,我知道面对否定的结果,你会失望,但是你若不去检查,万一这次真的怀上了呢?这都不是说是不可能的,既然已经面临那么多次失望,已经知道最坏的结果了,多一次又有什么差别。”

     似乎是被说动了,苏周璟的表情犹豫了,握着南溪的那双手明显松了许多。

     南溪拿出手机打开打车软件,询问了苏周璟常去的妇科医院,然后定位。

     周围的出租车挺多的,很快就叫到了一辆,上车后,南溪和苏周璟坐在后车座,沉默无言,唯有两双手紧紧交握,仿佛在给与支撑的力量和信心。

     南溪眼角瞥向一声不吭的苏周璟,从呼吸频率以及她颤抖的双手就可看出,此时她的心情是紧张的。

     南溪也知道,之所以苏周璟会同意去医院检查,不光是因为自己的那番话,还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她还留有一丝希望。

     医院里,南溪坐在楼道里的长椅上等待,当苏周璟从诊室里出来,眼眶泛红,神色恍惚,手里还握着一张单子。

     南溪知道那是化验单,从苏周璟的神色不好判断是否有了,她小心翼翼地问:“结果怎么样?”

     苏周璟突然间冲着她笑了,笑中有泪,“南溪,你说得对,既然已经面临那么多次失望了,知道最坏的结果,多一次又有什么区别,万一真的有了呢。”

     所以是......南溪心脏跳个不停,感觉这比之前等自己怀孕通知的还紧张。

     “是的,我怀孕了,我终于怀孕了,10周。”苏周璟热泪盈眶,幸福居然来得如此突然,毫无征兆。

     似乎被她兴奋激动的情绪感染,南溪竟也哭了,伸手擦掉苏周璟的眼泪,笑道:“别哭了,对孩子不好,这么重大的消息赶紧告诉周澋吧,让他也高兴高兴。”

     “对,对。”苏周璟双手颤抖地拿出手机,拨过去电话,等了几秒接通,又哭又笑地对电话那头的周澋说:“周澋,我怀孕了,真的怀孕了,已经10周了......”

     听苏周璟一直拿着电话重复着她怀孕的喜事儿,南溪擦掉眼角的泪水也笑了,真的为她感到不容易。

     周澋来得很快,一见到苏周璟,神情激动地问:“你真的怀孕了?真的?是真的吗?”似乎是不相信,一个劲儿地问着。

     苏周璟点头,拿出医院开的化验单和b超给他看,“你瞧,这还能有假。”

     周澋情绪激动得竟看不懂化验单上面的字,摸着b超上模模糊糊的影子,他用力抱住苏周璟说:“真好,我们终于有孩子了。”

     苏周璟一直点头应答着,唇边染着一丝笑意,霎时间夺目极了。

     从南溪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周澋那双泛红的眼眶,此时此刻,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有多爱苏周璟,也明白他们的爱情总算有了结果,终于苦尽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