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chapter53周璟早产(不喜订)
    起初,看到梁影的来电,殷北望还以为是婚礼方面的问题需要再沟通一下,谁知接通之后便得了那样的一个噩耗。

     殷北望神情严肃道:“好,知道了,我这就去。”

     南溪看见殷北望的目光渐渐变得沉重起来,心不禁也提了上去,忙问道:“怎么了?”

     殷北望叹口气,扭头说:“苏周璟昨晚早产了。”

     南溪惊愕地瞠大双眼,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为什么会早产?”之前也问过苏周璟身体,没说有什么问题啊。

     “不知道,妈也什么都不知道,只听说苏周璟要离婚。”殷北望看看时间,“我先送你去上班,我去医院看看情况。”

     南溪摇头,当机立断道:“我跟你一起去,待会儿我向领导请半天假。”

     殷北望打了转向灯,掉头就往市医院走。

     殷北望和南溪一到医院,找到苏周璟所住的病房时,一眼就看到周澋神色颓丧,双手抱头坐在医院楼道的长椅上,

     殷北望走到周澋面前,问他:“怎么回事?孩子没了?”

     周澋听到声音,抬头便看到神情严肃的殷北望,之前得意飞扬的眼睛没了神采,他摇摇头:“孩子生下来了,在保温箱里。”

     听到这个消息,南溪的心瞬间轻松些许,还好保住了孩子,只是苏周璟为什么会早产?为什么要离婚?

     南溪清楚婚姻中,只要两个人实在是不能再继续过下去,一般都不会走到离婚这种地步的。

     但苏周璟和周澋他们两个多相爱啊,为什么也会走到离婚这步?

     南溪问:“那苏周璟呢?她怎么样?”

     提起苏周璟,周澋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声音低迷:“已经醒了,现在她爸妈在里面照顾她。”

     南溪准备进病房,但又想到苏周璟要离婚,她说:“你跟苏周璟现在怎么回事?”

     周澋抬眉看了她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化为一声叹息,南溪想要再问,却看到旁边的殷北望朝她摇了摇头,示意她先进去看看苏周璟,周澋这里交给他来问。

     南溪也知道男人之间说话回方便点儿,现在她只能听从殷北望的话,先进去看看苏周璟。

     推开病房的门,一眼就看到苏周璟苍白没有任何血色的一张脸,她并没有睡觉,而是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

     苏周璟的父母没有见过她,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南溪先给他们打了声招呼:“伯父,伯母,我是苏周璟的朋友南溪,来看看她。”

     苏父和苏母勉强牵起笑容,“好,谢谢你来看我们小璟。”然后支开苏父:“热水壶没水了,你去打壶。”

     苏父拿着热水壶出去,周澋听到有人开门出来,立即站起来,喊了声爸,看到苏父手里的热水壶,准备说自己去时,却见苏父瞪了他一眼,从他身前走过,未说一言。

     周澋伸出去的手慢慢垂落下来,神色灰败,要是让他公司的竞争对手看见,定会大吃一惊,原来还有人能够彻底击败这个电商新秀。

     身旁的殷北望拍了拍他的肩膀,也随之叹了一口气。

     病房。

     南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到了那个刚出生的孩子,来到床前,跟苏周璟说:“你看过孩子了吗?”

     苏周璟没有答话,依旧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没有得到回应,南溪有点不知所措,看看苏母,苏母说:“这孩子刚生来只有2.7斤,现在在保温箱里,小璟还没有见过那孩子。”

     生下来只有2.7斤!南溪突然间为那个尚未谋面的小孩子担心起来,这一生下来就要遭这么多罪。

     南溪问:“为什么会早产啊?之前孕检的时候不是说很正常吗?”

     苏母这时候开始眼神闪烁,也开始支支吾吾地说:“这个,这个……”

     苏母言辞躲闪的态度,让南溪认为他们应该不是很希望外人知道这件事的,她也觉得这是人家的事情,愿意说就说,不愿意她也不勉强。

     就在南溪准备放弃,并且转移话题的时候,苏周璟开口说话了:“他出轨了。”

     很简单的四个字,可南溪不大能消化下去这个事情,她没有去问是否是误会之类的问题,因为现在苏周璟的状况,已经回答了她心里的答案。

     是的,周澋出轨了!应该是他也承认了,不然苏周璟也不会成现在这样。

     可是南溪非常不明白,周澋爱苏周璟,那么那么的爱,那种爱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居然也可以出轨。

     突然间想起那天周澋和苏周璟来他们新家吃饭的时候,苏周璟表现的很冷淡,是不是从那个时候起,她就有了一丝怀疑?

     南溪心里不是个滋味儿,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苏周璟。

     苏周璟的目光看向苏母,哑声道:“妈,你先去看看孩子怎么样了。”虽然孩子那里有周父周母照顾,但苏周璟还是无法放下心来。

     苏母走后,南溪找了个椅子坐下,急急地问:“真的要离婚吗?”

     苏周璟扯出一抹苦笑:“不瞒你,当我昨天知道他出轨时,我脑海里一直想的是离婚二字,我真不该对他有所期待,以为他会全心全意对待我时,捅我心口一刀子的也是他。”

     南溪说:“那孩子呢?你要带孩子走吗?”

     提到孩子,苏周璟的态度异常坚决:“带,为什么不带?我这辈子就只有这一个孩子了。”

     今天早上醒来的第一眼,苏周璟就听到医生跟她父母宣布她子宫受损,难以再孕的消息,那一刻,她没有心灰意冷,更没有认为这是个噩耗,反而觉得这样很好,有一个孩子便好,她不贪心。

     南溪想到在门口守候的周澋,觉得替这两个人可惜,不由说道:“真的不再给他一个机会了吗?”

     昨晚确定周澋出轨后,苏周璟从未向任何人吐露当时的情况,这时候看着南溪,听到她替那人说话,心里再也无法继续忍下去。

     苏周璟是在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怀疑周澋出轨,因为她看见了周澋手机通知那栏有一条短信,周澋的手机解锁密码她一直都知道,就是没有像查岗似的监督着他手机,因为她明白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更何况男人若是想要你不知道某种事情,你认为他会乖乖的留着犯罪证据,等你来缉捕吗?

     所以,查手机这种行为是非常幼稚的,且是在做无用功,但就是有这样的巧合,你不去查看他手机,它偏偏就会被你抓包。

     那条短信内容是这样的:还记得那晚吗?我们配合还是和之前一样默契,期待下次相聚。

     联系人是孙斯颖,苏周璟知道她,是周澋的前女友,在她之前的那位。

     看着这种暧昧不明的短信,苏周璟心思瞬间百转千回,究竟这女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敢想的太复杂,也不敢想的太简单,这时候更不能张口就去问他,如果真是背叛的话,这会是个“闹钟”,会提醒他以后不要露的太明显。

     这时,苏周璟内心的天平已经倾斜了,或许是因为周澋有“前科”吧。

     男人,千万不能花心,否则这会是跟着你一辈子的标签,哪怕你后天改正得再彻底。

     孙斯颖是广东那边有名的职业女性,人送称号“铁娘子”,苏周璟对她的事迹也了解一二,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周澋有段时间应酬的广东合作商就是以孙斯颖为代表,不过孙斯颖有夫有子,丈夫也是广东数一数二的大亨,苏周璟觉得她应该不会脑残地做出出轨的事情。

     周澋也是无论工作到多晚,都会回家陪她睡觉,没有夜不归宿过。

     之后的一个月,苏周璟过得特别纠结,特别忐忑,也格外注意周澋的言谈举止,生怕自己真的发现什么。

     意外的是,周澋表现得并没什么不同,依旧对她十分关爱,每晚必回家睡觉,就在苏周璟以为自己想多了的时候,有人给她寄了一件快递,也就是昨晚。

     是的,昨晚她收到了一件快递,苏周璟没有任何防备的打开快递包装,里面只装了一个档案袋,很厚,似乎内容颇丰。

     打开档案袋,是照片!人物,周澋和孙斯颖;地点,酒店楼道。

     他们的动作很暧昧,也很大胆,尤其是一张周澋和孙斯颖在酒店房间门口激烈拥吻的照片,彻底刺激了苏周璟的视觉感官。

     当时周澋还没下班回家,家里只有苏周璟,周父周母。

     不用说周父周母也看到了那些散落在地的照片,除了安抚苏周璟,还打电话立即喊周澋回家。

     周澋提着心回到家,从父母口中得知苏周璟把自己锁在卧室里,没有下来过,还一直的在里面砸东西。

     周澋很着急,生怕她身体出什么事,见拍门无果,只能用脚踹开。

     门开的刹那,周澋看到乱成一团的卧室,满地都是玻璃碎片,碎渣,还没容他说一句话,苏周璟就朝他的身上扔过来一厚沓的照片。

     周澋从地上捡起一张,看到后脸色瞬间苍白,惊恐地看向苏周璟。

     苏周璟满眼泪水质问他:“你出轨了?”

     周澋没有勇气承认,也没有去否认,就那么白着一张脸看着她,眼神里满是痛苦的懊悔。

     苏周璟已经知道了他的答案,挺着个大肚子,走上前想要把周澋推出去,奈何周澋担心她的身体,死活不出去。

     最后苏周璟朝他大喊一声:“周澋,你是要逼死我们母子吗?”

     逼死?周澋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也不敢想,眼看苏周璟态度坚决,自己又没法找到好的解决方法,只能退而求其次。

     苏周璟关上门,心中满藏愤懑,将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叮铃咣当”地一扫而下,无一幸存。

     她双手支在梳妆台上,看着镜子里哭泣的自己,感觉自己头顶上的那片天塌下来了。

     下一秒,肚子还是抽痛,感觉下面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苏周璟捂着肚子慢慢地蹲坐在地上,摸了摸自己湿透了的裤子……

     羊水破了。

     苏周璟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肚子,担心孩子有什么不测,拿起旁边的一个物件儿朝门上扔去,大声喊着:“周澋,周澋,你快……快过来!”

     当她处在危险境地,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求救对象还是周澋。

     周澋似乎一直守在门口没有离开,苏周璟一喊,他就立刻推开门出现在苏周璟面前,也是一脸的震惊与后怕……

     于是,后面的故事,南溪都知道了,苏周璟剖腹产生出体重只有二点七斤的孩子。

     南溪能够体会到苏周璟此时此刻的心情,那是一种天塌地陷足够毁灭人心的感觉,对于苏周璟来说,从嫁给周澋的那天起,他就是她的一片天。

     “现在知道是谁给你寄的照片了吗?”南溪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