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chapter52南扬回来
    时间不吭不响地即将走到十二月中旬,天气已经变得十分寒冷,路上行人纷纷换上长款羽绒大衣,围巾,口罩,帽子,手套,这些抗寒工具只能多不能少。

     隆冬时节,南溪最不想出门,更别提举办婚礼了,就算在酒店,暖气开得足,那也感觉好冷的。

     这天晚上,殷北望早早地开车等在楼下,车内暖气开得热烘烘的,此时南溪还没有下班,他发了个短信,告诉她,自己已经等在楼下,到时直接下来就好。

     很快得到了南溪的回复,一个笑脸^o^。

     在等南溪下班的时候,车里播放着邓紫棋翻唱的《喜欢你》,这是南溪今年听得次数最多的一首歌,歌手是今年突然火起来的一位90后女生,殷北望对她了解不多,大多都是从南溪那里听来的。

     不过,确实是唱得不赖,声音高亢有力。

     “喜欢你,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

     喜欢你!殷北望蓦然想起那日在书房,他问南溪,为什么当时会嫁给他。

     南溪抱着那个日记本回头,朝他微微一笑,“因为当时我怀孕了啊,你不会忘了吧?”

     她这话,顿时让殷北望感觉自己刚才问的问题很白痴,甚至是很懊恼地在想,他们当初的开始仿佛就像在按着套路走,往着既定的目标前进。

     套路?殷北望摇头失笑,他怎么可以这样想。

     这时候,一波一波的职场白领从大厦里走出来,一身全副武装,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面,认不出来谁是谁。

     殷北望的目光一直盯着大厦门口从未离开过,就这样也没准确地从中找出南溪,当南溪快要走到车前的时候,他才发现。

     “这天都要冻死了。”南溪一坐进车里就嚷嚷着,殷北望立即把充好电的暖宝宝递给她取暖。

     南溪把手放进暖宝宝的隔层里,找回身体里的温暖了,看着窗外雾沉沉的天气,皱眉不快道:“要下雪就赶紧下,这种鬼天气都快持续一周了。”

     殷北望见她鼻子都被冻得通红,头发也被寒风吹得非常凌乱,眉心紧皱在一起:“不是有口罩吗?怎么没戴?”

     南溪皱皱鼻头,“以为就这么几步路,不用带,谁知道风这么大。”

     殷北望说:“下次记得戴上,北京这几天雾霾挺严重的还。”

     南溪点点头,吸取教训,下次不会这么懒了。

     车子行驶在公路上,殷北望问:“南扬的航班今晚就到了,是吗?”

     南溪点头:“嗯,是,大概七点多到。”

     殷北望看了眼时间已经快要六点了,立即加快油门,直奔机场的方向,“今天到机场可能会有点晚,因为天气不太好,晚饭的话,接到南扬再去找个餐厅吃,可以吗?”

     南溪吸了吸鼻子,点头:“嗯,可以,我现在不饿。”

     殷北望应了一声,继续问道:“跟你们公司请好假了吗?”

     这假请的是婚假,想起来南溪就有些嘚瑟:“把这三天班上完,接下来我就可以享受十五天小长假咯,感觉好久都没有放过这么长的假期了。”

     “十五天确实不短。”殷北望笑着,“那这十五天,我们就可以好好出去度蜜月了。”

     因为南溪不想假期全都浪费在旅游度蜜月这件事儿上,她还想着好好在家好生休养几天,所以选择海南作为他们的蜜月地点。

     海南这个地方,南溪去过几次,冬天去那里避寒最好,要是天气好的话,顺带还可以下海游泳。

     下班高峰期,有点儿堵车,等他们到达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不过南扬的航班因为天气原因降落晚了,所以他们到机场的时候,南扬刚下飞机。

     南溪打过去电话,听见“嘟——嘟”地声音,证明此时南扬已经落地,没等一秒,电话就被接通了:“喂,姐,你们到了吗?”

     南溪和殷北望已经到达出站口,说:“我们已经到出站口了,你一出来就能见到,那好,我们待会儿见。”

     挂断电话后,南溪对殷北望说:“他这就快要出来了。”

     殷北望“嗯”了一声,转而眼睛紧紧盯着出口,周围来接机的人很多,生怕错漏了。

     没等几分钟,出站口就开始接涌而出了,南溪和殷北望一直抬头望着出来的人,也亏得南扬个儿高,人一出现在大厅,就吸引了各方来往人的注意力。

     南溪很快就看见了南扬,见他背着双肩包驻足在大厅,环视着四周,应该是在找他们。

     南溪轻笑一声,自南扬身后大步上前,一手拍在他后背上,瞬间笑出声来,殷北望对她这种孩子气的行为,表示十分无奈。

     南扬转过身来,看到身后的老姐和殷北望后,朝南溪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表情十分嫌弃地看着南溪说:“姐,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还这么暴力,也不改改。”

     南溪又赏了他一拳头,打在南扬的腰部,“改什么,这多好,现在流行野蛮女性。”

     “得,姐,您可别玷污了野蛮这一词儿,人家全智贤野蛮得多可爱啊,你这叫粗暴。”南扬毫不客气地回道,之后又对殷北望说:“大哥,你是怎么忍受我姐这种性格的,太佩服你了。”

     称呼殷北望为大哥二十多年,已经在脑子里根深蒂固了,南扬说顺嘴了,一时没改过来,当然也没反应过来,南溪和殷北望也没注意到。

     殷北望看着南溪的双眼,满是纵容与无奈,对南扬说:“你姐在我面前不这样。”说话通常都是轻声细语,很温和的,只是有时候有点骄纵罢了。

     听完自家老公对自己的维护,南溪得意的,鼻孔简直都要翘上天了:“这是你姐对你的偏爱,你要知足,懂不懂?”紧接着又给他的腰部一巴掌。

     南扬捂住自己的腰,对南溪咬牙切齿道:“我还真是谢谢您了,不过,咱下次能换个地方打吗?”见南溪不解,异常严肃地解释道:“男人的腰不能乱动啊。”

     嘿,这小子还敢给她开黄腔了,南溪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让他注意自己的措词。

     殷北望轻笑两声,跟南扬说:“走,别在这儿聊天了,找个地方吃饭去,都这个点儿了肯定饿了。”

     南扬不服气地看了南溪一眼,继而对殷北望笑笑:“还是大哥考虑周到,哪像我这姐啊。”

     这回,南溪注意到了南扬还没改称呼,上前就是一脚:“叫姐夫!”当然踹的力度还是很轻的,她穿的高跟鞋,也不敢踹得太狠。

     南扬被她踹得简直都快没脾气了,哭丧着脸,说了句:“知、道、了!”

     殷北望被这对姐弟俩的互动有些无奈,也实在无法理解南溪为什么总是以欺负南扬为乐,有这种方面的癖好?

     在心理学方面,南溪的这种行为偏偏是爱弟弟的现象,觉得弟弟很可爱,就想欺负他,这跟男生爱欺负喜欢的女生是一个道理。

     到了车上,南溪好似就恢复正常了,问了南扬放几天假,什么时候回学校之类的问题。

     南扬说:“学校快放寒假了,这次回家会多待几天,对了,咱爸妈是后天来北京,对吧?”

     南溪点头,五天之后就是她的婚礼了,家里的亲戚们都会提前过来。

     刚下飞机,南扬似乎还没倒过来时差,精神异常得好,坐在后座,嘴里都没停过,一直吧嗒吧嗒地在说话。

     “我一直没想到大哥会成为我的姐夫,真的,没有料到。”南扬不可思议地说道,“咱妈跟我说的时候,都差点没反应过来……”

     随着南扬说出来的话,南溪的心一直提着,因为南扬知道她之前暗恋过殷北望,她生怕南扬那张不靠谱的嘴给捅出来了。

     那些话,还是她自己来说比较好,让别人“代言”,总觉得怪怪的。

     南扬八卦地问:“姐,你和姐夫是怎么走在一起的?我特好奇,是不是你先……”告白的?

     最后三个字没说出口,就被南溪的咳嗽声打断:“咳咳,唉,嗓子有点难受,待会儿要多喝汤,对了南扬,晚饭你想吃什么?”

     南扬没发现任何异常,只说:“随便啊,我都不挑食的。”

     殷北望说:“晚上,我们就吃点儿家常菜好了,五菜一汤,怎么样?”

     南溪和南扬齐声说了句没问题。

     总算是混过去了,南溪轻舒一口气,不过她得跟南扬沟通沟通了。

     到了一家餐厅,点完菜后,趁着殷北望去洗手间,南溪一脸严肃地跟南扬说:“以后,你不许在殷北望面前提起我曾经暗恋过他的事儿。”

     南扬不知道老姐在搞什么鬼,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能提?为什么不能提?难道你没跟他说过?”

     南溪点头,“总之,你只需记得,不要在他面前说起这个事儿就成了。”

     “姐,我就不懂了,你俩都结婚了,孩子都有过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南扬有些不赞同。

     南溪一边看着洗手间的方向,一边对他说:“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的事儿你不懂,以后我会对他说,不过不是现在。”

     南扬皱眉,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见南溪对着他使眼色,说殷北望来了,告诫他不要多说话。

     南扬只好郁闷地点头:“行吧。”

     南溪这才放下心来,挑明一切,可以,不过得等到婚礼过后,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或者说她还没试探清楚殷北望对自己的真正心意。

     用完晚餐,他们就回家歇息了,南扬这几天也暂时住在南溪和殷北望的新家里。

     离婚礼越来越近,南溪的心就越不安定,一直七下八下,晚上都睡不好觉,半夜老醒,能醒好几回,把南溪给折腾的气色很不好。

     南溪第二天准备起床去上班的时候,右眼一直跳个不停,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儿。

     果然,殷北望在送她上班的路上,接到了一通梁影打来的电话,迫使他们改变方向,直接去了市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