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chapter29南溪媒人
    ——小溪,你喜欢我吗?

     南溪心情不美丽地瞪着殷北望,这时候提这个话题干嘛?因为不清楚他心里打什么算盘,只好暂时沉默不发表任何结论。

     她这反应在殷北望看来实属正常,并且也在意料之中,他轻笑一声,继续说道:“刚才艾青给我打电话说她要回来了,国庆那天。”

     南溪双拳紧握,神情一凛,目光灼灼地盯着殷北望看,不放过他的所有表情,但她只看到殷北望的脸上除了微笑,并没有其他过多的神情。

     这时候,洗衣机停止了转动,南溪打开洗衣机捞出衣服放进盆子里,然后又把深颜色的衣服放洗衣机里,做完这一切的动作,南溪才开口说话。

     “然后呢?她还打不打算走?”问这个是不太礼貌,但是不问的话,南溪心里不踏实。

     问这话的时候,南溪都没敢看殷北望,端起盆子来到阳台晒衣服。

     殷北望也跟过去,帮忙搭衣服,南溪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出奇的沉默。

     “她准备留在北京了,还说国庆那天让我去机场接她。”殷北望知道这种话要看场合才能说,可他就是想看看南溪在知道这个时会如何反应。

     南溪低着头,拿衣服的手一顿,好久才说话:“她没有朋友去接吗?”

     什么意思嘛?有没有搞错,你俩分手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和平过吧?还要去机场接她,怎么办?南溪感觉这段婚姻快要走到尽头了?

     南溪没抬头,殷北望看不到她的表情,只是听声音还是有点低落的,把衣服搭上去后,他说:“不知道,她是这么说的。”

     衣服晾完了,南溪撅着嘴就往外走,心里不禁想着,怎么可能没朋友,之前逛宜家不是碰见她的闺蜜了么,让你去接,她这心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为了什么。

     南溪突然间就生气了,回头看一副淡定的样子,冷声道:“你想去接就去好了,不用跟我打报告,再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肯定知道怎么做。”

     说完,南溪就气势汹汹地走了,不再理会殷北望。

     殷北望看着她浑身迸发怒火的背影,无奈失笑,她那句话的意思虽然是让他自己做决定,可是最后那句话是在提醒他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这孩子……

     南溪气冲冲地来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温水,仰头灌下,以此来平复下自己内心的焦躁。

     随后出来的殷北望看到南溪猛灌水的样子,也是惊呆了,没想到这件事会给她不小的冲击,但这是好事,不是吗?

     南溪觉得此时的殷北望十分轻松,哼,不用想肯定是要去接她了呗!

     殷北望睨着她,问道:“你不高兴?”

     南溪白了他一眼,想也不想的说:“废话,这事儿搁谁身上高兴啊?”

     殷北望状似不懂:“为什么不高兴?”

     南溪很异样地看着他,这人是傻了吧,“殷北望,她回国的事情,要么别告诉我,要么告诉了我,就别问这么蠢的问题,还问我为什么不高兴,切~”

     殷北望见她着急似乎很高兴,憋着笑说:“我跟她已经说了,国庆那天可能和我妻子有安排,不能去接她。”

     南溪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回头看他,见他一脸坦然微笑的样子,心里一下子明镜了。

     敢情这家伙刚才一直在逗她玩儿呢!真够可恶的。

     南溪想明白了,放下水杯,往洗衣房走,照旧不搭理他。

     殷北望就知道会这样,在她经过自己身边时,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赖皮地说:“你还没说你刚才为什么不高兴呢!”

     南溪感觉自己被调戏了,瞪着他说:“那好,我告诉你,因为我们已经结婚了,你要对婚姻负责。”

     之前结婚时嫌殷北望娶她只为负责,现在她却要搬出这两个字来对抗今日的局面。

     殷北望挑眉:“仅仅是因为这个?没有别的了?”然后他又抛出了之前在洗衣房问的问题:“你,喜欢我吗?”

     南溪觉得自己正被他牵着鼻子走,这种感觉很不爽,于是她回答:“当然,如果我讨厌你,就不会跟你结婚了。”

     说完,她便挣脱开殷北望,得意洋洋地去洗衣房了。

     殷北望似乎得到了那个结果,但是又感觉这并不是他要的答案,是啊,喜欢有很多种,亲情方面的喜欢也是喜欢啊,或许他刚才该换个问法,只是不要吓到她才是。

     ***

     转眼间,就快到十一国庆节了,这天,快下班的时候,梁影给南溪打了个电话。

     南溪听完梁影的话,很是惊讶:“什么?妈,要雨桐去相亲?哦哦,好的,好的,我这就跟她说一声。”

     挂了电话,南溪就给霍雨桐打了过去:“雨桐,今晚有事吗?一起吃个饭?”

     “好,没问题,你去找个吃饭的地儿吧,我现在要去开会,不说了啊。”

     南溪还没说好,她就把电话给挂了,南溪撇嘴,还真是大忙人一个。

     她打开手机软件,开始上网找饭店,是吃火锅,还是烤肉?不过大晚上的吃这些不太利于身体消化,在下班的最后一刻,她在妮妮学校附近的饭店订了一份烤鱼套餐。

     殷北望今晚加班,所以南溪还得坐地铁去预订的饭店。

     她在饭店没等多久,霍雨桐就领着妮妮过来了,妮妮见到南溪自然是要亲近一番,拉着南溪说了好多话,其中自然会提到“姨夫”殷北望啦。

     “阿姨,姨夫怎么没来?”

     “他要加班,所以就不能来啊。”

     “哦,好吧。”

     霍雨桐笑了,“上次在你们那里住了一星期,回来后一直跟我说话,一直把姨夫这俩字放在嘴边。”

     南溪也笑:“她确实是跟殷北望在一起玩的时间比较多。”

     霍雨桐朝服务员招手,示意她可以上烤鱼了,然后对南溪说:“你找我不会只是单纯的吃顿饭吧?”

     南溪挑眉:“对啊,我之前不是让我干妈给你找对象嘛……”

     话还没说完,就被霍雨桐打断:“停,停,停,南溪你说什么?给我找对象?”

     “对啊,你这年纪也不小了,这次我干妈给介绍的这个男的条件还不错,就是二婚。”

     霍雨桐哭笑不得,叹气道:“你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呢。”

     南溪回了句:“跟你商量有用?还不是给打发了,这次你就去看看,权当去认识朋友了。”

     霍雨桐不说话,一直看着她。

     “而且你得给我干妈这个面子吧,我干妈挺惦记你的,觉得你一个人带孩子也挺不容易,哎呀,你就去吧。”南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劝说着。

     霍雨桐最受不了这个,泄气地说:“那好,什么时候去见面?在哪儿?”

     南溪顿时笑了,“明天中午在万达广场附近的咖啡厅里见面,不要忘了哦。”

     霍雨桐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儿:“知道啦,这男的情况怎么样?为什么离婚?”

     南溪夹了一块烤鱼吃着,“听我干妈说是因为他妈妈得癌症了,前妻知道这个消息后,就一直闹,觉得以后家务和看孩子的事情都指望不住他妈了,也正好在那个节骨眼儿,他这奇葩的前妻流产了,之后没多久就离婚了。”

     霍雨桐觉得好不可思议啊,“这女的有毛病吧?谁愿意摊上癌症这事儿啊,就因为这个离婚啦?”

     南溪点头:“对啊,这男的家庭条件还算可以,30岁,在一家外企工作,是it部主管,月薪三万,在通州供着一套一百二十平左右的楼房,爸爸在他上大学的时候不在了,妈妈在去年的时候做了手术,目前看来恢复的不错,没有恶化。”

     如果刨除二婚这项,条件算是可以的了,霍雨桐觉得或许可以见一见,点头道:“那行吧,明天去见见,只是他们知道妮妮的存在吗?”

     南溪语气轻松:“放心吧,我干妈把你这情况也给那边说了,人家既然同意见面,就证明没有任何意见。”

     那就好,霍雨桐这下放心了。

     吃完饭,两人就各自回家了,霍雨桐带着妮妮回到租住的房子里,合租的两个女生还没有回来,她给妮妮洗了澡,就哄妮妮睡觉了。

     霍雨桐一点儿睡意都没有,正看着天花板发呆,不知道明天的相亲会是什么样的,想起相亲,她就笑了,这还是她头一次相亲呢。

     正想着,手机嗡嗡地震动着,这么晚了谁还打电话?霍雨桐拿过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李逸凡”这个名字。

     李逸凡,妮妮的亲生父亲!因为妮妮,他们并没有真正断绝了联系。

     霍雨桐看了眼睡得正香的妮妮,想了想还是去厕所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