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chapter25留学打工
    夫妻两个把蒋亦恒迎进屋里,南溪接着去厨房做饭,殷北望在客厅里服务客人。

     殷北望有一套上好的陶瓷茶具,南溪说过蒋亦恒平时也有喝茶的习惯,这时候正好拿出来招待。

     在煮茶的过程中,殷北望开口问:“听小溪说,你们很早就认识了。”

     蒋亦恒点头,“对,她大四到美国做交换生那年认识的。”

     茶沸了,殷北望端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说道:“你尝尝,我朋友给的茶叶,口感还不赖。”

     蒋亦恒尝了一口,连连点头称赞:“是不错,口感香甜,不涩。”

     殷北望笑笑,将话题又转了回来:“小溪在美国那么多年,多亏你照顾了。”

     “嗨,我也没做什么,在外面都互相帮衬着呗,更何况南溪也能吃苦,特别有韧性,我还记得她做交换生那年,一边学习一边打工,上完课就去学校旁边的餐馆当服务员,每天累得要死要活的……”

     “当服务员?”殷北望皱眉,他是第一次听到南溪在国外留学发生的事情,她打工,他是知道的,当初她在b大上学的时候也打过工,正好被他给碰到。

     那时候腊月九寒天的,冷风嗖嗖地吹,就见她穿着羽绒服,哆哆嗦嗦地站在超市门口发传单,鼻子也冻得通红,实在受罪。

     蒋亦恒饮了一口茶:“那可不,当服务员的工资一点也不高,我到现在都很不理解她为什么会找这样的工作,以她的才能完全能找个临时翻译的工作。”

     他记得那时候问她,她表情很淡,只说‘这样消耗体力的活儿,能让我暂时忘记很多烦恼’。

     蒋亦恒不知道那时候她发生过什么,只觉得她的神色实在晦暗,不过她大学毕业那年回国办手续,再次回到美国的时候,情绪明显变化了许多,变得爱笑了。

     关于南溪选择的工作,无论是发传单还是餐厅服务员,殷北望也不知道她那时的想法,她自从上了大学后,不知不觉两人之间的关系就疏远了。

     第一次,殷北望对于南溪大学四年,研究生两年的生活格外好奇,她会不会在这几年里有过感情生活……

     “对了,你多大了?”蒋亦恒见殷北望今天的打扮,显得很年轻,但摸不准多大岁数。

     殷北望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微笑着说:“三十五岁。”

     三十五岁!蒋亦恒惊讶,竟脱口而出:“和南溪差七岁呀。”原来南溪喜好大叔口味的啊。

     “不是,差八岁,她二十七岁了。”殷北望纠正。

     蒋亦恒这下真的疑惑了:“啊?怎么她跟我们说的都是二十八岁?”

     “她虚岁二十八。”殷北望是这么解释的。

     这种情况殷北望不是第一次遇到,早在南溪上大学的时候就有过类似事件,南溪在外一直报的是自己的虚岁,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有的地方说年龄时习惯报虚岁,有的地方习惯说周岁。

     只是他们家都说周岁,恰恰南溪例外,每逢说起这个,弄得他们挺不解的,南溪也什么都不说。

     ***

     南溪做完饭菜喊殷北望过来帮忙端到餐桌上,蒋亦恒也一点儿也不客气地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糖醋里脊放进口中。

     “嗯,还不错。”蒋亦恒毫不吝啬地给出赞美,扫了一眼桌上的菜,几乎都是他爱吃的,惊奇地说:“你还真给我来了一桌。”

     南溪撇嘴:“你都那样说了,不做的话,你又得念叨我了,我可不想我的耳朵受摧残。”

     蒋亦恒咧嘴笑了,嘴欠地说:“你这样做,不怕你老公有意见呀。”

     南溪白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他。

     这时候殷北望说话了:“你来我们家里做客,肯定是要准备你爱吃的饭菜,我有什么意见?”

     看这话说得多么……官方!

     蒋亦恒不信他没意见,要是真没什么想法的话,就证明一个问题:他……心真大,这么毫不怀疑南溪的爱。

     饭后,南溪和蒋亦恒在客厅里说话,蒋亦恒见殷北望在厨房洗碗,不由啧啧道:“你跟他怎么认识的?”

     “我们从小就认识呀。”南溪说。

     青梅竹马?蒋亦恒皱眉,“那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一年前呀,就是我刚回国的那段时间。”原谅她为了和父母解释的那一套说辞吻合而撒谎。

     “一年前是你们第一次交往?”

     南溪像看外星人似的看他,反问道:“那还能是第二次?”

     蒋亦恒有些纳闷,觉得他们的关系有些乱,从小认识的,到现在才在一起,时间线拉得也忒长了吧,这中间两人是怎么产生感情的?

     于是,他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你俩不会是父母之命吧。”

     南溪闻言瞥了他一眼,似假非假道:“我还奉子成婚呢。”

     蒋亦恒哈哈大笑,却没当真。

     “对了,要不要促进一下你们的感情?让他吃吃醋?”蒋亦恒起了玩心。

     南溪倒也没立马拒绝,反问他:“你又想做什么?”

     “你跟我关系这么好,如果让他知道我追过你,会怎么想?”

     蒋亦恒说话不顾忌,声音也没有控制,南溪条件反射性地看向厨房里的殷北望。

     厨房开放式,客厅和厨房也离得不远,只要不是刻意压低说话声,对方肯定能听得见。

     南溪不确定地看向他,只见殷北望洗完手冲她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很平静。

     收回目光,南溪这次压低了声音,对蒋亦恒说:“不要这样说,学长,我知道当时不是你在追我的,我很尊重他的爱。”

     这个“他”,蒋亦恒知道不是指殷北望,是那个让人感到温暖的他。

     蒋亦恒仿佛也回忆起印象中的“暖阳”,有些怅然:“如果他知道你结婚了,会是什么反应?”

     南溪没有很快回答,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在蒋亦恒以为她不会回答时,却听见她说:“他快知道了,欧晓霏今晚就会到达北京!”

     蒋亦恒在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错愕不已,欧晓霏要来北京?

     南溪继续说:“她明天要来找我,而我明天要去拍结婚照。”

     “她知道吗?”

     在南溪准备回答的时候,殷北望站在了他们身后,问道:“欧晓霏是谁?又是在美国的朋友?明天要来吗?”

     南溪面色不改,目光沉着地看着他,心里似乎在掂量着什么,不急着回答他这三个问题。

     还是蒋亦恒先开了口:“欧晓霏是我朋友的妹妹,她也认识南溪。”

     殷北望半信半疑地看看他,又看看南溪,“是吗?”

     南溪倏地笑了:“晓霏喜欢学长,知道他回国了,也跟着来了。”

     “别说这事儿了。”蒋亦恒的表情有些无奈,一听到欧晓霏这三个字他就头疼。

     尽管这样解释,殷北望心里还是存着疑惑,比如蒋亦恒说他追过南溪这件事,比如南溪说“他快知道了,欧晓霏今晚就会到达北京”。

     南溪说的这个“他”是谁,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和欧晓霏又有什么关系?

     直觉告诉他,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蒋亦恒在知道欧晓霏晚上会到北京的消息时,立马和南溪殷北望告别了。

     殷北望很不解:“他是准备去接那个叫欧晓霏的女生吗?”

     南溪摇头失笑:“不,他是去换酒店了。”不意外看到殷北望眼中的疑惑,继续说道:“他不喜欢欧晓霏。”

     这下立马理解了,殷北望恍然大悟,原来是躲人去了。

     只是南溪就要遭殃了,因为欧晓霏当时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告诉他的,只是她还是说漏了嘴。

     ***

     蒋亦恒在上研一的时候,认识了同学欧晓宇,继而也知道了他有个妹妹,名叫欧晓霏,并且也和欧晓霏接触过几次,但真不知道她会喜欢上自己。

     研二时,蒋亦恒偶然认识了做交换生的南溪,通过蒋亦恒,南溪也和欧晓宇见过几次,只是谁都没想到,欧晓宇会爱上南溪。

     欧晓宇性格内敛,不敢告白,于是蒋亦恒将事情揽在自己身上,为两人牵线搭桥,特别积极,搞得其他人都以为是蒋亦恒在追南溪,所以就有了蒋亦恒一直拿自己“追过”南溪的事情来调侃。

     南溪在知道其实是欧晓宇喜欢自己的时候,也没第一时间就答应,后来是蒋亦恒一直在中间撺掇,南溪又觉得这人不赖,于是就答应了……

     之前南溪没告诉欧晓霏她已经结婚的事儿,现在冷不丁地说了,也是怕欧晓霏揍她,埋怨她不第一时间说。

     在欧晓霏乘坐的航班落地之前,南溪就抓了殷北望这个司机,一块去机场接她。

     有人在面前挡着,欧晓霏还是可以收敛起本性的。

     果真,在欧晓霏出站后,先看到了南溪,准备拽着她絮叨一会儿时,目光非常准地注意到了站在她身边的男人,意料之中的惊讶神情,对南溪说:“这是你男朋友?”

     不用南溪说,殷北望就自己站出来进行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她老公,殷北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