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狐狸刺猬
        卜冬很郁闷,申时刚过,就有一群中人五花大绑了一个姑娘送进了千书坊,还好没有惊动正在看书的人,不然肯定是有人要去报官的。

         待到其中一人在后院客客气气的摸出了他的折扇他就知道今日这事肯定有吴由参与其中。

         肉痛肉痛的付了五十两银子,那些中人就欢天喜地的都走了,临了还有一位好心提醒了一下瘦弱的卜冬,说这女子身怀武功,性子极为激烈,莫要折了腰。

         吴由,你个杀千刀的,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卜冬愤愤的吼着。

         刚走到书坊门口,吴由就听到了卜冬愤怒的喊声,哎,这速度,秒杀顺风啊,没想到寄活物也这么快,某人恶趣味的想着。

         刚进后院,吴由好不容易安抚了半天卜冬,并许诺尽快想个赚钱的法子将他的损失补上之后卜冬才愤愤离去。

         看到女子被捆的很严实,吴由就嘿嘿一笑,很轻佻的就说道:小娘子,别害怕,今日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有人回来救你的,边说边顺手就解开了塞在女子嘴里的白布。

         呸,人渣!女子第一句话骂了吴由一个狗血淋头,她确实想不通,在集市上那个看起来像个世家公子,白衣飘飘的小救命恩人会是这幅龌龊模样,奈何自己刚出虎口就进了狼窝。

         不好意思,我这人比较喜欢开玩笑,先给你道个歉,说完吴由就很干脆的给这个姑娘行了个礼,毕竟这个时代的人都很含蓄,自己刚才那个样子真的很猥琐。

         哼,女子倔强的把脸迈向一边。

         你不要动,吴由怒道,这些人绳子绑的很结实,你再乱动我真的不给你解开了。

         冒昧的问一下,你杀过人吗?正在解开女子手上绳子的吴由突然停下动作冷不丁的说道。

         杀过又如何,女子撇开头冷冷的说道。

         很好,既然杀过人那我救你就不算亏,你以后就跟着我了,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我正缺人,吴由从来都不会因为别人和他说话的态度生气,笑呵呵的扳过女子的头盯着女子清秀眼睛说道。

         女子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的男子离得这么近,虽然只是个小男孩,但还是心跳加快,面色有点红润了起来。

         就在这时,刚被吴由支走的卜冬想起院子里还有一位很暴力的女子,就急急忙忙跑了过来,结果映入眼帘的景象却是吴由双手抱着女子的头,两个人几乎脸贴脸,而那位女子还面色羞红。

         圣人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卜冬突然大声叫到,仔细一想他就觉得是自己心思太过于龌龊了,吴由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孩子就算天资聪颖但是身体肯定是跟不上的,他大叫一声完全是报复。

         果然是蛇鼠一窝,女子清冷的嘲讽着这两个败类。

         吴由目送卜冬离开后院,才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女子苗条的身姿道:你说话声音很好听,但是我希望你改一改暴露脾气的这个坏习惯。

         解开绳子,吴由指了指磨盘上放的一包衣服,又指了指后院某间空房子。

         热水!女子绷着脸小声道。

         你先去歇息,热水我去给你烧,说完就走向偏院烧水去了。

         善始善终,这是吴由最基本的教条,陌生的女子是他捡回来的,这些事情自然要他亲力亲为,礼贤下士才能把人家上贼船啊。

         清冷女子坐在房间里,趴在桌子上就嘤嘤的哭了,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自己本就是别人培养的爪牙,前去牙行也是获取情报,自己第一次经验不足被人抓了个正着,而那些人发现了自己竟然没有杀死自己,而是把自己当诱饵。

         她被绑在树上的时候也想了很多,为什么自己背后的人不来救自己,难道自己就被无情的抛弃了吗?

         女子胡乱的想着,直到被门外吴由的敲门声才拉回现实,连忙胡乱的擦了擦脸,她才轻声说了句门没锁。

         待两个伙计放好水桶澡盆,女子还是背对着吴由,吴由摇摇头就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后院茶室,这是卜冬精心布置的,现在二人就盘腿坐在席子上品茶。

         你觉得怎么样?吴由没头没脑的问了句。

         你是说那个姑娘吧,可以呀很漂亮,就是傲气过盛了,卜冬很喜欢调笑吴由。

         我是说她身手不错,我觉得船上可以再加一个人了,对于卜冬不着调的话吴由已经免疫了。

         卜冬喝了口茶才正经的说道:你想怎么弄,查清她的来路吗?

         当然了,你不是和户部的人有路子吗?这事你办最合适。吴由夺过茶壶给卜冬添了茶说道,如果她今晚不准备溜走的话。

         她就算是逃走你也没办法吧,卜冬打击着吴由。

         恒人者,人恒之,我从不强求任何人,这事明日再说,我问你啊,这清水牙行是什么来头?吴由小声道。

         清水牙行?你还是别想了,至少现在不用想。这个牵扯的势力比较多,还是谋算谋算别的吧,卜冬想都没想的说,开玩笑,这牙行开业就有皇家的影子,只是不为外人所知而已。

         看到卜冬一口回绝的样子,吴由点点头,抱着茶杯就慢慢的思量了起来,清水牙行也是随口一问,他也觉得不简单。

         西城门?还是船帮?吴由靠在墙上慢慢思量着其中的利与弊,一步错步步错,他现在还失败不起,虽然现在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