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树上的少女
        东京城西市,吴由换上了一身白衣,这是昨天卜冬带他去成衣店新做的衣服,仔细打扮后的吴由十分俊俏,再加上他的言行举止极为温和,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哪家名门之后呢。

         吴由笑呵呵的站在正在绕着热锅忙活的老张面前,这个老头是他第一个认识的东京人。

         老张看都没看来人的就急躁躁的说道:莫要挡路,莫要挡路,若是想吃且去屋里坐着,马上就好。

         吴由也没在意,老张就是这样的人,专心做事的时候容不得被人打扰。

         进店找了个靠近暖炉的地方就捧起一本《说疑问要》的书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这是一本讲解草药形态和药理的书,既然要在这个医疗还不发达的时代活着,这些知识是很有必要学习的。

         来,吴伢子,尝尝我这刚出锅的胡辣汤,可香了,书有的是时间可以看,老张端着一碗热乎乎的胡辣汤笑呵呵的说道。

         张叔,你可莫要自卖自夸了,小子我每日来吃都是一个味道,看的书可不是同一本,吴由放下书腾空桌子顺便和老张头开了个玩笑,最近不知怎么的,他越是和熟悉的人说话越爱说些不中听的真话。

         老张头一点都没介意吴由这么和他说话,相反他很喜欢这个聪慧的孩子。

         张叔,你可知咱这整个东京那些蛇虫鼠蚁都是哪家的爪牙,吴由要了一个馕饼喝了一口胡辣汤问道。

         老张给热炉添了点柴,让火烧的很旺了才坐下说道:这整个东京吶,要说最大的帮派就是汴口那些船帮的人了,那个地方水深着呢,瓢把子赵刚,只听其名,未见其人,相传此人早些年也是在码头做苦力挣钱,时常被人欺辱,后不知怎的就成了瓢把子。

         看到吴由听得认真,吃的开心,老张胃口大开,也就拿了个馕饼,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吃了头馕饼才继续说。

         除了汴口的,还有就是西城门外那些窝棚里的,那本是些无家可归的可怜人聚起的巢穴,刚开始是没有扛把子的,后来来了一位叫做洪千河的人,外号洪千刀,此人心机甚深,半年不到就拉拢了西城门乃至东京大大小小的泼皮闲汉。

         还有就是东街老松树旁的清水牙行了,道上盛传此处实为王爷府所掌管,开业至今都未曾有不长眼的去闹事,极为神秘。

         老张头手中的馕饼快吃完了才停住话语,喝了口水才眯着眼睛看着吴由道:相传世间有妖孽作怪,天上会派神仙下凡肃清妖孽以正天下,不知你是哪位神仙呢。

         都说人活得越老越信鬼神,我看不假,哪有什么妖孽全是人在作!吴由愤怒道,他很看不惯张个样子的老张头。

         你还小,老汉我只能说,夜路走多了,迟早会见鬼的,老张头一点都不生气。

         行了,饭食我也吃完了,你慢慢琢磨你的鬼神,饭钱你可以去千书坊拿,吴由招架不住了,急匆匆的跑到门外说道。

         东街老松树,熙熙攘攘都是人,但是有一部分人很奇怪,穿着黑白相间的鞋子,这部分人从清水牙行有进有出,吴由站在牙行对面看了半晌,牙行可以说就是后世中介的老祖宗。

         也不知看出了什么名堂,吴由起身拍了拍袍子不存在的土。

         啪,响亮的儿光之声从不远处传来,吴由转过身望去。

         只见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被几个穿着黑白靴子的人五花大绑的捆在了大松树上,姑娘头发散乱,脸上有几道明显的红印子,在她苍白的脸上格外显眼。

         那个年纪大点的黑白靴子看起来是个那几个人中间领头的,待小姑娘被困的严实他才高声对着看热闹的人群大声叫到:此女乃是一小贼,就在刚刚,潜入我牙行准备行窃,嘿嘿,这里的规矩咱们大伙都应该明白的,二十两银子。

         黑头,你说话可算数,二十两银子洒家给你就是,洒家正好缺个暖床的,有一个认得那领头中人的嚷嚷叫到。

         大个子,规矩你知道,丑话说在前面,此贼可是会些拳脚功夫,若是鸡飞蛋打,嘿嘿说道这里那个被称呼黑头的人阴阴笑着。

         吴由看着那个可怜得女子,他清楚的知道这世上还有很多和她一样的苦命人,若是被人买去将会是怎样的命运。

         算了,善良一次吧,这个世界需要希望。

         吴由费劲的钻进人群最前面,指着那个叫黑头的人说道:五十两,送到千书坊。

         黑头瞅了瞅吴由,要不是吴由的穿着打扮,以及那种淡然的气度他真的回一脚把这种捣乱的孩子踹的很远,

         你可当真?黑头不相信的说。

         当然,你若是再给这女子置办几身合适的衣裳一并给我送过去自然还会有赏赐,吴由盯着女子的眼睛说道。

         给,这柄扇子你且收着,拿到千书坊自然会有人结账。

         黑头仔细看了看扇子,辨认一番才惊呼道:想不竟然是到一缸墨的扇子,公子放心,酉时之前定然送到。

         看来这书呆子名气还是有点用啊,吴由对黑头点了点头。

         看着女子被从树上解下来,吴由才放心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