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好戏开场
        每个人的劳动成果都值得肯定,每个人生来都是一丝不挂,然后经过了社会这个大熔炉每个人都变成了另外一幅面孔,生命的起点终点都是一样的,有些人就活得很精彩,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从本质上来说都一样,成功也好失败也罢。

         东京城的雪一直没停,断断续续的,像一个垂老将要死去的人。

         吴由自看了那晚的杂剧就很少出去了,出去最远的一次也是到老张家吃了一碗胡辣汤。

         这几日吴由看了很多书,书里全是杨柳歌词。

         卜冬刚进门就看到吴由很霸气的吧书扔到一边了,赶忙心疼的捡起书仔细的擦了擦才放到书架上。

         你就不能对这些书温柔点吗?卜冬恼怒的说道,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别用这个眼神和表情跟我说话,有件事需要你去办,说道这里吴由压低了声音,弄点毒药回来,最好是使人昏迷的药物。

         这种药基本没可能的!要是有这种使人昏迷的药打仗的时候直接丢出去不就一了百了了吗?卜冬看吴由的眼神更像在看个傻子了,他咋不上天呢!

         那就弄点让人腹泻的,或者犬神痉挛的药物,蛇毒都可以!吴由很干脆的说,他相信卜冬会把这件事办好,而且不让人发现。

         卜冬点点头,没有问吴由要这些东西干嘛,该他知道的不用他问吴由自然会说,这就是两个人之间的默契。

         送走卜冬,吴由愣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喃喃道,真是喜欢这种感觉啊,计谋,就是用来害人利己的,要不然那么多阴谋家活着该多无趣啊。

         安宁,有一件事拜托一下你,吴由在小声的对眼前的俏影说道,这还是个不大的姑娘,放在某些穷苦的地方早都可以嫁人成婚,平淡一生了。

         说,安宁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

         今晚天黑后你去一趟汴口,摸清船帮的底细,顺便再画一幅地图,注意安全,情况不对就撤,那个地方暗哨应该不少,记住一定要安全的回来,有什么不对的就立即撤走。

         知道了,安宁心里有一丝丝的温暖,嘴里说出来的话还是冷冰冰的。

         回来直接来大堂,我等你!吴由走到门口时说道。

         安宁眨了眨眼睛,没有说什么,这肯定是这个妖孽一样的孩子在收买人心。

         吴由自然也不会闲着,吩咐好各自的事情,就换了一身华贵的袍子,这是他专门做的,不论哪个社会狗眼看人低的人都多得是。

         换好衣服吴由就一路皇城街走去了,越是到年底东京越是热闹,这几日正是万邦来朝之时,不论是还没撕破脸皮的契丹人,还是野心勃勃的西夏人,再或者吴由打心底讨厌的倭寇。

         那些个异国他乡而来的人带来了许多好东西,吴由站在一个穿着白袍子的大食人的摊位前仔细的看着,带来的最多的就是经书,这些吴由没有一点兴趣,后世中东那边就是这群狂热的宗教分子打的热火朝天。

         吴由最佩服的就是****大叔了!

         尊敬的贵族公子,和荣幸为您效劳,您可以称呼阿里木,白袍男子客气的用汉语说道,他知道这身打扮的人都是那些权贵家的孩子。

         客气了,吴由笑眯眯的回道,这个时代所有国家都在迁就着大宋,哪像后世,处处舔着他人的屁股,还自诩韬光晦养。

         阿里木,你这里都有什么稀奇的物件,听说你们大食人的女子跳起舞来极为优美啊,吴由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阿里木聊着。

         阿里木鞠了鞠身子回答道:公子真是见多识广啊,舞蹈改日您可以来鸿胪寺尽情欣赏,至于稀奇的东西,不知公子是想要哪种东西?

         吴由点了点头,示意了一翻让阿里木附耳过来才小声的说道,杀人于无形的东西!

         阿里木有点晕,他想不通为什么一个贵族的公子会要这种东西,但是这种东西他还真有。

         公子请看,此物倒入茶水之中无色无味,我们一路走来已经用着东西杀了很多马贼了,此物还有一特性,溶于酒水五毒但会致人腹泻,寻常药可解。说着阿里木拿出了一个布包,布包中有一些白色的粉末。

         吴由谨慎的想了一下说道,找个东西试试吧阿里木,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呢。

         阿里木忙不迭的点头,能和一位大宋的贵族公子成为朋友他在这里行事就会方便很多,他很高兴,但他也不傻,当然明白这种朋友之时一时利益关系而已。

         阿里木笑呵呵的找了一位同样是大食人的同伴,两个人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不过估计应该是弄些活物回来给吴由表演这些粉末的功效。

         不多时,另一个大食人就拎着几只活蹦乱跳的兔子过来了,另一只手上还有水囊滴着水。

         尊敬的公子,请看,阿里木利索的拿了两只杯子,一杯倒得是水,一杯是酒,然后各放了点白色粉末,捏着兔子的头就倒进去了,反应很快,不一会那个喝了水的兔子就翻着白眼,晕晕乎乎的再也起不来了,另一只喝了水的则和阿里木说的一样,直接拉稀了。

         不错不错,阿里木,你开个价格吧,这些东西正是我需要的,吴由顺势掏出了钱袋子。

         不不不,尊贵的公子,您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是朋友啊,这些东西我现在也用不上了,权当是我送您的见面礼,阿里木满脸真诚的说道。

         阿里木,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我的住所还不方便跟你说,你若有事情就去西市那家书坊找我,我叫吴由,吴由小脸上也浮现出一股真诚的神色。

         好的,尊贵的公子我们后天有一场舞会,还希望您能来鸿胪寺。阿里木顺势拉住吴由的手,把布包放在他手上说道。

         阿里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是朋友,你可以直呼我的姓名,吴由装作生气了虚伪的说道,这是他常用的手段。

         好的,好的,您慢走,阿里木很懂这些天朝人的规矩,直呼别人的姓名是极不礼貌的。

         吴由告别了阿里木,并没有离开皇城街,他还看了看其他的东西,大多数都是华而不实的,那些人很聪明,用自己用不上的东西换走大宋精美的银钱,可惜这些外域之人来京是不让带兵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