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一日游
        巍峨厚重的城墙,城墙上的士兵没有丝毫松懈的看着城墙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吴由在人群中显得一点也不起眼。

         “这里就是东京了啊,哈哈哈”吴由大笑着说着。

         路人回头看了看这个穿这粗布衣的孩子,没有任何多余的注意,这里可是京城,总有一些没见过世面的人也是正常的。

         天色还早,整个京城的热闹才刚刚开始,卖吃食的,杂耍的,扑买的,各种各样面孔,吴由走的很慢,仔细的感受这个城,往前走的越深,人越少,一座巍峨的宫殿出现在了眼前,这就是赵匡胤的家,吴由没有敢靠近,看了一眼,一声不响的就走开了,也不知在胡乱的想什么,。

         直到走至一名为“天上人间”的楼前停住了脚步,吴由抬头看着挂在楼前的匾额。

         内心是崩溃的,“老天爷啊,要不要这样,我是在大宋啊,老天,你开什么玩笑...”,天上人间门口的****看到一小孩在站在门口傻兮兮的看着匾额就骂骂咧咧的往吴由这走,“你个小伢子,毛都没长齐还来这看姑娘,去去,别站门口,滚远点..”边说边推搡这吴由。

         处于崩溃中的吴由被人这么一推就不干了,仔细一看,一个拉皮条的牛什么牛!

         既然推搡小爷我,嘿嘿,小爷就让你尝尝来自另一个文明的惩罚。

         “不好了,打人了,不活啦,打人啦...”被推搡吴由顺势就躺在地上抱着****的腿大声喊叫,还硬挤了两滴眼泪,凄惨至极。

         “你个小伢子,还想讹人不成...”****恶狠狠地登着吴由,想打可是吴由滑溜的很使得他没处下手。

         “嘿,你这厮,孩童哭闹吓唬吓唬就是,怎么可当街打人,这可是在天子脚下,尔等着实猖狂!”,一名毛脸大汉路人看不下去了高声喊道。

         周围的街坊一听,也是高声附和着...在天子脚下,占据着道德的制高点,什么难听的话都从嘴里说出来了。

         “这伢子,挡在大门口,还怎么做生意,我真是过来要将其劝走的啊,”****看到街上聚的越来越多的街坊和陌生人时连忙想解释道,这要是不说清楚,今天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让这么多人到门口闹事,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吴由只是胡乱的哭,没有继续喊叫,坐在地上可怜的看着街上的好心人。

         ****眼看人聚的越来愈多,吵得越来越热闹,自己的解释越来越无力,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义勇愤田的路人指着****落荒而逃的样子笑着,骂着骂着就散了,他们可没有胆子进天上人间闹事,凑热闹可以,凑热闹挨打这就不行了,当然如果给钱,挨打也不是不可以。

         没有哪个好心人再去关心吴由,那些个好心人今天可以再把这个故事加工一番变成茶余饭后吹牛逼的资本。

         天上人间内,还是一片歌舞升平,楼外的吵闹是阻止不了不了人类最原始的冲动,吴由站在天上人间门口,他也很冲动,既然碰瓷有些失败,暗自总结了下失败的原因“群演不给力啊”!。

         “不算失败,老子人生地不熟金手指还没开...以后再来收拾你们”吴由蹲在天上人间对面的巷子口小声嘀咕。

         这一闹就是半晌,这会眼看天色渐暗,吴由只得起身打道回府,顺便找了些清水把自己洗刷了一遍。

         城外八九里处就是吴由住的地方,杏村,村子不大,吴由七岁至今都是在这里度过的,今天站在村口吴由很纠结,这是吴由的家,不是自己的家,自己并不准备欺骗任何人对自己好的人,七年的记忆却是怎么都磨灭不掉的,吴由是个孤儿,先生和师娘一手带大的,从未把他当做外人,一直是视若己出。

         第一次被人嘲笑“没爹没娘”,吴由愤怒的将对方打的遍体鳞伤,是先生出去给人家赔礼道歉,师娘整整安慰了他一晚。

         自己生病高烧不止,是先生背着自己二十多里去看医,是师娘给自己煎药,哄着喂自己那些苦涩的汤药。

         第一次先生教自己写字,师娘怜爱的看着自己。

         自己生性孤僻,从来没有人和自己玩耍,只有那个叫做木婉清的小姑娘愿意和自己玩,只有这个小姑娘对他这个木头是不厌其烦。

         还有些数不清的画面,太多太多。

         不由得,吴由已是泪两行,“既然,老天爷让我选择了你,那么我就是吴由,吴由就是我,我绝不辜负这个家”,吴由心中暗暗发誓。

         “吴由大呆瓜,你傻站着干甚,娘亲饭都做好了”,木婉清话还没说话就跑过来了,待看清吴由流眼泪,就连忙掏出手绢给相帮吴由擦眼泪,吴由连忙阻止,胡乱的擦干眼泪,自己心理年龄已经可以当哥哥了,要是再让一小姑娘给自己擦眼泪,感觉真是怪怪的。

         “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小姑娘连忙问道。

         “没有,木,木”,吴由连忙解释,现在的吴由确实是内向极了。

         “你个大木头,木什么木,我叫木婉清,记住了吗?”木婉清恶狠狠地揪住吴由的衣服瞪眼道,她就是喜欢习惯性欺负这个大木头。

         “好,好,走吧,咱们回家吧”,吴由很自然的就拉起木婉清的手说道。

         “木头,你,你怎么出去了半天就变坏了,还敢占我便宜,爹爹没教过你男女授受不亲吗?”,木婉清脸色羞红气急败坏的说道。

         “啊,我,我”,吴由吓得赶忙想松开木婉清的小手连忙解释道,这只是一个心理上的条件反射啊,哥哥和妹妹手拉手没错呀。

         接下来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反杀了,木婉清的小手把他拉的更紧,吴由偷偷瞅了一下木婉清,发现她没搭理自己,脸迈向一边不知道在说什么。

         “算了,就当她是妹妹吧,有这么懂事的妹妹也不错。”吴由连忙安慰自己。

         天上的月亮将两个小人儿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两个人儿手拉手不知道嘀咕着什么,夜色很美,让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