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黄雀儿做成了
        听到这话,廖齐天转头问道:“老道啊,天灵子真人是谁?这个‘真人’很厉害么?”

         此刻的紫衣老道,满脸凝重,听廖齐天问起,正要回答,却被一个极为森冷的邪笑声打断了:

         嘿嘿嘿……

         “赤炼老魔,知道的隐秘太多了并非好事,你晓得保住秘密的最好方法是哪种么?”

         听到这里,廖齐天心中一惊,他转头阴笑道:

         “好险啊!老道,这鸟不拉死的山旮旯里差点就成我俩的葬身之地了,丫的,那个假好人要灭口了啊,明白?”

         听了廖齐天的讥讽,紫衣老道的马脸拉得更长了,面色阴沉如水,好象谁都欠他二五八万没还似的,

         显然,此刻,他的心情很差,心里非常不好受。

         看着老道士的那一张长长的马脸阴沉得快滴出水来,廖齐天很想在他的伤口上再撒把盐玩玩……

         早就明白了这丫的就是个闷骚货,明明憋了一肚子的话,就是不肯说出来,他在装洋。

         哼,装什么闷葫芦呃,我鄙视!

         很显然,那“天灵子”真人应该在修道界颇有名气,可能是一代道修的代表性人物。

         而这天灵子实在太无耻了,人品差得没边,已经完全颠覆了紫衣老道对他的良好认知。

         所以,他才会摆出那么一付臭面孔来,仿佛和谁都有天大的仇恨似的。

         其实,紫衣老道做人太方正了,还没廖齐天看得开。

         由于廖齐天本就生活在最底层,是个真正的草根。

         从小就看惯了冷眼与漠视,鲜少温情,对社会上的邪恶与人的两面性、以及富则贵、贫则贱的道理,有着深刻的认知。

         因此,天灵子的表现以廖齐天看来很正常,这世上两面三刀、人面兽心的家伙比比皆是,睁眼一看,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家伙们,大多都是这种臭德行。

         但紫衣老道生活在与世隔绝的深山之中,虽然现在网络盛行,但那太虚幻了,与真正的大千世界,还是差别甚大。

         万千红尘冤魂多啊!

         许多黑暗交易、幕后推手、混帐透顶的事儿,岂是尘世之外的修道之人可以了解的?

         就在廖齐天与紫衣老道心里纠缠的时候,打架的两人又开始大战起来了。

         这次好像是玩真的了。

         现在,傻子都听得出来:天灵子与赤练魔君都拿出了压箱底的绝活,力图招招要命,式式追魂。

         廖齐天与紫衣老道听着激烈的金铁交鸣之声、与打斗的呼喝声,心里跟明镜似的。

         听到这声音,廖齐天阴森森地笑了……

         紫衣老道在装闷葫芦,默不作声,廖齐天当然只能闭着眼躺在草地上休息养神。

         他脸上荡漾着邪气地贱笑,心里暗暗地盘算着:

         “一个是魔,一个是假好人真恶魔,反正都该死,那就快点儿死吧!

         现在的道士不会很穷吧?不知道死了之后,身上有没有什么大宝贝带着啊?”

         xx,这邪小子,真无耻!

         品行也太差了点……

         打斗的双方还生龙活虎呢,他就在打人家身上宝贝的主意,想必,在他心里早就把他们当死人看了。

         若紫衣老道知道了这事儿,肯定不会教他修道了……

         而且,赤松子一定会想:这邪小子若真修了些本事后,会不会干欺师灭祖的罪恶勾当啊?

         所以,打死廖齐天,他也不会说出心里的想法,因为,这紫衣老道的思想太僵化了。

         是以,做罗后黄雀儿的勾当、事先绝对不能让紫衣老道知道,嘿嘿嘿……

         不过,如果有什么大宝贝的话,那可就真的赚大发了呀,不得了,嘿嘿嘿……

         这家伙最近鸿运当头,发了几把小财,还得了个宝瓶瓶,正得意忘形地发着宝痴瘾呢。

         这种德性,绝对要狂鄙之!

         就在廖齐天YY正浓时,两声凄厉的惨叫就远远地传了过来:

         咦……

         那两个无耻的家伙好象快打出结果来了,不知道是死了一个呢、还是一起死了?

         廖齐天在心里思量着:

         嗯,刚才的两声惨叫,嚎得十分凄怆,那两个恶魔应该离死不远了……

         他车转头对紫衣老道说道:

         “稍等片刻,我俩就去看看,听这声音,那两个坏份子应该不会死吧?”

         紫衣老道斜着眼瞄了这个假惺惺的家伙一眼,张了张嘴却没有传出声音来,转了半天才听他冷哼道:

         “哼,你是巴不得他俩快点死吧?还假模假样的问个毛毛啊,虚伪!”

         廖齐天听了这话,心里有点不爽了,这老道真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啦。

         我刚才说不定还救了他的老命呢,现在倒好,这家伙还怪起我来了,真正衰!

         他阴着脸说道:

         “虚伪?老道,这世上谁不虚伪啊?哼,那两个家伙一个是真魔,一个是假好人,真恶魔,死了不活该吗?”

         听了这话,紫衣老道一脸的不爽终于变得好了一点点,他望了望廖齐天戏谑地问道:

         “你不是个普通人么,现在过去就不怕死了?”

         “切,死、谁不怕啊,莫非老道你不怕死?但死也要死得其所、死得明白、死得重如泰山啦。

         象你这样子,想当好人却差点被人冤死了,那种死法我廖齐天是万万不想的。

         你都快二百岁了,死了也不冤,而我才多大啊,还不到二十岁,大好的青春年华等着我去悠游玩耍,我为什么要替两个不相干的恶魔去死?”

         “嗯,廖小子,虽然老道我不同意你的处世方法,但就事论事,这一次你算是做对了,老道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机警与聪敏。

         可是,尽管这样,也还是让老道我觉得怪怪的,那感觉就是不爽!”

         老道这下子竟然来了一把正规的道歉,不过还是损了廖齐天一把,丫的,这叫明捧暗讽。

         “嘿嘿嘿……老道,你有意见可以保留,但我的处世哲学就是:凡事要仔细观察,多想想,不赚可以,但赔本的买卖绝对不干;

         舍已为人可偶尔为之,但必须要看人下菜,象那两个渣渣男、我廖齐天是绝对不会救的。”

         听了廖齐天的话,紫衣老道默然了半晌,然后只说了两个字:“大爱!”

         “大爱?”

         廖齐天一愣神,嘴里不由自主地跟着念了一句,稍一沉思之后便摇头嬉笑道:

         “现在的廖齐天就是凡人一枚,在浊世之间营营苟苟,没有你那么高尚的情操与境界,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会达到吧,不过,绝不是现在,嘿嘿……”

         大爱与小爱之分,廖齐天还是懂的。但他始终不同意道、佛两家的观点,认为:

         恶人就应该得到惩罚!

         和恶魔谈大爱,那不是对牛弹琴吗?

         其实,廖齐天理解错了:

         佛家与道家的“大爱”,是一点私心都不能掺杂的,它是修者对“本心”的自我拷问过程,是一种博大的胸怀,有私念是证不到功德或道果的。

         发现有一会没听见打斗声传来了,廖齐天建议:

         “老道啊,那两个渣渣会不会都挂了吧?嘿嘿,现在、我们去看看如何?”

         “那就走啊,还啰嗦什么?”

         紫衣老道早知道廖齐天有点邪,曾暗中观察他近一年的时间,对这个邪气的家伙还是比较了解的。

         不然,即使资质再好,老道士也不会死皮赖脸地逼着他修道的。

         道家授徒由来严苛,资质与品性并重,有的道门授徒的考察时间、还长达七、八年呢。

         因为,徒弟品行不端,是会贻害师傅,祸及满门的。

         择徒不严,祸及满门的血案,道门历史上比比皆是,有着许多血的教训!

         因此,老道士通过综合考评,表示看好这一身邪气的家伙,既然作了决定,他就不会轻易改变的。

         老道听廖齐天说可以行动了,立即身体陡然一轻,一溜烟直向打斗的地方冲去。

         看着老道那如离弦之箭飞射的背影,眯着眼的廖齐天没有紧跟而上,而是慢悠悠地在后面跟着。

         目前凶险隐伏,情况不明,跑太快了是会出危险的……

         就在廖齐天还隔二里路左右快要赶到的时候,突然听到紫衣老道一声怒喝:

         “好你个天灵子、果真是卑鄙小人,竟然敢偷袭贫道,请问是何道理啊?要不是……”

         “哼,你躲在一旁暗暗偷听难道就不卑鄙了?是不是想趁我俩生死大战之后,你再来个浑水摸鱼啊?!”天灵子老道用极为阴森地语调逼问道。

         听了天灵子的逼问,紫衣老道气得七窍生烟,全然不顾形象地破口大骂:

         “摸你奶奶的大头鱼,贫道真替你感到羞耻和悲哀,一代道修高人、医道圣手,竟然会堕落成了邪魔之徒!

         你如此性情卑劣,行为可鄙、品德低下,将来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正一道门”的列祖列宗?”

         紫衣老道的痛斥与喝骂并没有骂醒天灵子,而是将他的脸骂得变成了猪肝色,然后断喝一声:

         “住口,赤松子,别在老子面前猪鼻子里插葱----装象!

         哼,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却闯进来,那就去死吧!桀桀桀……”

         “哼,不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