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修几天玩玩
        一脸惊讶地廖齐天阴在心里想道:“这假道士、真骗子,不会真的发现什么了吧?

         嗯,还真有点邪门啊!”

         自己拥有了透视异能,此事非同小可,也十分机密。

         可以说,这世上除了自己,就没人知道,但是现在,却被老道士冲口就说了出来。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他是肿么知道的?

         因此,廖齐天地一脸疑云地盯着老道,神色如天上的乌云般幻变无常,一双漆黑的眸子里,盛满了惊诧与怀疑……

         那一刻,他甚至有宰了老道的冲动!

         但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被他否决了。

         老道见他满脸疑云,怕这邪小子想歪,搞出什么乌龙事儿来、就太不划算了。

         便抬头望着天空,面带戏谑的神情,悠悠地说道:

         “你什么你?就你那点小把戏、贫道在十几岁的时候就玩腻了,早过时了!”

         说完,他以一副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架式,带着饱经风霜的神情,用略带伤感的口吻感慨道:

         “想想,这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还是清朝道光年间,哎……时光如流水啊、弹指之间,一晃已是百年身了……”

         听了这话,廖齐天看着老道士,眨动着一双黑瞳,首次认真了起来:

         这老道一身紫色的道袍罩体,因为刚刚从地上爬起来,道袍上还沾着零星的灰尘。

         他整个人可以用一个“长”字来形容,长身子、长眼睛、长眉毛、长脸盘,长头发,头上挽了个道髻,用一根长长的木簪子插着。

         脸上的肌肉并不松驰,但从整体形象来看,却感觉他上了年纪,至少应在五、六十岁左右。

         因为是晚上,其他细节看不太清楚,但不管怎么看、也看不出他有几百岁了的架式啊?

         廖齐天在心中立马下了结论:

         “忽悠,这一定是在玩大忽悠,现在的道士还能活几百岁么?”

         于是,他邪笑着盯了老道士几眼,没好气地鄙视道:“末法时代,元气匮乏无比,不可能修到极深的境界,老道啊,你就装吧,给我狠狠地装,装死了可没人埋你,哼!”

         老道士心中雪亮,这邪小子早已半信半疑,只是有点不甘心,他赶紧又下了一付猛药:

         “廖小子,贫道观察你很久了,上个月你脑袋上是不是被砖头砸了几个洞洞?还住进了医院,住院时还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那梦境里还有个美丽的女老师啊?”

         “扯,你这是在鬼扯?”

         廖齐天嘴硬地怒吼着,吼声越大说明他心里越虚,其实,打心底里他已经相信了老道的话。

         因为,他的梦境是不可能被外人知道的,他既没说过胡话,更不会闲得蛋疼去人前显摆。

         可是,这个老道士却说得活灵活现,好像亲身经历了似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这件事情,完全是他导演出来的。

         不然,即使他本事再高,也不会闲得无聊、跑到一个小虾米的梦境里去玩吧?

         除非这老道无聊透顶、亦或是疯了。

         但依廖齐天看来,这老道半点也不疯啊?

         由此断定,这老道士说的是真话,而且,他已关注自己很久了,或者说是考察也行,不然,岂会每件事儿都那么巧?

         也许,老道认为到了收割的季节,才赶紧与自己摊牌。

         但他还是不死心,立即装出一副大尾巴狼般,尾大不掉的样子,用食指擦着鼻头来回移动着,嘴里冷笑道:

         “老道士啊,我早说了,吹牛又不上税,你就慢慢吹吧,还说看到了本少爷的梦境。

         哼,想要本少爷相信你的鬼话,那是做梦!”

         “切,什么叫看到了你的梦境,告诉你吧,你那梦境本来就是贫道搞出来的,嘿嘿嘿……”

         说到这里,老道望着他嘿嘿连声地阴笑着。

         他的这句话一说,廖齐天就愣了:

         半晌没有出声,也不反驳老道士,就那么直直地愣在了原地。

         老道士见有机可乘,立即又加了把火,阴笑着问:“嘿嘿,终于想明白了,是不是?

         你啊,就是个煮熟了的鸭子----嘴硬的货,想明白了就承认,这又不是啥了不得的事儿,其实修道是很好玩的,又不是不准娶老婆,你怕个毛毛啊?

         当年的老子还娶了一大群老婆呢,谁没事愿意管你的闲事儿啊,真是的,孩子,做人要厚道……”

         此刻的廖齐天,被这道士忽悠得心上心下,完全无法招架。

         而且,他发现这个道士非常时尚,当下年轻人说的网络语言他随口就来,说得比年轻人还顺溜,哪里像是个一百多岁了的老古董?

         还清朝道光年间的人,这可能吗?

         他细算了一下,道光九年是1848年,离现在已经有一百五十二年了,这个人即使在道光末年修道,到现在也至少有一百六十岁了。

         可是,我怎么也看不出来啊?

         实在被老道士逼得没法了,一直摸着鼻头的他,眼睛陡然一亮,灵机一动、邪笑着问道:

         “老道啊,修道有什么好玩的?有美女道姑吗?可以和我双修吗?不爽了可以杀杀人、放放火吗……”

         廖齐天搞出一大堆问号,问得老道士一头黑线满脸爬,在心里大是埋怨道:

         “这孩子,脑子里都想些什么东东啊?什么杀杀人、放放火啊,和美女双修啊,难道这就是现代年轻人的追求吗?”

         老道士被廖齐天说得白眼珠狂翻不止,非常无语地讪笑着,不知该怎么教训这个无耻的家伙。

         半晌,老道士终于想好了肿么回答,轻声一叹道:“孩子,贫道早就说过了,做人要厚道,你提出的这些问题全都是鬼扯,世上有像你说的修道人吗?”

         嘿嘿嘿……

         廖齐天根本不理他的鬼话,只是嘿嘿阴笑了几声:“既然这些都木有,那修道还有什么鸟意思?

         老道,你还是一个人修着玩吧,我廖齐天很忙,回家做梦娶媳妇去了、狗的拜!”

         说完,他车转身就想溜人。

         心里还在想:丫的,这个老道士太会忽悠了,以后绝对不能再见面,否则,一定会让他给忽悠死的!

         老道士并没有拦着他,而是让他安静地走开。

         当廖齐天走了五丈远左右,疑惑地转头望了一眼,那个时候,老道士还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心想:

         这老道士又不会耍什么花样儿吧?

         可是,当他准备快步溜回宿舍,从此躲起来不现影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又碰到了一个人身上了。

         接连碰到了两人,廖齐天心里直窝火,正想骂娘,可当他看清了碰到的人是谁后,立刻全身一抖:

         “不可能啊?老道士,啥时候你又跑过来碰我了?”

         “哎……贫道早说了,我是来碰道缘的,现在你又碰到贫道了,孩子,跟我走吧,你真的有道缘!”

         “道缘。道缘,缘你个大头鬼啊?老道士,你这、这也算有缘?这分明是在作弊嘛!”

         “是的,也算有缘,因为,贫道从不碰无缘之人,而且,你不想你的透视眼晋阶了么?要想变强,就跟我来,嘿嘿嘿……你不会拒绝的,一定!”

         “无赖!”

         被老道士逼得没法了的廖齐天,怒骂了一声:“我说道士,你就不能去找找别人么,为啥专找我?”

         “因为你有缘,别人没缘,所以,贫道只找你,不会找别人,而且,你的麻烦马上就要来了。

         如果没本事,那是会死人的,好自为之吧,修不修道在你,贫道去也……”

         日,这老道士,真是个地痞、无赖、无耻的流氓,他能再无耻一些么?

         一计不成又施一计,行骗、威逼、利诱、恫吓,现在只差用美人计这一招了,哼,修道就修道呗,还要搞那么多明堂儿,不就是修个道么?可是……

         廖齐天有点拿不准了,他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了起来:

         只是做道士,这好象说出来有点不好听啊,我父母大人知道了,不会臭骂我一顿吧?

         还有,物理系的美女老师----杨露露,到时候她嫌我是个道士,不嫁给我了怎么办?

         她可是新时代的新女性、高级鸡屎分子,时代感特强、对事物特敏感,要是让她知道我当了道士,那婚事十有八九都会黄牛啊……

         不过,能让我的透视眼进阶,可是个大好事儿啊,先学几天玩玩再说,不好玩不学了就是,哎……

         廖齐天在心里无奈地想着,实在木办法,这个鸟道士太会缠人了,以后我千万要注意点子,不要被老道卖了还在帮他数钱。

         想到这里,他越来越觉得这个鸟道士不是好人。

         妈妈咪的,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咋会遇到这么麻烦的事儿,这到底要咋办呢?

         这时,廖齐天手腕上的小瓶子开腔了,她在意识海里劝说道:

         “精神强度从100到500是一个过渡阶段,到500之后,才能开启锻神系统,你不用考虑了,修道对你的精神强度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臭流氓,修练了、也省了你每天闲得无聊,去偷看小妹妹的内蕾啊、咪咪啊什么的,真是太恶心人了……”

         那道士还在离廖齐天约丈远的距离、邪着眼、歪着嘴望着他,脸上挂着一脸的贱笑,真的有点像个老流氓。

         让廖齐天见了,好想再揍他几拳才解恨……

         而紫衣老道明白,廖齐天这小子一定会答应修道的,这个徒弟他是骗定了!

         经过多方考虑,打定了主意的廖齐天,对着老道士眨巴了几下眼睛,摸着鼻头说道:

         “我说老道啊,不就修个道吗,还需要到处行骗么?不过,我要先约法三章:

         第一,我只能在城里修;

         第二,以后你不准骗人,否则,我马上走人;

         第三,你必须要教我透视眼的晋阶法门,否则,我也会立马走人。”

         听了廖齐天的话,老道士一头黑线,他仰天大喊道:

         “天啊,这是什么世道啊?自古只有师傅给徒弟约法三章的,现在倒好,徒弟反倒给师傅约法三章起来了。

         哎……

         我勒你个去的末法时代,快快给贫道滚远点儿吧!”

         听了老道士抱怨的话,廖齐天也觉得好笑,于是决定再加一把火,非要气死这个行骗的老道士不可。

         他邪笑着问:

         “听明白了没,老道士,听明白了我就跟着你修几天玩玩,不好玩的话,我就脚底板抹油----溜之大吉了!

         还有,请记住:

         要有大美妞和我双修哦,嘿嘿嘿……”

         听了这话,老道士直接仰天一倒,彻底晕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