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圣诞节告白
    圣诞节当天,我换好伴娘服。还没来得及照镜子,陆泽瑄拿着羽绒服出现在我身后。也不知道安静是怎么想得,非得要我带上陆泽瑄一起去。陆泽瑄倒是答应地十分爽快,我想八成是因为这几天他休息。

     镜子里的我倒也不算胖,不过也说不上瘦。盘起头发化好妆,看起来倒也还能看得过去。披上外套,陆泽瑄看着镜子里的我点了点头,“还能见人!”

     这话说的,什么叫还能见人?明明就是带的出去好不!以后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我翻了个白眼,套上高跟鞋就往外走。可能是走的太急,一不小心就踩了裙摆……“你就不能小心点儿吗?摔坏我的老婆怎么办?”陆泽瑄搂着我的腰,我看了陆泽瑄一眼,已经没有精力去反驳他了。

     脸上挂着笑冲入安静所在的房间,里面只有安静的父母。二老见我和陆泽瑄,拍了拍安静的肩离开了。

     二人一走,安静的视线就落在陆泽瑄身上,“这么几天不见,你好像又帅了!是工作太辛苦,还是我们家夕阳太闹腾?”

     陆泽瑄眉头一挑,“夕阳是你们家的吗?静静,你要注意措辞!”

     “是,是,是!我错了,那我重新问。”安静笑得更灿烂了,“是工作太辛苦,还是你的夕阳太闹腾?”

     “肯定是工作太辛苦,我的夕阳可乖了!”陆泽瑄边说边揉我的刘海,看得安静都翻白眼了。

     “你们当我不存在是不是?”我有些生气地拍开陆泽瑄的手,“而且……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陆泽瑄与安静对视一眼,都没回答我的问题。陆泽瑄更是神秘一笑,在我额头落下一吻,转身离开了房间。安静挥了挥手,把我召唤到她跟前。然后握住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夕阳啊!你也不小了吧!我嫁人之后,都没人照顾你了~你看现在他对你这么好,要不你就从了他吧!”

     “……”我想了想,这两个人之间绝对有猫腻,“安静,你老实告诉我,他给你什么好处了?”

     安静眼珠转了一圈,开始掰手指,“陆泽瑄、BigBang、EXO和杨洋的亲笔签名照,BigBang三场演唱会门票,去杨洋拍摄现场探班,还有大溪地婚纱照……”

     “stop!”我深呼吸三次,“你觉得这样卖了我好吗?”

     安静一脸认真地看着我,然后语重心长地握住我的手,“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我觉得要是把你卖给吴涵,肯定还卖不了这么多钱!”我彻底无语了。

     “啧啧啧,我以前怎么没觉着你能卖这么多钱呢?”安静单手撑脸,双眼发光,“你说,陆泽瑄到底是看中你哪点儿了?你又不漂亮,还不温柔,脾气还怪。平时不高兴了,几天都不说一句话,心情好又秒变女神经……”

     “这个问题你该去问陆泽瑄的......”我有些不解了,“等等,你什么时候知道他是陆泽瑄的?”[陆泽瑄先找到林夕的qq,再找到安静的qq,再查找安静的手机号,最后添加安静微信]

     安静移开视线,“带仁浩去你家的前一天~”

     “原来,你们早就串通好了……”我石化了,这绝逼是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新娘很高兴,伴娘很不爽。站在司仪旁,要是眼神能够杀人,我一定先宰了陆泽瑄,再宰了安静!

     然而,看到陆泽瑄那双眼睛的时候,我的心又软了下来。唉~林夕呀林夕,你的心是真的有他了!

     就在我的思维还在胡乱飘荡的时候,轻柔的钢琴曲响起。安静穿着白色鱼尾拖地婚纱,挽着安爸爸地手,一步步走上花台。浅紫色的灯光下,兰花散发出幽香,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

     “以后,我把她交给你了!”安爸爸哽咽了,将安静的手放在严仁浩的掌心中。严仁浩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安静低头,嘴角微微上扬。

     我看着安静,却想象成了自己。要是站在那里的人是我,我又会是怎样的表情呢?不知不觉中,我的视线又落在了陆泽瑄身上。严仁浩那一身西装,穿在他身上应该会更好看!

     “……新郎娘交换戒指~”司仪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漫游,我快步走到安静身旁,将手里的戒指交给安静。

     首先是严仁浩给安静戴,再是安静给严仁浩戴。戒指交换完毕,严仁浩给了安静一个轻吻。看得出来,严仁浩变了。眉目间,有了男人的担当。

     全场掌声响起,我开始陪着安静到各桌敬酒。一杯接一杯,喝的我头都大了。安静和严仁浩倒好,转了一圈,丢了捧花,在我、伴郎和双方父母的注视下,穿着婚纱礼服离开了。

     顶着酒意,我和伴郎硬是站在门口送走了所以人。下午两点,酒席才彻底散了。伴郎问:“要不要扶你上去休息?”

     我看着他,胃在翻滚,“不用了,你先走吧!我答应了安静要收场,所以还要再留会儿。”伴郎点头离开,我扶着门强忍住胃的不舒服,慢慢走向厕所。

     吐了半个小时后,我的大脑才醒了不少。用冷水洗了把脸,镜子里的自己都红了。叹了口气,返回宴会厅。一推开宴会厅大门,酒精的味道扑面而来。同时进入我视线的,还有花台中央的陆泽瑄。

     陆泽瑄背对着大门,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穿好羽绒服,站在花台边缘的花门下面,“该回去……”

     听到我的声音,陆泽瑄转过身。他怀抱着一大束红白两色的‘花束’,慢慢走近了我,“林夕,从你出现在我家门口开始,我就知道你成了我的命中注定。那一天起,我就希望每一天都能听见你的声音,看见你的笑容,陪在你的身边!”

     “我喜欢你安静工作的样子;我喜欢你枕在我腿上熟睡的样子;我喜欢你走神做梦的可爱;我喜欢你沉思发呆的表情。我想知道你的一切,我想走进你的世界。如果可以,请你接受我,做我的女朋友吧!”

     陆泽瑄单膝跪地,眼睛水汪汪地闪烁着光芒。我四下看了看,确定了没有摄像机和摄影师,“这是……这是新剧本的台词吗?还是,你在跟我开玩笑?”

     “林夕,我不是在开玩笑!”陆泽瑄十分认真地看着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项链,“我想了很久,决定在今天向你告白。从今天开始,每年的圣诞都是我们的纪念日。”

     “可我配不上你……”我的心跳得很快,陆泽瑄一说完我就想答应来着。不过临了,我还是有些担心。担心陆泽瑄爸妈接受不了我,担心走在路上被陆泽瑄粉丝语言攻击~

     “我不在乎。”我的大脑还没运转完毕,陆泽瑄一句话就打断了我的臆想,“我不在乎你的家庭,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如果因为我是个演员,我可以转做幕后。我知道你怕我父母会不同意,可父母是我选择不了的。如果他们不同意,那我就说到他们同意为止。”

     我沉默了,陆泽瑄握住我的手,“林夕,相信我,接受我!”

     时间一瞬间就像定格了一样,我们对视着没有说话。“噗嗤……”我终于还是笑了声,接过了陆泽瑄的‘花束’,“好,我答应你。”

     话一出,陆泽瑄笑得像个孩子一样。抱起我在原地转了个圈,将项链戴在我的脖子上。我踮脚轻吻陆泽瑄的嘴角,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抱着花束就往外跑。陆泽瑄在后面追,眼角都带着笑意。

     车上,我捏了捏里面的‘花束’里面的圣诞老人,意外地发现它是软的……于是乎,我抽出一个,剥开外面的透明薄膜,甜甜的味道刺激我的鼻子。我小心地舔了一口帽子,甜到心窝。

     “好吃吗?”陆泽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就像是求摸头的小狗狗。我点头继续舔,给予赞赏地竖起大拇指。陆泽瑄咧嘴一笑,趁着红灯亲吻我的嘴角,“看来我的辛苦没白费~”

     我舔着糖,有些不解,“你怎么会想到送糖?刚开始看到的时候,我还以为你送的是花呢!”

     陆泽瑄继续开车,“安静跟我说起过你大学时期,唯一一次请假是因为花粉过敏,所以我想你肯定不喜欢花。老九说可以用娃娃代替花,我觉得那些没什么新意。上个月去外地拍节目,正好路过糖果店。我就想用糖做成花束也不错,你一定会喜欢。”

     我愣了,心里莫名地小感动。为了不让陆泽瑄看到,我转头去看后座的‘花束’,“这么一大束用了多少根糖?”

     “111,不算多!”陆泽瑄微微一笑,“不过,够你吃一段时间的了。”

     “啊!这该不会是你光棍节的时候订的吧!”我含住糖,“双十一打折吗?”

     陆泽瑄幽幽地叹了口气,“亏你还写古风言情,也难怪没人看~111的意思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么多,你就不怕吃胖了我吗?”我舔了舔嘴唇,想到长肉还是有点发怵。

     陆泽瑄摇摇头,“胖点儿才可爱。我要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这样才不会被别人拐跑了!”

     住的地方不算远,可碰到周末堵上了。时间一久,酒精又一次侵占了我的大脑。就知道迷迷糊糊间,我靠在了车窗上。不过很快,被陆泽瑄抱着的熟悉感就来了。

     闻着陆泽瑄身上的味道,听着陆泽瑄的心跳,我的大脑也彻底罢工了。搂住陆泽瑄的脖子,嘴唇贴上他的皮肤。一点一点向上,侵入他的嘴里,勾着他舌尖辗转缠绵。

     陆泽瑄一颤,开门声传来,然后就是钥匙掉地上的声音。柔软的床,温柔的手,陆泽瑄压在我的身上,“夕阳,你这样我会忍不住的……”

     炙热地气息扑打在我肩头,我搂住陆泽瑄的脖子,腿夹住他的腰,用力将他压在身下。手肆无忌惮地探入他的衣服下,轻抚结实的胸口。舌尖从他嘴角滑到锁骨,再从锁骨一直向下……

     陆泽瑄的手探入我的衣服内,轻柔却又霸道。微风一吹,却感觉不到凉意。我的轻吟刺激着陆泽瑄,一次次地撞击都让我的身体更加酥麻无力。就这样,一夜都未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