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首次参政
    说到他和季熙的过节……嗯,也不能算“过节”,准确来说是季熙对他的单方面“虐杀”,写起来简直能出一部三十万字的畅销小说,云小天原以为自己好不容易做了个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皇帝梦,可以缓解一下现实世界的压力,谁知道大魔王季熙居然在梦里也不放过他!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来自作者深深的恶意。

     “怎,怎么会呢,季卿在这,朕高兴都来不及呢。”说完,云小天走上主位的脚步都不由虚浮起来。

     “哈哈,陛下与国相从小一起长大,情深意厚,亲密无间,我就道陛下怎么会忘记他嘛!”云小天刚坐上王座,右边一个看起来粗犷豪迈,官服和其他人明显不同的中年将军便豪爽不已地哈哈大笑道。

     他和其他所有正襟危坐的大臣都不一样,豪爽的个性一点也不像常年在朝中养出来那样的谨慎谦恭,一身杀伐果决的洗练之气更是将他身上的英雄气概发挥得淋漓尽致,一下子就吸引了云小天的注意。

     “这位爱卿是?”

     中年将军抱拳,中气十足地说道:“忘了自我介绍,臣乃顾伐,是陛下您亲自赐封的兵马大元帅,主管三军,陛下听说您失忆了,臣等还担忧不已,现在看来您也不是谁都不记得嘛,那您可还记得臣?您小时候还揪过臣的胡子呢。”

     顾伐虽居高位,却没有半点架子,主管三军这听起来威名震天的四个字,在他嘴里却好像管教几个小孩子一样轻松,豪迈直爽的他说话的时候两撇八字胡还一动一动的,让云小天很有好感,他差点就脱口而出,你再来让朕揪一次朕就记得你啦!

     ——好歹为了人设他还是忍住了。

     只见年轻端正的君王细细地端详起顾伐的面容,眉间微蹙,似是在回忆着什么,良久才摇头。

     “陛下偏心,明明臣也是看着您长大的。”顾伐失望地说道。

     顾伐身边一位看起来温和儒雅的年轻儒官,安抚道:“陛下大病初愈,所记之事有限也是情有可原,顾大人不必担忧,陛下的病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届时必会想起我们所有人。”

     云小天:“……”哦豁,那你可要失望了。

     另外一个大臣也说道:“既然如此,不如我等先自报名讳吧,免得劳烦陛下逐个问询。臣外省令周青拜见陛下。”

     “臣太吏司府王都拜见陛下。”

     “臣……”

     …………

     云小天略略地看了众位大臣一眼,他发现一件事——

     在座所有人,都很年轻。

     即便是年纪最大的顾伐元帅看起来也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这时的云小天还不知道这种现象代表着什么,单纯的他只是感慨了一句“真是英雄出少年”,便把这茬给忘了。

     在场只有六位大臣,认起人来还算快,云小天原以为这个环节很快就能过去,谁知当其他所有人都报完,轮到季和裘的时候,他却迟迟不出声,云小天好奇地对上他的视线,却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

     那是充满强烈*和……爱意的眼神。

     云小天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等再看时,对方的眼神已经恢复了之前的谦雅温和。

     “臣季和裘,拜见陛下。不知陛下最近过得可好?”他的声音很清和,温柔得好似春日微风吹散在空气中,明明声音很轻,却一字一句地传进了云小天的耳朵里。

     他这话听起来很奇怪,明明小皇帝今天才醒,他却说“最近”过得怎么样,好像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跟小皇帝见面了一样。

     如果是其他人云小天一定能察觉出其中的端倪,但季和裘长着一张季熙的脸,他一想到下面是大魔王季熙在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和他说话,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事情。

     “还……行吧,”他偏过头,连忙转移话题,用古装剧语气道:“今天众爱卿邀朕过来商议国事,不知道有何事要相商啊?”

     他才说完又马上觉得不对,赶紧补充了一句道:“不过正如你们了解的那样,朕后脑积淤,以前的事情几乎全都不记得了,政务处理方面远不如前,如果有什么不懂,或者说错话的地方,大家多多担待一下啊。”

     年轻而正直的帝王脸上写满了真诚和谦虚。

     除了常年在外征伐的顾伐以外,四位大臣见状,相互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季和裘身上。

     季大人垂眸不语,又端起热茶喝了一口。

     这才有人站出身来,行礼道:“吾皇英明,近两年西戎等西域众国滋扰边境,朝廷三次派兵镇压,现今已有羌狄,多珑等八个国家联名上书,愿以珍珠宝马为供,盼□□宽宏,撤兵西域,我等为是战是和争执不下,还望陛下定夺。”

     云小天花了好几秒才顺明白,他困惑地问道:“为什么是近两年啊?以前没有过吗?”

     顾伐从鼻孔里哼了一句道:“这些戎蛮子,趁着西域大国楼封的覆灭不断往西方扩张,上交朝廷的贡奉适当增加一点也是应该的,可他们非但迟迟不交贡奉,问起来还说往年的贡奉也太多了,真是可恶!我皇宽宏,他们年年交不上贡奉,陛下不计较,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批准延迟上交贡奉的奏章,他们非但不思感恩,还得寸进尺,扰我边境,简直罪无可恕!”

     长得刚正严肃的刑部司府也愤然道:“这些草莽之夫,我大燕稍不注意,便皮痒难耐,他们如此作为,简直没有把陛下放在眼里,这次我们一定要打得他们服服帖帖才行!”

     这是主战派的意见,一说完,主和派也坐不住了。

     负责邦交的外省令周青行礼道:“陛下,不可听两位大人的片面之言,臣管理边境多年,曾有幸出关游历三年,那传说中的大国楼封经过皇室巨变,内阁*,早已是外强中干,土地贫瘠不说,各地百姓也苦不堪言,西域各国就算争了这些贫荒之地,也需要时间休养生息,各地重建赈灾都是大开销,交不上贡奉也是情有可原。何况他们这两年也吃够了苦头,答应一定把之前拖欠的贡奉如数奉上,看在他们诚心悔过的份上,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不妨放他们一马,也好彰显我□□神威。”

     禁军统领陈太尉道:“好一个情有可原!贡奉欠了可以还,那他们抢劫我大燕边境,残杀的百姓性命又如何还得清?”

     先前安抚顾伐的年轻儒官道:“陈太尉息怒,原野之兵自然不如我们大燕的士兵听从管教,再者几位可汗上书朝廷说已将那几个最初挑事的莽夫杀之以慰我边境无辜百姓的亡魂。”

     “你怎知杀的就是那些挑事的士兵,而不是战俘或奴隶?嘴巴长在他们身上,自然怎么说都行。”刑部司府反嗤。

     “王大人你……”年轻儒官见说不通这些主战的武官,便对云小天行礼道:“陛下!臣之所以主和,是因为不止西域一处需要用兵啊!和大燕交好的西颜国最近要与魏国交战,此时撤兵西域,调往西颜正是彰显两国邦交的好时机!”

     “那他们在我们边境撒野就这样算了?”

     “他们不也是事出有因嘛。”

     “那我们岂不更有因?若过往不究,想必要不了几年这些戎蛮又会故技重施!”

     “但西颜与魏国一战迫在眉睫!”

     “我朝天威不可犯!”

     ……

     两边人马谁也不让谁,大家明明都是位高权重的国之重臣,讨论其国事来却像几个偏执的稚童一样,各不相让。

     ——当然,这只是表象。

     季和裘全程都未发一语,看起来像是个身外人一样,专心致志地喝着茶。直到两派人马争得面红耳赤之时,见时机差不多了,他才慢悠悠地将茶杯放下。

     笑吟吟地对着云小天说道:“陛下怎么看?”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云小天被他这一声喊回了神。

     他低头一看,除了顾伐之外,其他四位大臣立即上前,如狼似虎……哦不,殷切渴盼地看着他。

     “陛下!”

     “陛下!”

     云小天:“……”朕选择狗带。

     他努力地在脑海中翻阅各种历史剧,宫斗剧,穿越言情剧,希望电视剧大神赐予他灵感,而在他人看来,正直凛然的帝王正沉思着,脸上写满了犹豫和苦恼,仿佛真的在忧国思民一样。

     他没有看见的是,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座下这几位明明水火不容的臣子们却不动声色地交换了眼神。

     外省令周青还偷偷转过头瞄了一眼身后。

     只见众臣之首的季大人此刻正噙着一抹微笑意味不明地盯着陛下的表情,那笑容不似之前的温柔和煦,也不似云小天惊鸿一瞥时的浓烈缱绻,那笑容——

     冷漠又玩味。

     周青回过头,重新把视线投向了沉思中的云小天。心道,陛下,你要是真的失忆了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