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暗地白影
        “杀,杀,杀人了……”成家栋全身颤抖,指尖发冷。

         “滴答!”

         他猛地转过身,黑暗中有声音,很快他发现那只是水滴在水面上的声音,这个地下空间里到处都是。但不知从哪一刻起,一丝一毫的声响都让成家栋神经紧绷。

         “呼——”

         似乎有一阵风从断壁后面吹起,水面上扩散起一片涟漪。

         难道那个人没死?这么一想,成家栋刚刚的恐惧顿时减少了很多,他快步朝水洼过去,说不准还能来得及救那个人一命。马上他又停下了脚步,怀疑自己的眼睛出现错觉。

         一个白色的人形的烟雾从断墙后面袅袅升起,低垂着脑袋。

         什、什么东西……

         成家栋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团在空气中不断旋转的白烟。

         白烟缓缓抬起脑袋,露出空洞的两个眼窝,口鼻都很模糊。成家栋感觉那两个凹坑正对这自己,他的心再次紧张跳动起来,比看到饥饿的野狗跳的更快,更加不安。

         成家栋身体不由自主地后退,人形白烟此时身体前屈,脸朝他的方向更靠近了几分。成家栋试探性地左右各移动了几步,人形白烟的脸也随之左右摇动。冷汗从成家栋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里冒出来,他确信白烟千真万确是在盯着自己,尽管他不知道它是靠什么看见自己的,但它感受到了他的存在。

         强烈的恐惧让成家栋转身撒腿就跑,白烟还留在原地,迟钝地晃动着身体,烟雾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好像在大口大口的喘气。

         跑了一段路,成家栋惊喜地看到正前方不远处有一道铁梯通向上方。他这时回头想看一下水洼,却看到了两个白色的凹坑。

         人形白烟正飘荡在他身后。

         在成家栋因为突如其来的惊恐而叫喊起来之前,白烟一下子将他包裹了起来。窒息感席卷席卷而来,仿佛周围的空气一下子排干了。千丝万缕的白色烟尘从他的嘴巴、鼻孔、耳朵、眼睛、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钻进去,紧紧是一瞬间的功夫,缠绕在身边的所有白烟都渗透进了身体里。

         空气仿佛又回来了,成家栋捂着喉咙大口大口吸气,大脑恢复清醒,他看到身体裸露在外的皮肤都红得发紫。

         “成家栋!你跑不了了。”

         成家栋猛地回头,柱子的阴影中一个庞大的人影正飞快地跳跃过地上的水洼朝自己跑过来。成风追上来了。

         成家栋抓住铁梯的护栏就往上爬,铁梯腐朽的太严重了,成家栋一脚踩上去居然断了一根。他一个趔踞差点撞到对面的墙上。这时,成风已经追到了跟前,抓住成家栋的肩膀用力往后一拉,成家栋整个人立刻从铁梯上脱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成风额头上有一大块擦伤,鲜血流了半张脸,脸因为愤怒涨的通红,看上去相当恐怖。掉进管道里这件事让他迁怒给了成家栋,他现在急需要一个发泄怒气的出口,很幸运的,他终于逮住了成家栋。

         “我让你跑,我让你跑!”他一手把将瘦小的成家栋从地上提起来,像提起一只乖巧的羔羊,往旁边的柱子一甩,成家栋后背撞在柱子上,从柱子上滑下来,瘫坐在柱子底下。

         “还跑不跑了?”成风一脚踏在成家栋的胸口上,成家栋被压得喘不过气,立马抱住了他的脚。“把手放开。”成风恐吓道,脸上的横肉绷得紧紧的。成家栋只想把成风粗大的腿推开。成风见成家栋没有移开手,把身体上更多的力用在了腿上,成家栋感觉自己的肋骨快被压断了,呼吸变得十分困难。

         “……开!”成家栋费力地说。

         成风把耳朵靠近些,更多的力压在了成家栋胸口,肋骨咯咯在响。“你说什么?”

         “滚……滚开……”

         “啊?没礼貌,先生教你的都忘了吗?还是好学生呢。”成风啐了一口,蹂躏地扭转着脚尖。成家栋痛苦地尖叫起来,成风呵呵愚蠢地笑起来。

         “少爷,笔杆,我抓到这小子了!”成风大声地喊。

         成家栋难受地掰着成风的鞋子,可怎么也搬不动。“我要杀了,你!”成家栋咬牙切齿地说,恶狠狠地瞪着成风。成风哈哈大笑,脚上更加用力,“来呀,来呀,你来呀……”他狞笑着靠近,“也不瞧瞧自己长啥样,嘴硬!”

         “啪!”一击响亮的耳光。

         成家栋脸上火辣辣的,嘴角破了,满嘴都是血腥味。

         “杀了你!!”成家栋热泪盈眶,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双手上,令他自己都感到惊讶的是,成风的脚被他抬起来了。比他更惊讶的是成风,要知道他的体重在成家栋的两倍以上,现在居然被踩在脚下的成家栋推得往后退。

         成风把全身的力气都压下去,但是脚还是在一寸一寸地被往上抬,他惊愕地瞪圆双眼。成家栋全身笼罩在柱子的阴影中,双手抱着成风的脚,身体慢慢地站起来,这股可怕的力气完全不像是成家栋这样的身板所能拥有的。

         成家栋完全站起来了,即使如此他的个头还不到成风的胸口,他紧紧抱着成风的脚,用力往前一推,成风整个人像被飓风吹过,飞出了两丈多才撞在柱子上停下来。

         “你小子……”成风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成家栋已经爬上铁梯,身影消失在洞口。成风跳了起来追上去。

         成家栋拖着滚烫酸痛的身体在通道里跌跌撞撞往前挪。他躲进了能看到的最近的房间里,进去之后才发现那是一个公共浴室,几只杂色的猫飞快地从角落里窜出来,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墙上的破洞里。

         公共浴室中间的水池积满了发黄的液体,水面浮着不知名的黑色碎片。

         成家栋大半个身体都依靠在墙壁上,这样才能确保自己不因逐渐变得沉重的身体而朝墙脚滑。他发着高烧,视线模糊,一解开衣服,压抑在外套下面的热蒸汽一下子冒出来,他感觉整个身体都快烧红了。

         刚刚的白烟有毒!他这么想,从吸入白烟开始身体就变得不对劲。但现在来不及仔细思考这些,全身滚烫的想要融化掉,血液在血管里沸腾,他能清楚感觉到手背上血管如同虫子一般在皮肤下面蠕动。

         要死在这里了……

         他绝望地想。脚下划了一下,身体狠狠砸在地上,胸口压在水池的边缘上,痛的他卷缩起来。他看到水面上的倒影,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一颗黑乎乎的东西。

         他伸手朝脸颊抹去,指尖触碰到了一层黏糊的东西,水面的倒影也伸手碰到了那颗黑乎乎的东西。

         两颗蛇眼一般瞳仁只剩下一条缝的黄色大眼珠凸在眼睛的位置,成家栋每眨一下眼皮,它也跟着一眨一眨的。

         那颗黑乎乎的东西是自己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