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有大鱼
    河君走后我的思维很乱,发觉所有的事情的衔接点都连不起来,全都如同乱麻搅在一起捋不出头绪。

     我在山洞边上盯着河里,看了很久,天快亮的时候实在熬不住了,我闭上了眼睛困了一会儿觉。

     带我醒来的时候一张满是污垢的脸凑到我的鼻尖,他嘴里发出的味道熏得我差点呕吐,他蓬松的头发垂下来,遮盖着眼睛。

     我吓得连连往后面退了几步的距离,差点尖叫了起来,镇定后我才仔细瞅了瞅那个站在洞口的人。

     居然是林癞子,他嬉笑着忙我的身子凑过来。

     “诶,我好饿,给我点东西吃,我把这东西送给你。”

     他从衣服兜里忽然掏出了一样东西,那东西上满是泥垢,如果不是他将那东西放到我的眼前还真的难以认出是什么东西。

     一枚牌九,没想到林癞子人都疯了,还不忘在身上揣上牌九。

     看来有些东西是改变不了的,他在村里也算是老赌棍了,如果老婆不死,迟早得输出去。

     我没有接过他递过来的牌九,而是从身后拿了一根苞米交给他。

     他拿着苞米就狼吞虎咽啃了起来,真的是饿了。

     他将一根苞米吃完后,还不忘盯着我身后的那些,这人典型的赌徒心态,算了就再给他一根苞米好了。

     林癞子接过苞米后,眼角两行泪水流了出来。

     “村里人见到我又是打又是骂的,还是林一生你对我好,以后我定会报恩的。”

     林癞子居然知道我的名字,看来他并不是傻,他是装疯的。

     “你没疯?”

     林癞子将手中的苞米放下,然后一脸严肃的说:“我的确没有疯,我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没办法,不装疯的话我肯定得和我婆娘一样死的很惨。”

     他这话说的让我有些吃惊,赶紧问:“你说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林癞子有些迟疑,似乎是陷入了沉思,想了一会儿便抓着脑袋表现出惊恐万分的表情,害怕的身体颤抖不已。

     他有些语无伦次了。

     “我婆娘死的那天晚上,我看到那个傻子带着两个纸人来到我们家……来我们家干什么呢?”

     林癞子用手抓着头发,头发里藏着的灰尘瞬间就扑了出来,有些呛人。

     林家村的傻子只有一个,就是狗剩,林癞子说话说半截,让我听得有些憋屈。

     我紧紧抓着林癞子的肩膀,朝着他大声问:“你到底看到了什么,狗剩娶你们家干什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们家。”

     “对,狗剩,就是狗剩,狗剩带着两个纸人来到我们家,我看见……我看见那两个纸人将我家婆娘给抓了起来,他们扒掉了我婆娘身上的衣服……我的婆娘死的好惨,都怪我赌博,怪我没有,连自己的婆娘都保护不了。”

     “扒了衣服干什么?”

     “扒了衣服,那两个纸人就将我婆娘按倒在床上,然后狗剩就趴到了我婆娘的身上。我就藏在窗子外边看着,我没那个勇气去救我婆娘,我害怕那些纸人将我也杀了。”

     没想到林癞子婆娘的死居然和狗剩有关,不过狗剩可不会驱使纸人的法子。

     “那你还看到有其他的人没有?”

     林癞子迅速摇头,他不停啜泣,估计是老婆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

     他忽然停止了啜泣,若有所思,反手抓着我的臂膀说:“狗剩是个傻子,那天晚上我看到狗剩的样子有些怪,双眼无神,像是中了邪。”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操控着狗剩?”

     林癞子点了点头。

     我没有说话,而林癞子却说出了我想要说的话。

     “肯定是狗剩的爹,以前我不敢确定,因为村里的人都知道他不会皮鞋驱鬼的法子。这几天我装疯,村子里的事情我可看在眼里,所以我更加确定就是他害了我婆娘。昨天我见到你逃了出来,我就跟了上来见你藏到了山洞里。”

     “我可是他侄儿,难道你就不怕我会出卖你。”

     “你不会,平日里坏事没少做,可是我还是能分辨出来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按照你的逻辑,刘波的死解释不通,还有巡逻队,还有林大福的儿子林思远。”

     林癞子不忘啃了一口苞米。

     “刘波的死是因为我将我所看到的告诉了他,至于巡逻队和林思远,这已经很明显了。”

     林癞子指着河岸边的那些石灰。

     “你是说,大爹是想要将所有的事情全都推给净身河。”

     林癞子点了点头。

     他说的话逻辑清晰,可是我脑海里面总是浮现出我娘和河君的话,不要相信任何人。

     林癞子吃完了苞米后将光秃秃的苞米棒丢在地上,他擦了擦嘴巴,脸上忽然嬉笑了起来,然后诡笑着说:“嘿嘿嘿,苞米好吃。”

     他的嘴角流着口水,又恢复到了疯的状态。

     林癞子将地上的苞米棒捡了起来,塞到了裤裆,让那苞米棒顶了起来,笑着说:“看我的大鸟。”

     他的样子也是够了。

     林癞子是摸着裤裆的里的那根苞米棒离开的,下山洞的时候差点摔倒。

     他走之后我的脑海里忽然对大爹产生了满满的恨意,可是却又觉得这些来的太突然,河君和林癞子他们难道是约定好了要向我透露这些隐秘的信息。

     盯着净身河,剧烈的阳光照耀着安静流淌的河水,泛出波光粼粼。

     村里的人忙活了一夜,生石灰被堆码在河边足足有一人来高,绵延到很远,就像是洪水前筑起的防洪大堤一样。

     搬运的队伍已经停了,村里的人围在净身河边。

     大爹终于出现在人群里,他被几个壮年的男人用杠子抬了起来,他安安稳稳的坐在椅子上面。

     身后的四五个个男人还抱着什么东西,乌黑的铁笼子,而且在铁笼子上面还铸造着一根很粗的铁链子。男人抬得有些吃力,腰板都弯了。

     大爹下了轿子后,吩咐着村里在河边搭建了法坛,他在法坛上点燃了一人来高的香。

     村民在河边杀了七只黑狗,将黑狗的血全都放到了净身河之中。

     大爹在法坛周围来回转悠了几圈,拿着手中的铜钱串子剑在法坛旁边砍来砍去,样子着实像是在作秀。

     我更好奇的是那巨大的铁笼子是拿来干什么的。

     没多时人群里忽然让出了宽阔的路,林大福押着小倩出现了,小倩走路的样子有些踉跄,远远的望去身上满是伤痕。

     我看的咬牙切齿的,抓着洞壁,石子和灰尘沙沙沙往下掉落。

     那一刻我倒觉得自己和林癞子差不多了,整个一个懦夫。

     林大福将小倩给推搡到了铁笼子里,然后用铁链将铁笼子给栓了起来。

     站在河边的人群情激昂地大声呼喊着:“杀了河鬼,杀了河鬼……”

     大爹站在法坛边上,拿着手中的铜钱串子剑一挥,众人的声音都停止了,他指着河边的那些生石灰,似乎是在命人将生石灰给推到河里去。

     那些村民全都撸上了袖子,走到河边堆码生石灰的地方,场面完全不受控制,仿佛是蚂蚁搬家一样。

     上百袋的生石灰倒入河中,河里的水立马浑浊了起来,乳白而浑浊的水不停向四周扩散开来。

     那些石灰落入的地方迅速冒着拳头大小的泡,靠近岸边的水也开始沸腾了起来。

     不到半个小时,河里迅速浮起了大量翻着白肚子的鱼儿,那些鱼儿有大有小。远远的望去,小的呈现白色的一点,大的估计能有手臂那么长。

     这净身河里在我小的时候就传说有眼睛如同灯泡大小的鱼,如果打渔的人架着小船从河面上经过遇到了,小船都能顶翻,一张嘴就能将活生生的人给吞下去。

     大爹在法坛边上瞅着鱼虾浮了上来,朝着众人双手挥舞,众人更卖力了。

     小倩在笼子里面双手抓着缝隙,痴痴的望着河面。

     我的牙齿要在嘴唇上面,刺骨的疼痛弥漫开来,我恨自己,脑袋不停撞击着石洞的墙壁。

     向河里抛生石灰差不多持续了一两个小时,河里的河水全都变成了米汤一样的液体,河水里大大小小的气泡翻滚着,那些乳白色的河水里飘荡着无数的死鱼尸体。

     空气里充满着生石灰和鱼腥的味道。

     太阳西下的时候,河面上有了动静,在和中央似乎是有着一股暗流在涌动。

     河岸上的人全都愣住了,他们指着河里的河水涌动的地方,那个地方水波晃动,看那水波的大小,水里有大东西要出来了。

     顷刻间,一阵大浪在河里扑了起来,那水浪四溅,足足有两三米高。

     那水浪刚刚落下,河里的水纹不停变化着,里面的大东西在河心的地方四处转悠,速度很快,隐隐约约能看到水面下面有一张巨大的金黄色的鱼鳍。

     紧接着那条鱼朝着岸边就奔了去,水浪朝两边蔓延开来。

     岸边的人看到这样的状况,反应了过来,朝着身后就是一阵狂奔,手里的石灰袋子也落到了地上。

     大爹倒没有退后,他的法坛前面铺了厚厚一层生石灰,那水里的大东西如果上了岸必然要滚落到那生石灰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