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河君来
    所有人听了两个故事后都哑语了,房间里沉默了半响。

     林大福忽然站立了起来,面色凝重大声说:“林老爹,这些都是祖辈上的事情,和我们根本没有一点关系。冤有头债有主,他河君好歹也是司命神,祖上的人对他不公,也不能让我们全村上百号人的性命来赔偿。”

     大爹若有所思,低着头,似乎下了很大决心。

     他站立了起来,然后大声说:“我们要逆天改命,几世的轮回道,咱们林家村好不容易繁荣了起来,可不能就这样破落了下去。族谱上已经说的很清楚,咱们用生石灰灭了净身河一族,管他河里有河君还是河鬼。”

     林大福走上前去拉着大爹的手,表情略显尴尬。

     “还有一件事情林老爹是不是忘记了,林一生那婆娘,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利用起来,至少我们身上有筹码。”

     听到这话,我的心悬吊吊的,不停往门口慢慢挪步,等会要是有个什么突发情况还能撒腿就跑。

     大爹纵目相向,盯着林大福。

     “这河鬼是关键,我已经安置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只有那只河鬼才能引出河君真身。”

     “林老爹,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只要能杀了河君为我儿子报仇。”

     大爹的手一挥,将林大福给往后推了一段距离,然后站在人群享受着众人的瞩目,他的姿态就像一个王者一样审视着自己的臣民。

     大爹虽然没说话,可是所有的人却将目光齐刷刷聚集到了我的身上,那些空洞的眼神里满是愤怒。

     刚刚指着我鼻梁的那个妇人站了起来,大声喊着:“林一生和他爹跟河鬼是一伙儿的,咱们抓住他,烧死他。”

     他的话刚刚说完,我就撒丫子疯跑了出去,男人和女人们跟在身后。

     他们高喊着抓住妖人或者林一生,如果不是钻入一人高的苞米地,肯定被逮住了。

     现在家里是回不去了,村里的人没有可以值得相信的,现在大难临头,谁都得为自己的处境着想。

     大爹似乎一瞬间成了村里神一样的存在,他就是所有人的救命稻草,只有紧紧抓着才能活下来。我相信,如果大爹说让那些人杀了我,他们会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有一个秘密的藏身山洞,小时候我爹揍我的时候我就一个人跑到那里,根据我犯错的大小再决定躲在里面时间的长短。

     藏身的山洞在净身河边的崖壁上,陡峭难行,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趋势。

     出了苞米地我掰了一大堆苞米,在逃亡的这些日子能靠着这些粮食充饥。

     山洞很高,那地方居高临下,村里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眼就能看到,下面就是平静流淌的净身河。说实话待在山洞里我的心有些害怕,临河而居,河里会不会上来什么可怕的东西。

     我藏在山洞的角落里,一边啃食着苞米,一边注视着村里的情况。

     我离开后村里好不热闹,人们出村进村,似乎所有人都出动了。入夜时分,人们打着火把朝着净身河奔来,一条长长的火龙在存在的田垄上蜿蜒爬行着。

     我还以为他们发现了我的行径,害怕得想要逃走,可是等他们走近了一些距离之后才发现这些人身上竟然背着白色的口袋。

     村里的人根据大爹的吩咐,要行动了,那些人身上的东西正是生石灰。

     净身河长长的河岸插满了火把,将净身河照亮的如同白日。

     我看到村里人将一袋袋的生石灰堆码在河边,那些人喊着号子干劲十足。

     河面上这样大的动静,可是净身河里却异常安静,没有任何东西从里面上来。难道净身河的河君不知道村名准备对他下手了吗?

     快要到下半夜的时候,我也有些困了,就在我准备躺在生硬的石头上小憩一会儿的时候,上山洞的小道上面有了响动。

     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近,我竖起了耳朵听的很仔细。

     难道是有人知道我藏身在这里,上来抓我了,我的跟前堆码着许多山洞里捡来的石头,可以防御。

     我紧紧抓着手上的石头,盯着小道上的动静。

     可是听了一会儿又感觉不对,那些沙沙的声音倒不像是有人走路的声音,倒像是雨滴拍打树叶的声音。我将手伸了出去,外面根本没下雨。

     而且那小道上一点亮光也没有,黑咕隆咚的根本看不清有什么东西在向洞口移动。

     我的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过了一会儿,一个黑漆漆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里,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下午吃生吃的苞米粒快堵到喉咙了。

     我并不敢大声呼喊,不远的地方就是正在搬生石灰的村民。

     “你是谁,再往前走我就扔石头了。”

     那个身影依然在往洞口的方向走动,虽然速度很慢。

     “你是谁,我真的要扔石头了。”

     那黑影在那里愣了几秒,我终于看清楚了,那人的身体周围居然在下雨,因为那些雨滴打在小道旁边的树梢上而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从小道上来的人,难道是河里上来的东西。

     我干咽了一下口水,若是河里上来的东西,我一个人藏身在这洞里,前路被挡,后路没有。

     “我们见过面了,下午的时候在村长家,我在角落里。”

     是个年轻人的声音,虽然有些低沉,不过很有磁性,而且说话的时候雄浑有力。

     我在脑袋里面飞速转动着,下午在村长家开会的时候,的确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看样子就不是我们村里的人。

     上来的那个人竟然是他,他的突然来访,让我有些措不及防,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他来这里,是善是恶。

     他一步一步往上攀爬,我终于看到了他的脸,那张俊俏的脸庞微笑着,因为这个微笑我并没有阻挡他,而是为他让开了路。

     他进入山洞后什么也说,借着微弱的月光找到了一块石头,坐在了石头上面。

     刚刚他身体周围下着雨,可是进来的时候却身上一点儿也没湿,装束和白日里也有些不同了。坐在石头上的他,身体竟然穿着白色的长须袍子,头上也多了发髻。

     装束和农村人不一样,倒有点仙风道骨的模样了。

     这人来头可不小,我在心里嘀咕着。

     我在他的对面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眼睛一刻也没有从他的身体上移开过,这种场合太尴尬了,让人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既然是带着微笑来的,我也没必要对他有什么防范,至少说暂时我是安全的,哪怕他是从河里上来的。

     他终于开口说话了。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谁,从哪里来的,或者说问一问我来到底是为了干什么?”

     我上下瞅了瞅他,心里虽然有了答案,不过我还是想要确认一下。

     “你是谁?”

     “我就是净身河的河君,在你们的林家族谱上面记载的那个生前被你们先祖给杀害的男人,死后因为怨念让你们林家轮回几道的人。”

     “你来干什么,绝对不是好心上来陪我唠嗑的,那河边已经堆满了生石灰,我懂我大爹的性格,他不会像几十年前的那个小伙子那么善良。”

     河君忽然冷笑了几声。

     “你知道那个小伙子是谁,你这样称呼他,难道不怕你爷爷回来找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而且并不像是在撒谎。

     “你说那个小伙子是我爷爷,可是族谱上面并没有说是谁,只是寥寥几笔而已,你怎么敢确定那就是我爷爷。”

     我从来没见过我爷爷,我爹娘对于爷爷的描述也只是含糊其辞,他甚至在村子连一座坟墓都没有,从小到大我甚至没有祭拜过他一次。

     爷爷是什么样的人,我真的不了解。

     他从石头上起身,然后走到洞口,盯着外面的正在忙碌的人,似乎有些感慨。

     “这个场景真的很熟悉,如果你爷爷当年将所有的生石灰全都倒入水中,也许事情的结局就不会是这样的了。”

     河边已经堆码了很多生石灰,他忽然感叹一声。

     “你相信族谱上说的那些事吗?”

     那可是族谱,我们林家最为神秘的东西,我点了点头。

     “林一生,你不能相信任何人,包括你自己。”

     他说这话让我一头雾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且这话又似曾相识,我娘给我托梦的时候也曾说过这句话。

     我望着河君,他的面容惆怅不已,慢慢伸出了手,那一只手仿佛是在触摸着净身河。

     能看得出来,河君对净身河是有感情可言的。

     “林一生,我马上要走了,走之前我想告诉你一句话,这一道轮回林家村死了那么多人并不是我河君所为,这里面另有隐情。”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是否真实,就像河君所说的,我不能相信任何人。

     如果河君没有骗我,那么他此行来的目的无非就是要告诉我,他也是在替别人背黑锅,有人要害净身河一族。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直接和我大爹去说就好了。”

     他摇了摇头,慢慢往小道上走去,出了山洞他的周身便下起了雨,渐渐消失在迷茫的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