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洞房夜
    我在房间的水洼里站立了很久,有些迟疑,最后还是瑟瑟发抖地回到了床上。

     我偷偷瞅了瞅躺在旁边的新媳妇,她瞪大了眼睛,盯着我看,嘴巴松散的下掉,扭曲的让人觉得有些怪异,瘆得我头皮发麻。

     “龟儿子,抱你媳妇睡觉,你磨蹭什么,这么大的人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我爹的声音很焦虑,就像害怕些什么。

     “爹,她这个样子,我不敢?”

     他拿着什么东西不停敲打着窗户上的窗框,叮叮咚咚比放鞭炮的声音还响亮。

     “狗日的兔崽子,再不听话,老子进来打断你的狗腿。”

     我爹的话吓得我连忙往新媳妇那边挪动了一段距离,木架子床咯吱咯吱响了起来。

     “爹,我晓得了。”

     和新媳妇凑拢的时候,一股咸湿的腥味扑面而来,那双白瞳大眼仿佛能将我的魂儿勾了去。

     装着我娘尸骨的黑陶罐冷冰冰的,刺骨的寒冷蔓延到全身。

     我仔细盯着我的新媳妇,小声呢喃:“我们也算是拜堂结婚了的夫妻了,如果我做了什么情,你可别生气。”

     我的话音刚落,新媳妇居然闭眼睛了。

     她同意我们做那事情了?我满心疑惑,手足无措。

     我轻轻将双手伸了过去。湿漉漉的头发上还滴着水,我的手心里湿了一大片。

     我一点点将新媳妇的脑袋搂入自己的怀里,仿佛将一个冰块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而且还流淌着水。

     我的神经高度紧张,然后抱着她。

     我一点点往她那边挪动,然后小心翼翼绕过装着我娘尸骨的黑陶罐。

     我们挨在一起的时候,就如同大冬天光着身子躺在田里的冰块上,不过这个冰块柔软,比村长家的皮子沙发还要软。

     接下来我该做什么?

     我差点大声问我爹了,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我吞了口水。

     对了,话说以前听他们说,做那事就要亲嘴。

     新媳妇的嘴唇没有丝毫的血色,我慢慢亲了上去,湿润,冷冷的。

     我的嘴刚刚松开,她的眼睛就睁开了,白瞳的眼睛盯着我,让我猝不及防。

     我在心里默念着,见怪莫怪,千万别找我麻烦。

     我躺在她的身上,我们互相盯着彼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窗户边上的黑影已经消失了,我爹似乎是离开了,他走的很突然。

     刚刚我爹在外面看着我,我的心里还有一些底气,现在他离开了,心里仿佛有蚂蚁在里面爬来爬去的,额头上一滴滴落下,打在了媳妇的脸上。

     床上所有的东西都湿了,湿了的被子盖在身上,挤压着我的身子。

     我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仿佛焉了的茄子一样毫无生气。

     我从媳妇的身上下来的时候,还偷偷瞅了瞅窗外,我爹真的回房间睡觉了。

     他今晚是不是喝多了,居然让我和一具冰冷的尸体睡觉。

     下半夜月色透过窗户照射进房间,旁边的新媳妇苍白的脸更瘆人了,她的头不知道是何时转了过来,白色的眼瞳一直盯着我看。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村里的狗又开始叫了起来。

     一两只狗叫声从村口很远的地方传了过来,那声音若影若现,此起彼伏。

     我了解狗叫声,以前我们家养狗,后来春耕的时候吃了毒老鼠死了。

     这声音着实怪异,和新媳妇进村的时候差不多,怕是又有什么东西进村了。

     不一会儿,零散的狗叫声围拢在了一起,聚在一起的时候那些狗叫声愈发响亮了。

     狗叫声在慢慢移动着,循声听位,那些狗叫声一直从村口的位置在往村子里移动。

     狗在跟着什么东西,而且那东西一直在村子里游动。

     它朝着我们家的方向来了,虽然速度很慢。

     我有些害怕了,目不转睛盯着窗户,那窗户昨天就已经加固了。

     我爹昨天转悠了几个村子,我还以为他是要请客吃喜酒,可是爹却抱着一捆一截敦实的柳木回来了。

     他在院子里拿着锯子忙活了一下午,那一截敦实的柳木被改成了许多指头粗的木方,他将那些木方钉在窗户外。

     虽然看上去有些怪怪的,可是我知道我爹这样做肯定是有道理的,他是想要把什么东西阻挡在外面。

     他在钉窗户的时候我就问过我爹,他和我娘到底是在怕什么。

     我爹盯着我看的时候,眼神很奇怪,瞪大了眼睛,突兀而出。

     这让我很不自在,估计是我说错了什么话,毕竟我在他的眼里还只是个半大不小的娃儿。

     很多事情我不需要知道,只需要按照我娘交代的和他说的去做就行了。

     那些狗叫声已经在轿婆子家附近徘徊了,轿婆子和我家只有一条田垄的距离。

     十多条狗一齐叫几声,然后就低吟一会儿,呜呜咽咽的声音就像是在哭泣,悲伤的不得了。

     我听得发麻。

     我不敢再看窗户,生怕到时候窗户上会出现什么恐怖画面,可是我又不敢侧过脸去盯着她。

     我盯着房顶,不知不觉中,从房顶上掉落的水滴打在了我的脸上。

     那些水滴打在脸上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湿润且咸咸的气味,那气味在房间里弥漫着。

     水滴越来越多,豆子大小的水珠在房间里就像是下雨一样,滴落到房间的水塘里,密集而响亮。

     我用双手挡着从房顶上掉落下来的水珠,晃眼盯着窗户外的时候,一个瘦窄的身影出现在窗户外面。

     我的内心一惊,不敢说话。

     “兔崽子,它来了……”

     说完,那个瘦窄的黑影忽然就从窗户上消失了。

     是我爹的声音,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沙哑,似乎是尽量压低了音量,他的声音里满是恐惧和无助。

     狗叫声近了,那些低吟声就在我们家的院子里。

     有人说半夜狗低吟是在哭,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搞不好会死人的。

     我盯着窗户,外面什么也没有,只有惨白惨白的月光照耀着。

     空气里仿佛凝结了冷冰冰的气息,从窗户玻璃上的缝隙里灌入了进来。

     那窗户上原本干燥无比,月光照耀下泥巴墙上隐隐约约泛着白色的光,一层层水印却从外面爬上了墙。

     那些水渍在墙上就像是爬行的蛇一样,行动迅速,蜿蜒爬行着。

     玻璃上的张贴的喜字被润湿后,一点点剥落,最后竟然掉落了。

     原本床上就已经湿透了,现在寒气来袭,我不由得在被子里面瑟瑟发抖。

     我紧闭着双眼,不敢看外面。

     木床咯吱咯吱响了,小小的木床不停晃动着。

     我慢慢睁开眼睛,盯着身边的媳妇。

     恍惚中我媳妇忽然如同弹簧一样身子弹了起来,她坐在床上眼睛奴睁着,而且嘴角微微弯曲,似乎是在冷冷的微笑。

     我用力捂紧了被子,生怕媳妇会将我的被子掀开。

     她坐起来后,竟然赤裸着身子,慢慢下了床。她的动作很慢,僵硬无比,走路的时候似乎还能听到咯咯骨头摩擦的声音。

     她踩着水塘里的水,一步一步走到窗户前。

     我的内心很焦灼,生怕她会去拆除我爹盯在窗户上的柳木棍。

     她只是站在窗户,惨白的月光照在她赤裸的身体上,我盯着她,那凹凸有致的曲线在月光里愈发的诡异。

     也不知道是我听错了还是怎么的,窗户外面竟然响起了水声,和潮汐时水浪拍打沙滩时的声音一样。

     水声响亮,里面还混着沙子摩擦的声音。

     她的嘴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面部不停抽搐,患了羊癫疯发作就那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