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北风何惨栗
    聂小年穿着藕色的大衣,长长的胳膊也支在石栏上撑起身子,那模样,竟然很像一副风景画。

     合欢看着自己穿着大了一号的牛仔裤,上身套着个鲜红色让人有喷血冲动的校服。给了自己一个中肯的评价:俗气!

     “干嘛呆在这儿?这里的味道真不好”,聂小年说。

     “嫌味道难闻,干嘛还要摆个pose耍酷!”

     聂小年看看他自己,然后明了:“不讽刺一下我心里发痒?”

     打闹归打闹,合欢还是跟着聂小年去买了烧烤和饮料。

     买饮料时,聂小年拿了瓶啤酒,转身问合欢喝什么。结果合欢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聂小年促狭地一笑,又给合欢来了瓶啤酒,在合欢面前晃晃,说:“不醉不归。”

     合欢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在了草地上,抢着从聂小年手上接过肉串。一直觉得啤酒的味道类似溞水,合欢总是想不通为啥男生们对这个玩意儿有着异乎寻常的热爱。合欢嫌弃地抿了一口,还是觉得苦,呛鼻。

     聂小年看着坐在身边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子,她喝了一口啤酒眉头就拧巴成了一团,只是眉眼好像不小心和以前有了小小的变化,好像原来的那个模子大了一号,有着不一样的光辉,他这才意识到,好像合欢这个小女子也是个青春期的花季女孩呢。

     聂小年笑着说:“你好像长开了一点。”

     “长开?”合欢回味了一下,脸不小心就红了。可是,自己都快17岁了,他居然才意识到自己有了一些变化。合欢又不禁难过,他的目光永远停留在别人身上。

     “我问你个问题,认真回答啊。”

     聂小年咽下了肉,点头,看着合欢。

     合欢却没有面对聂小年清亮目光的勇气,转头看向没有星星的夜空,说:“你当初为什么不把是我把班上同学恋爱的事情告诉给老师的事情说出来呢?”

     聂小年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你不说,我都快忘记了。”停了一会儿,又说:“傻瓜,我怎么会伤害你呢。我虽然不务正业,但我也是知道你的本意的。”

     “怎么会伤害你呢?”短短的一句话让合欢的心变得柔软再柔软,像枕头里的羽毛一样轻飘飘。合欢情不自禁地转过头,对上聂小年一双漆黑的眼眸。

     聂小年忽然看见合欢的眼里有着自己不懂的东西,好像是感激,好像又不是。

     合欢又问:“可是席多多好像也知道。”

     聂小年恍然大悟,明白了合欢为什么会突然这个从不提起的话题。他无所谓地笑了笑:“是不是她给你说了什么?”

     合欢摇头:“她让我来问你。”

     聂小年举起啤酒,合欢没有会过意,聂小年便拿起易拉罐碰了合欢握在手里放在腿上的啤酒,猛喝了一口说:“我和她当时都知道,不过后来我不是责备了你嘛,事情就这么算了。”

     这算是什么回答?合欢独自沉思,没有看到聂小年模子般的脸上闪过的愧疚。他想起,当时自己心里一心爱着席多多,她在自己身边哭得梨花带雨,聂小年百般安慰,却没有办法回应她那个“要那个打小报告的人付出代价”的请求,他知道这件事情一旦曝光,合欢将走向怎样万劫不复的境地。但面对那张楚楚可怜的动人容颜,他又气又怒,最后选择了自己亲自伤害合欢。而多多知道了这件事后,竟然再也不提惩罚背叛者的事情。

     时光匆匆,谁还会站在原地等呢?聂小年忽然觉得这些年来,好像只有合欢站在自己的身边,说不清楚合欢到底在自己心中是什么位置,但总之无可替代就是了。

     有些人说不清楚哪里好,可就是谁也代替不了。

     合欢始终没弄清楚聂小年的话,她沉思了一会儿说:“那我用不用感谢你?”

     聂小年忽然怅然,合欢其实也挺好看的,五官咋一看不算亮眼,但绝对是清秀型的,看久了竟然会有一种古典的含蓄美。她这副惆怅的样子,好像无依无靠的浮萍,竟然生出想让人保护的欲望。

     他照例将合欢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揉得更加乱糟糟,这下,连老母鸡都会嫌弃了。他压下心中一时的想法,说:“不用。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毕竟,自己连自己都没有丝毫办法照顾得更好。

     当聂小年回答完了,合欢竟然有些失望,那时候她才知道自己摆出这副可怜无辜的样子,希望听到的是什么回答。

     酒喝到了杯,聂小年舒展了一下手臂,云淡风轻地说:“我又恋爱了。”

     合欢侧过头,一脸的惊奇:“又是个美女?”

     聂小年笑:“Ofcourse.”

     又谈恋爱了?原来自己和聂小年的距离又要变远了。可明知道自己会受伤,合欢还是问:“你喜欢她吗?”

     聂小年支支吾吾的,合欢提醒道:“赌约。”有了赌约可不能说假话的。他扑哧笑出声来,说:“算是吧。还行。”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合欢还是多了一句嘴:“席多多也谈恋爱了。”说完他看见聂小年并不惊奇,只是脸上掠过一丝黯然,但是太快了,合欢来不及抓住。

     那晚聂小年没有对席多多很快有了新的男朋友做出任何评价,合欢不能看清楚他的内心,但是他的沉默好像说明了更多的东西。他对新女友那种模棱两可的回答,只会让合欢觉得,原来他还是忘不掉席多多,忘不掉那个扎着马尾的美丽女孩。

     在聂小年的言传身教下,合欢居然练得神功,成了个喝酒的高手。依稀记得一次做完活动聚餐时,全场七八个女生和一片男生全都被灌得七荤八素四仰八叉的,就合欢一个人虽然觉得头晕,但还是和三林等几个男生安排了大家打车回学校。惹得以后大家回忆起那天聚餐,记得最清楚的居然是那个瘦小柔弱的女子出人意料的海量。

     合欢想,聂小年在自己身上留下太多印记了,以至于借酒浇愁反而浇醒了睡在角落里的思念。

     那晚分开的时候,合欢对着聂小年叮嘱:“好好学习,大学去了,美女如云!”

     聂小年笑笑,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