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游子不顾反
    合欢一直在想:重新开始。日子就这般重新开始了。

     高一的学业并不沉重,合欢轻松地就能对付过。而王爷一向偏爱乖巧成绩又出色的学生,对合欢老是抱着书匆匆地踩着上课铃像风一样冲进教室和上课时偶尔的睡觉,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高一上的周末,月牙儿、阿翩、中贝和合欢经常揣着少得可怜的可以拿来挥霍的钱,厮混在市里的大小街头。合欢记得,他们站在街头毫无形象地共分一个面包,牵着手沿着那条藏污纳垢的河,逛了大街小巷里的服装店——昂贵的专卖店除外,他们对着许多虚幻的事物许愿,如铁路、圣诞的灯光。

     合欢后来再也不许愿,就算遇见了佛寺也只会脑袋空白地给下香火钱,什么愿也不许。佛主只会淡淡地看着你,什么也不会做,只有自己才能帮到自己。只是偶尔还会想起,那群天真的女孩,对着许多不长久的事物许愿,许了太多,连自己也说不清楚在哪里许了哪些愿望。那个时候,那群女孩有些卑微地揣着自己珍贵的梦想,憧憬着离开去更外面的世界。

     合欢很少看见聂小年。上一次在校门口看见他,他也看见了自己。合欢看见他微笑着,好像以前的不快都没有发生过,他好像要和自己打招呼?

     意识到这点后,合欢的心脏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心率,不由自主地想要回应他的微笑。可是那个微笑即时地被扼杀在了萌芽阶段,席多多从旁边的商店走出来,好像没有瞧见合欢,径直走向了聂小年,亲昵地挽着手走开了。

     月牙儿挽紧合欢的手:“她就是做样子给你看的。我可是听秦丰说她对聂小年一点都不好。”说完看着合欢还是一脸的不开心,又说:“真的。其实,我现在敢确定她完完全全不喜欢聂小年。”合欢苦涩地笑了笑,当初席多多告诉她的秘密自己并没有透露出去,只是大概说席多多喜欢的人不是聂小年,难道是不是真正地喜欢一个人真的可以看出来?

     阿翩说:“我觉得她的眼神很冷,不像是真正地喜欢一个人,真正喜欢人可不是这样子的。”

     恭喜阿翩成功地转移了话题,阿翩的话无疑藏着有些蹊跷,这语气没喜欢过人的,怎么会有?三个人六双眼睛紧盯着阿翩,阿翩的脸上泛起一丝绯红。

     “交待清楚!”“从实招来!”“一点一点地说清楚!”

     阿翩推卸不过,一脸坚定地说:“暂时不告诉你们了。你们总会知道的。”

     不管多么亲近的人,都需要自由呼吸的空间。中贝不依不饶地问,月牙儿很快地转移了话题。合欢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男生能让阿翩守口如瓶,不愿意告诉他们呢。

     多年后,合欢才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成功地离那种感觉很远了。以前她清晰地感受到了,却不知道如何命名。那种感觉叫做卑微。因为不知道天地有多大,不知道自己这个微小的存在能去哪儿,才会觉得卑微。

     偶尔夜晚的时候,合欢喜欢喝着牛奶站在学校最上面的那个大拐道的一个观风光的地方。倚着生锈的栏杆,吹着风,居高临下地看着篮球场上的男生们打篮球时热闹的声响。那声音里面夹杂着有祝凯的,有的时候也有聂小年有些低沉的嗓音,一中的篮球场比二中的好。站在这个位置,城市的夜景刚好一览无余,万家灯火中有些没有开灯的黑暗窗口,重重叠叠的,会让合欢想到很远很远的风景。

     合欢总是一个人站着看一会儿,等到身子觉得很冷的时候,就扔掉空的牛奶盒,走开。她觉得祝凯和聂小年打球都打得比前好了。聂小年进步更加神速,他打篮球时没有祝凯打得漂亮和敏捷,不过也淡定和镇静,偶尔会有些狠。

     一天下午放学,合欢赶到食堂正排着队打饭,忽然寝室长晓洁举着手机找到了自己。

     “聂小年找你呢,有急事!”晓洁着急地说。

     合欢一脸错愕,咋会是聂小年找她,吞吞吐吐地拿过手机,“喂”,在人头攒动闹哄哄的食堂,隐隐约约听到聂小年有些虚弱的声音,“合欢,你帮我个忙吧”。

     合欢急切地跑出了学校,一路上差点撞到人,终于在人来人往的街头看见了那个倚靠电线杆的熟悉的身影。

     聂小年惨白的脸上掩饰不住痛苦,冒着冷汗,却还是硬生生地扯出了个微笑说:“你要是再不出现,这电线杆都要被我压断了。”

     总是在不该幽默的时候幽默无比,合欢不理他自嘲的话语,着急地扶起他,说:“去医院?”

     聂小年点点头。学校周围车辆很少,此刻又是上学放学的高峰时期,合欢叹了口气,放弃了找出租车的打算。

     合欢的个子几乎就永远停留在了初二,往死了撑也就一米六点零。聂小年一米八几的个子靠在合欢肩上,合欢累得气喘吁吁。

     “我感觉自己拖着一条肥猪”,将聂小年扶到椅子上后,合欢差点直不起腰来。

     经过这么一轮折腾,聂小年的腿比刚才痛得更加厉害了,他没有理顺口说吹来的话,满脸痛苦地把裤子往上一撩,合欢便看到了青肿的脚踝和流血的膝盖。惨兮兮的样子,让合欢觉得不忍直视。

     “谁让你发神经上课期间还跳墙往外跑!”合欢看着床上痛得有些说不出话的聂小年说。

     没想到聂小年还是说的出话的:“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过了一会儿才又看着合欢说:“我是不是有些搞笑?”

     合欢很想说“你真的特别尤其无比搞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聂小年那一脸受创和悲伤的表情,话怎么也说不出了。

     聂小年躺在床上,想起中午席多多在电话里冷冰冰的话语,想去请假老师以请过太多假了为由拒绝了,自己便跳墙出来了,没想到不小心扭伤了脚踝,还碰伤了膝盖,撑着赶到了一中时,心里的狂热不知道为什么渐渐消失了,越走近越觉得心里冰凉。这个样子见喜欢的女孩有什么意义呢?回想着自从自己高调表白以来飘渺而痛楚的时光,才意识到这样会是多么可笑。支撑自己前行的意志一消失,才发现伤的比想象中严重,靠着电线杆竟然寸步难行。现在腿很疼,竟然让人觉得原来失去自己的初恋,也不是那么一件太难过太可怕的事情。

     当合欢把聂小年送回学校后,聂小年的脸色终于缓和多了。合欢忍住了自己的啰嗦,转身准备离开,忽然听到聂小年叫住自己。

     “合欢,今晚谢谢你。以前自己太不成熟了,只考虑自己”,聂小年声音很低。

     聂小年背对着门口的灯光,以至于脸在影子下有些模糊,合欢没看能清楚他的表情,只说了声“不用谢”,便上了车。

     合欢没有抱怨聂小年那么委婉显得有些不真诚的抱歉,聂小年是个难得会道歉的人,其实说起来,合欢也早就不怪聂小年了。那一次照毕业照片的时候,自己冲进围拢的人群中看见他,当时就看到了他眼里的类似于愧疚和歉意的东西,当时自己就明白了,只是装作没看见。她只是很清楚自己扶着他去医院时的感觉,当时他全身都挂在自己身上,几乎把自己压倒,但合欢记得的是更多,类似于章鱼的触角一样的东西。她第一次离自己仰慕的人那么近,他压着自己时,有些虚弱,所以没有看见自己红了的脸,自己多么害怕他听见自己心里的打鼓声。负着他前行的日子,出人意料的幸福。

     第二天合欢和晓洁一起规规矩矩去了王爷的“宫殿”,两人敲边打鼓,说合欢的同学忽然生病了,合欢送她去了医院。两人很默契的说那位朋友是个外校的要好的女生。王爷半信半疑,眼镜的精光一闪,看合欢一幅老实巴交的样子,放过了合欢。

     出来之后,合欢真诚地向晓洁道了谢。那天晚上才知道晓洁居然是聂小年在县一中的同学,自己居然一直不知道。

     漂亮直爽的晓洁大方地摆手,说:“我早就想告诉你我认识聂小年了,可是看你从不提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起来,我早就看不顺眼席多多了。”

     合欢吃惊地看着这位毫不掩饰自己喜恶的女孩子,没来由的几分欣赏。不过她不想知道别人的喜恶,倒是更希望简单地过下去。

     期末,坐车回家时,秦丰无声无息地坐在了月牙儿旁边。月牙儿朝合欢使了好几次眼色,合欢只当看不见,月牙儿不情不愿地坐了下去。中贝和阿翩两人抱团,坐在了一起,就单了合欢一个人。合欢正想谁会坐到自己身边呢,没想到祝凯走上了车来,冲中贝月牙儿热情地打了招呼后,大方地坐到了自己身边。

     “你不是坐另外一辆车吗?”合欢颇有些奇怪,刚刚明明看见他上了另一辆车呢。

     祝凯笑:“你们车上有人想换我们那辆车,所以我就将就地来了。”

     “还真不把自己当一般人”,合欢回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