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落花人独立
    “我本来就不是一班的人啊,我不是13班的么?”

     对于强词夺理的人,合欢一向不屑于和其争斗,但也不排斥和其战斗到底。两个人嘻嘻哈哈地胡扯。转过头来想插话的中贝好几次插话都被截断了,最后就转过头去没有再说话。合欢想了想,觉得中贝的眼神不太自然,好像有些黯然,当时也没有多想。

     一路上阳光很好,合欢的脸朝向太阳,稀里哗啦地睡了过去,温暖的好像能够闻到螨虫的味道。合欢一直不大确信世界上是否有螨虫这种生物,但就算有,也是为数不多可爱的存在。祝凯却没有睡着,他好不容易才换到这个车上来了,如愿以偿地和合欢坐在了一起,人生第一次觉得上天真是非常地眷顾自己。合欢把脸转向了窗外,祝凯能看见的她凌乱的头发下掩映着肉嘟嘟的下巴,车窗上有着她淡淡的影像,还好,睡相还不差,一副甜美的模样。汽车忽然颠簸了一下,合欢的脑袋忽然倒向自己,刹那间,祝凯没来由的紧张,看到她一会儿又挪着把脑袋靠向窗边,忽然又有些失望。

     祝凯多想伸出手将那颗随着汽车颠簸而不断晃动的脑袋拉到自己的肩上,让她安分地靠着。有那么一秒,他伸出了手,在要靠近那一头有着清香味的头发时,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默默地收了回来。

     何必再挣扎着奢侈更多呢,就这样守护就好。那些阳光落进了祝凯的眼里,是淡淡的惆怅。

     合欢记得大学的时候,有一次三哥问她寒假回家干嘛。

     合欢不假思索地回答:“过年。”

     三哥惊奇地说:“可是过年只有几天啊。我是问你一放寒假就回家干嘛。”

     合欢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奇怪,说:“过年之前就是准备过年啊。过完年就到学校了。寒假不都是这样的吗?寒假就是过年。”

     寒假=过年,这就是合欢心中的公理,虽然世界上许多的人会举起双脚反对的。

     寒假的精髓就在除夕。同洋也上初二了,虽然个头还是没怎么长,却也懂事了些,当聂小年打电话来时,不再像以前一样说着说那黏着人家,说了两句后居然有点腼腆,就把话筒交给了合欢。

     依旧是等到那边熟悉的“喂”,合欢才说:“喂。”

     聂小年说:“好像每年除夕给你们家打电话都成了习惯了。”合欢咂舌,说:“今年才是第三年好吧,哪里就是习惯了。”只不过去年许妈妈握着话筒说是聂小年的电话时,合欢就捂着肚子装作肚子痛去了厕所直到很久才出来,躲过了要和他说话的尴尬。事后,许妈妈还指着合欢的头,说:“你这丫头没出息,小年想和你说话呢,你怎么就关到厕所里出不来了。”

     聂小年叹了口气,然后说:“今年我终于和爸妈一起过年了。”

     聂小年话里伤感的语气合欢怎么会听不懂,合欢迟疑了一下,说:“感觉是不是还不错?”

     聂小年如释重负地说:“好像比我想象中要好一些。其实,我都快忘记我们一家人在一起过年的样子了。现在终于觉得,我和他们原来没有那么陌生。”

     合欢不知道怎么开口,便问聂爸爸聂妈妈现在在做什么。

     聂小年说:“他们啊,本来是相陪我一起看春晚的,可是他们没有这个习惯,这会儿困得不行,已经睡觉了。”

     “你一个人是不是很无聊?”

     “对啊”,聂小年笑起来,也许用银铃般的笑声来形容一个男生的笑声会有点恶俗恶心,但合欢是真的觉得聂小年笑起来也很动听。“许合欢?”聂小年打断合欢的思绪,说:“你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真恶心”,合欢气愤地说:“不过说实话,你肚子可能真的有千万根蛔虫,一条一条地蠕动着,不信你摸摸你肚子,一定可以感觉到肚子里微小的动静……”

     “真恶心”,聂小年叫嚣起来。

     合欢哈哈大笑。

     就这么的,合欢其实也没有看春晚,就这么陪着聂小年熬到了十二点钟声的来临。

     直到高一下清明节的时候,合欢再一次见到了聂小年。

     也不是毫无感慨的,上一次在门口看见他,还因为席多多的原因不能好好地和他打个破冰的招呼,此刻他站在门口,懒散的样子,却是在等自己。

     “你想去哪儿?”聂小年问。

     “可是不是你说的出去玩吗?难道不该由你来想?”合欢说。

     “我举得去哪里都无所谓”,聂小年说。

     合欢真是对此种绅士风度讨厌不已,她想了一会儿说:“听说郊外的油菜花开得很漂亮。”

     本来就青得发灰的天气不一会儿应起了时节,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小雨。

     “你说路上的行人断了魂没?”合欢穿着笨重的棉袄翻过铁轨,终于喘着气爬上了山坡。从这个角度看,这个城市也算不上太大,终于不用站在其中在成千上万条路中穿梭了。这个样子,好像清楚地看到了城市本来的模样,是由一栋栋水泥房子和阡陌纵横的路构成的,城市的上空飘着雨和灰色的烟雾。城市是个华丽的游乐园,也是个残酷的斗兽场。合欢喜欢站在高处,俯视这座城市时心旷神怡的感觉。

     聂小年兴致也不错,他毫不费力地就走到了这里,此刻更是笑着说:“没有,因为他们都喝醉了。”

     合欢笑,这里的大片梯田里全是金黄色的开到荼靡的油菜花,油菜花田上好像飘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金色的黄和清新的绿般朦胧的雾,远处的白云隐去了青山的棱角,衬得这里寂静而又美丽。晏几道曾说“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怕是此刻的场景了,这真是便宜而毫不廉价的唯美。假若普罗旺斯的花海是一个唯美浪漫的标志,那么此刻市郊外的油菜花田已经满足了合欢对美的请求。

     “叔叔阿姨今年也要出去打工挣钱?”聂小年有点吃惊。

     “对啊”,合欢说:“现在同洋也快升入高中了,爸爸妈妈实在是辛苦,所以决定出去了。”

     聂小年思索了一会儿,才说:“其实我是比较担心同洋,他还小,又不懂事。我爸爸妈妈在我那么小的时候就离开我,所以,你看,我就长成了这个样子。”

     合欢仰起头,身边的少年嘴角有着不自觉的惆怅,说:“你这个样子也还好啊。”

     聂小年苦笑,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

     聂小年说的不无道理,同洋自小比较依赖父母,现在也寄住在亲戚家,他从小就不肯把心用在学习上,父母要是一离开家,不知道他又会怎么样?许爸爸许妈妈也是过完年才小心翼翼地提出来,征求合欢的意见。合欢看着在家里艰辛支撑的父母,当时就答应了,事后就想起聂小年和阿翩的例子,不由得很担心同洋。

     上了大学的合欢,听着老师讲:我其实特别想做一个土地主。合欢淡淡地笑了,心想老师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哪怕家里的日子好过一点,靠着那一亩三分地,哪家的父母愿意丢下老人孩子来城市这个鬼地方漂泊整辛苦钱!这个国家的土地从来就不属于农民,建设社会主义那几年,是拿压低农产品的价格来促进城市的发展,改革开放后,又让农民工进城剥削他们的剩余价值。合欢想说,老师你说的那种农民太少见了,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农民,真正的农民是一群抛弃儿女父母受过苦难的人。

     一条田垄丛正中准确的划破了花田的脸,合欢走在前面,正觉得置身这花海之中的感觉很好,忽然听到聂小年叫自己,一转身回头,看见聂小年拿着手机对着自己。

     合欢愣了一秒,终于明白死聂小年是在干嘛了,居然偷拍。

     “暴发户,有手机了不起啊!”

     聂小年满意地看着照片,把手机装进了包里,笑嘻嘻地走近,说:“其实照的还行,不算丑。”

     合欢冲上去想拿,又不好意思伸进他兜里,稍微一犹豫,聂小年已经转身跑远了。

     饶是合欢是个八岁就敢一个人闯夜路斩鬼将的人,面对那黑漆漆的入口,还是有点不敢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