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木落燕寒渡
    经历了聂小年意外的高调表白之后,全班的学习氛围更差了,阿翩咂舌:“整个教室里都是暧昧的气息。”男生纷纷效仿聂小年,胆子比以前更壮了,买礼物啊请吃饭啊等从电视上学来的招数轮番上阵,更有两个男生追一个女生的,变着花样儿献殷勤。反正这几个星期以来,班上乌烟瘴气的真让合欢头疼无比。

     合欢不是没有想过告诉老师,让老师来处理。只是终究有些缺乏勇气,她不能想象如果让大家知道了自己也会干这样的事情会是什么结果。思来想去,只不动声色明里暗里地给相关同学做了警告。

     然而,最让合欢伤心的,还是聂小年和席多多。他俩时不时一起去食堂吃饭,去操场散步,在课间还经常走在一起,虽不是很亲昵,但登对自然,成了最为本班男生羡慕的一对儿。合欢也不懂,为什么一直是个听话守纪律的男生,最近忽然变成这个样子。几次想和他们说,不要高调得引起了老师的注意,但每次话到嘴边,都只是神色黯然地咽了下去。

     几天后,学校做大扫除,合欢身为班长,留下来监督,刚巧这次大扫除轮到席多多倒垃圾。垃圾比较多,席多多面露难色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弯下腰费力端起簸箕。席多多在班上的人缘还是不错的,但是众人素来觉得她娇气,做清洁时老是不肯出力,轮到她倒垃圾时大家都不肯帮忙。看着多多晃悠悠的背影,合欢思忖了半饷,还是走了前去熟练地帮忙扶住簸箕,那一秒,合欢分明看到席多多脸上的纯真的惊喜。那一秒,合欢不敢保证自己的表情是真诚还是无奈,但她没有办法掩饰住心里的怆然。

     如果聂小年喜欢的不是多多,该多好。如果不是的话,此刻便能将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吧。

     倒完垃圾后,合欢始终没办法开口说出想说的话,她不能掩饰心中的难过和介意。虽然没有怨恨,但心中始终是介意的。合欢捏紧了手掌,恳求上天允许自己至少有介意的权力。

     才走了几步,便听到身后有人叫住她:“合欢。”

     合欢转身,亭亭玉立的席多多手里拿着簸箕站在原地,漠然地喊她。

     “我不会和你说对不起的”,席多多鼓起勇气地开口,却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刹那间合欢的身体震了震,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温柔美丽善良可爱体贴懂事不傲娇不尖酸不刻薄全身上下都是优点的多多为什么会这样说?自己一点都不想要对不起。多多应该知道的,自己想要的,绝对不是对不起,原本想要说的“我并不怪你”“我很难过”这些话生生地在水里漂了一圈没了影子。

     合欢垂头微微思量了一下,斟酌地说:“你应该说对不起的不是我,而是聂小年。你并不喜欢他。”

     席多多脸色变得惨白,冷冰冰地说:“合欢,你是在威胁我?”

     威胁你,怎么会?合欢摇头,觉得自己还不至于有那么多的心机,席多多没有对不起自己,对不起的只有聂小年。正因为聂小年喜欢席多多是发自肺腑,合欢才会更加难过。

     席多多说:“合欢,你总说我们是好朋友,可是你看,自从那天后,你再也不和我说话,我们之间的友谊能算什么呢?会主动帮我倒垃圾,以前你都会帮我拿簸箕,现在却是这样。所以从那天后我就知道,我只能选择聂小年,我和你再也不可能成为好朋友了。你会恨我的。”

     席多多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好像是利刃一样,给予了合欢太多的伤害。合欢承认,自己介意好朋友喜欢上了自己很喜欢很喜欢的男生,自己介意好朋友明明不喜欢他却还是跟他形影不离,自己还介意她当初坐在秋千上笑着祝福他们,可是合欢从没有想过不再做朋友。

     原来直到2004年12月3号下午6点15分前,合欢从来没有看清楚席多多是怎样一个坚硬的人。她简单的几句话手起刀落地在两份感情中做了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合欢冷笑着说:“我原本以为我们会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

     也许是风吹起沙迷住了眼睛,席多多的脸好像由红转白,也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合欢看不清楚,所以不能料定站在自己面前和自己同样年龄的姑娘到底是怎样心肠。

     其实,那一句话不是不让席多多震惊的,但心已悲凉,覆水难收,席多多抓紧了簸箕,说:“合欢,我们都会一直保守着彼此的秘密,对吧?”

     合欢不置可否,很不适应席多多字里行间谈判和威胁的意味。

     看着面前同样处于豆蔻年华的女孩,席多多难以辨别心里的滋味,为什么面前这个女孩子能够从里到外如此美好正义?偏不要她处处占据道德制高点!席多多扬起嘴角,笑得明媚如花,说:“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聂小年喜欢的是我,就只会是我。我的确有其他喜欢的人,但是我也说过那只是我的一个梦,我觉得我也有可能会喜欢上聂小年的。”

     眼前的席多多有些陌生,合欢以为,这样赤裸裸的话是不会从那样乖巧嫣红的嘴唇里说出来的。席多多明媚深远的眼神让合欢后怕,那笑容里有着特别多她不能懂得的东西。只是为什么还要这样深深地刺伤自己?合欢不懂,不懂为什么昔日里伶俐单纯的小伙伴会将自己死守着的尊严和掏心掏肺的友谊狠狠地抛弃,像倒垃圾一样倒个干净利落。

     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在席多多面前哭了。合欢忍住快要掉下来的泪水,没有理席多多不忿的表情,只想做出最后的忠告:“你们不要太高调了,闹到老师那里去了,你知道会是什么结果的。”

     但凡是中学老师,没有一个是真正支持学生恋爱的,虽然都知道中学时代的爱恋来得纯洁简单,更容易刻骨铭心,用一辈子去怀念也在所不惜,但是在现今的教育体制和学生缺乏父母的正确引导下,所有的老师还是希望学生能够乖乖读书。皮老师也在班上板着脸说过很多次。

     合欢说完这句话,再不想停留,转身就走,与一年多来积累的友谊一刀两断。她狠狠地擦掉脸上的眼泪,不明白为什么席多多如此美丽动人,内心却那样地超乎自己的理解。多年后,合欢才真正懂得何谓不以貌取人,明白一个人的外表和本质可能有着天壤地别的不同,才明白席多多阳光亮丽的外表下有着一颗坚硬冷漠的心。

     月牙儿和阿翩使劲儿求着合欢讲述一下席多多说了些什么,但是还没听完,月牙儿就已经摩拳擦掌恨得牙痒痒,阿翩更是不可想象地瞪大了眼睛,一脸讶异地偷瞄坐在后排的昔日心中高不可攀的女神。

     “我看她就不是一个好人,合欢,你以后再也不要理她,再也不要和她说话,你就当被狗咬了一口”,月牙儿咬牙切齿地说,话里却是掩饰不住的担心。

     几天来感情起起伏伏,再一次的打击来临,合欢却坚强的扛住了,她撅着嘴不在意地说:“其实也没有关系,只是现在才发现人是多么复杂的一个动物。”

     合欢偷偷地看了一眼熟悉的侧脸,心想,就连自己也是呢,是一个复杂的动物。

     月牙儿恨恨地补了一句:“黑暗的一面。”

     合欢轻笑:“我只是不想憋在心里,憋久了会难受。记住,千万不能讲给其他人听。”

     阿翩瘪着嘴说:“到这个时候你还在维护她。我们才不会做长舌妇。只是觉得席多多这样,一定是曾经遭遇了什么。但是这样下去总归不好,总有一天,她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阿翩自上初中就在叔叔家居住,受尽了冷待和白眼,比合欢和月牙儿来得坚强和懂事。合欢想,也许阿翩分析的是对的。无论怎么说,自己终究是幸运的,身边有着两个丫头陪着自己,一个英勇不屈仗义执言,另一个善解人意温柔委婉。席多多在班上本来就只有自己一个真心朋友,现在她该对谁说呢?真不知道席多多的心里到底快不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