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与君生别离
    皮老师大刀阔斧地杀鸡儆猴后,班上同学终于回归了“学习”这一主题,学习氛围好了许多。那时候梦想这个概念还是很模糊的,但是氛围能够影响人的行为,这个班终于对得起黄柳镇中学重点班的称号。几对鸳鸯算是被棒打后,虽没有被拆散,但是也不再那么明目张胆肆无忌惮了。

     初三的下学期过得很快,聂小年不爱惆怅却天生有些懒散消极,他把许多事情放在心里,就算对着多多也不曾掏心掏肺。多多很爱学习,他不愿意打扰她。他把许多时间花在了篮球上。至于学习,他才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他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想太多。周围的同学如火如荼地学习,他却是不在意的。

     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再也不主动和他说话了,但是却总是把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扔给自己。聂小年不以为然,他是有自己的学习方法的,所以他拿着合欢的书居高临下地站在了合欢面前。

     “我不需要”,聂小年扔下书。

     合欢头也没抬,一针见血地说:“如果你不努力学习,将来是配不上席多多的。”说完将书推到了桌子边上,继续写她的作业。

     再怎么说聂小年也是血气方刚的汉子,合欢的话刺激得他青筋暴涨,他是想将合欢的书从窗户扔到垃圾堆里去的,但是他无意中瞥到了多多桌子上堆着的厚厚的演练本,忽然意识到自己喜欢的是一个比谁都要努力的女孩。事实很明显,许合欢说的是对的。

     聂小年攥紧了拳头,面前的书本似有千斤重,但还是伸手去拿了合欢的书。

     此后合欢老是能找着人少的机会把修改后写好步骤的卷子或者写满了重点的历史书准确无误地扔到聂小年的桌子上,上面还用红笔标记了注意事项。聂小年头脑本来也聪明,再借助合欢的笔记,抓紧时间学习了两个月,有了大幅度的进步,被皮老师当成典范在班上夸奖了好几次。每当被夸的时候,聂小年总是有些底气不足,眼神不由自主地往那个没有表情的女孩身上瞟。

     合欢除了自己学习、无言地督促聂小年学习外,还有一件事情让她坐立不安——跳远。

     在一次晚自习下课后,合欢趁着月黑风高跳得不远也不丢人,在操场地角落练习跳远,意外地遇到了祝凯。祝凯哈哈大笑后自告奋勇地认真地当了合欢的指导。名师虽不一定出高徒,但几次指导后,合欢终于有所领悟,跳远终于有了的进步。体考那天,合欢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刷新了生平最高纪录,1.6米,踩着及格线恰好过关。

     一转眼,到了班上写毕业留言册的时候。除了少数看淡世事或抑郁不得志的人,大部分的人都省吃俭用的买了留言册。那时候,每个人桌子上都堆着好几本待写的纪念册,合欢的纪念册出了自己手里后,隔了好几天才终于回到她的手里。

     合欢翻看着,终于在后面发现了聂小年潇洒的字迹。聂小年写着“梦想成真,金榜题名,谢谢你”,合欢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觉得“谢谢你”三个字特别耀眼,心中的感觉复杂得难以辨别。席多多没有写。

     “幸好她没给你写,要是让我见到她写了,一定撕个稀烂”,月牙儿愤恨地说。

     合欢哈哈笑起来,月牙儿真像是自己的贴心小棉袄。

     “合欢,偷偷告诉你个事儿。”

     “啥?”合欢看着有些疑惑的月牙儿,猜到大概是月牙儿那位受苦受难的同桌有了什么动作。

     “我觉得秦丰这几天有点奇怪,对我好像比以前好了些,让我起有点儿鸡皮疙瘩”,月牙儿抖着身上的鸡皮疙瘩般说。一直以来月牙儿秉持着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秦丰斗其乐无穷的理念,与秦丰进行着尺寸必争的战斗。偏巧总是轮到两个人做同桌。其实两个人除了明争暗斗统共说过的话也不多。其实,就连合欢也一直觉得秦丰真是个能吃亏的人,面对彪悍的月牙儿一直坚持了这么久,哪是这几天才对她好,是一直都对她很好。

     合欢笑着,并不点破。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尤其是男生对女生。可惜月牙儿要很久以后才会明白这点。窗外的篮球场上有着聂小年的执着的身影,最后一次模拟考他的成绩又下降了一些,合欢有些担心。

     真心祝福他能超常或者正常发挥。

     合欢皱着眉头说:“要照毕业照了。终于要离开这里了。”

     “毕业照,你会和聂小年合影吗?”

     面对月牙儿的问题,合欢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考试前几天的一个阳光耀眼的下午,班上的学生们被拉出去照相。照相的老师趁着大家嬉皮笑脸做鬼脸的时候抓拍了一张,又在大家被皮老师训了一顿后抓拍了一张。拍完了后,才发现刚刚胖哥跑去上厕所没能上镜头,于是四处散开的人又回来摆好姿势不情愿地配合胖哥照了张。于是初中毕业照有了三个不同的版本,一张照片上除了像席多多这种美女可观赏外,其他人俨然就是表情帝;一张上面是群正襟危坐憋出内伤的少男少女,最后一种上面除了胖哥笑得最一脸灿烂是亮点外,还有几缕附着着空气的能杀死他的眼光。

     自由照相时,合欢和月牙儿、阿翩举着个剪刀手挨个儿照了个够。碰上祝凯班也在照相,祝凯几个哥们撺掇着祝凯和合欢照一张,祝凯露出一口白牙地笑看着合欢,那眼神里竟然有些微微的期待。合欢想起祝凯对自己的支持和帮助,笑盈盈地站在了祝凯身边,对着镜头也举起了自己肥肥的剪刀手。

     本班的一群男生女生围在一起起哄,合欢拉着月牙儿钻了进去,才发现正在照相的是聂小年和席多多,而举着相机的人居然是皮老师。席多多有些害羞,聂小年站在她旁边浅笑,也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合欢觉得,聂小年的整个人似乎都生动了起来,眼睛里都是笑意。

     合欢转身而逃。所以她没有看见聂小年接下来的短暂的失落的目光,不知道由于聂小年眼神飘忽第一张照片作废,又重新照了张。

     初中三年就这样过去了。

     照片上阳刚稚气的穿着蓝衣牛仔裤的少年露了一口的白牙,肉嘟嘟的短发女孩明眸皓齿地笑得十分可爱,这是合欢和祝凯的绝世照片。嬉笑怒骂版和眼神杀人版的照片被大家一抢而空,剩给合欢的就只有一张正襟危坐的照片了,聂小年这个高个子站在了第五排。合欢第一眼就看到了他。

     回想起初中的那个夏天,合欢觉得那个夏天就像是一张张不断闪现的照片。班上同学并没有多紧张,因为大部分人都能顺利地有惊无险地考上市重点高中。那个时候,或许还觉得考试还没有照毕业照时选择一件适合自己的漂亮衣服重要。那一张张照片上,是大家十五六岁怀有无限希望的青涩模样,明明眼神想要偷瞄近在咫尺的某人,却只是紧张地说不出话来。回想起那个夏天,五十多张五颜六色的照片重叠在了一起,甚至可以拼接成一件花哨的衣服,将人裹成一个十足的火星人。那个夏天,镜头前的他们成了那个最美丽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