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生存的意义
        山脉深处,一个巨大的湖泊静静的卧在那里,湖水清澈如巨大的明镜。湖泊四周是九座大山,大山的交界处各自形成一条大瀑布,飞流直下。

         一道金光如飞箭般一闪而至,随即毫不犹豫的射入湖心。片刻后,湖心上方泛起一点点空间的涟漪,山脉为之一沉,落日山脉里所有能算上强大的存在默默趴到,沉沉睡去。随即涟漪渐渐淡去,复归平静。

         群山之间一座古老的洞穴里面,一只呼呼大睡的肥胖白狼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嘟囔几句又沉沉睡去。远方的大山之间,一处繁花似海,中间两株盛开的古梅缓缓摇动几下,又归于平静。

         江枫所化的金色巨人奔驰在茂密的山林里,所过之地,满目疮痍。一些闪避不及的灵兽更是倒霉透了,面对狂暴版的江枫除了闪避就是被虐。

         但是,落日山脉,千丝大陆四大凶地之一,总会有例外的。

         “吼!”一声巨吼从不远处传来,并急速靠近。

         一个同样的身高十几丈,通体紫色的毛发的暴躁巨猿一跃而出。巨猿紫色的毛发按一定规律聚集成簇,形成一个个玄奥的符文。其手臂格外粗壮,额头中心一个淡紫色的符文表明了来者身份——泰坦巨猿!落日山脉十大死亡种之一,单论身体的强度是绝对的第一!

         成年的巨猿身高千丈,万法不伤,可与龙族一战不落下风!

         眼前的巨猿只有十几丈,是初生不久的小猿,尽管如此,也足以令很多进入落日山脉的冒险者绝望了。

         江枫没有一丝犹豫,怒吼一声就一拳轰去。泰坦巨猿也是毫不退缩,一拳迎上。

         “嘣!”双拳相碰传出金属敲击声!这拳未落,那拳又起,两个巨大的生灵用强大的肉体疯狂的战斗,战争的余波破坏着周遭的一切。

         没有任何策略,也没有任何花招,就是单纯的力量的对撞、宣泄。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

         江枫没有理智,一味的疯狂,泰坦巨猿目光中透露出一丝退缩,心里或许想到:他妈的,这就是疯子!

         在势均力敌的战斗中,退缩往往便意味着死亡。

         一个不经意间,小猿闪避不及,江枫此时的巨手狠狠的拍在小猿的头颅上,脑浆迸射!此时江枫所化的金色巨人千疮百孔也无法在维持原状。“嘭!”金色巨人粉碎,化为一缕缕金色气流钻入江枫体内,最后在其额头形成一个金色的晶体慢慢隐去。

         破碎的大地上一个紫色巨猿毫无生息的躺在地上,上面躺着一个面色痛苦的男孩,男孩眉心一道金色的光丝钻入巨猿体内。而巨猿的身体竟然渐渐枯萎。最后,巨猿竟被生生的吸成骷髅,不见一丝血肉存在,随即光丝消失不见。

         三天后,江枫小心翼翼的行走茂密的树林中,手里拿着一根来自泰坦巨猿的臂骨当做武器。

         隐藏在一丛灌木里面,江枫仔细的看着眼前,一波明媚的湖水,就像天蓝的宝石镶嵌在绿色的海洋中,湖边几只一人高通体银色的动物在警惕的喝着水。

         山羊?不太对!山羊不是银色的皮毛,也没有那样巨大的羊角。但是不能再等了,三天过去了,除了最初痛苦与迷茫,生存已经变成了最重要的事情。

         狠狠的咬了咬牙,江枫拿着臂骨慢慢向湖边爬去,蹑手蹑脚,生怕惊到那几只类似山羊的动物。

         五十米,四十米,江枫一点一点的爬过去。

         二十米,十米,就是这里了!冲!

         江枫一跃而起,就要冲向一只银色的山羊,可就在这是,平静的湖面中突然冲出一张血盆大口,嘴里猛然突出几道蓝色的闪电打在湖边银色的山羊身上,前面的山羊毫无抵抗便一个个摔倒在地。

         只有最后一只体型偏大的银色山羊,竟然快速的甩动身体,躲过了那道蓝色的闪电并在刹那间羊头上的羊角变成银色,“嗖”的一声,一道银色的光华自羊角发出狠狠地打向湖边那道庞大的身影。

         血盆大口又是一吐,几道蓝色的闪电交织成网,撞向银色光华,一股碰撞产生的能量击飞了湖边的几只银色山羊,引动湖水翻滚。

         一击发出后,没有任何犹豫,银色山羊四蹄一蹬立马逃向远方,它已经明白自己绝对不会是湖中巨兽的对手,唯一的选择便是逃命。

         江枫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就是所谓的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此时,江枫也终于看清了湖中巨兽的真面目,一条通体蓝色的巨蟒,有一人高那么粗,身子伸进水里,不知有多长,头顶有两个凸起,似乎是一对小角。此刻,用两只阴冷的双眼狠狠的盯着江枫。

         江枫狠狠的吸了口气,握着臂骨缓缓站了起来,仔细的盯着眼前的巨蟒一步一步的倒退回去,而巨蟒盯着江枫一步步后退竟然也没有做什么,等到江枫退出近百米后才缓缓游动身子来到湖边悠然的吞掉几只银色的山羊,又缓缓游进湖里,不见了踪影。

         “啪”的一声,江枫手中臂骨掉在地上,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浑身是汗。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让大脑一片空白。

         小心翼翼的回到营地,一颗巨树几个巨大的分支环绕而成的天然树洞,这个地方在江枫看来就是目前唯一的幸运了。

         这棵古树不知生长了多少岁月,几人合抱也抱不过来,枝繁叶茂,碧叶遮天。

         几条巨大的枝桠在树洞处交叉,仿佛它们在此处围绕一个巨大的圆球交缠长成,树洞掩藏在半空深深的树叶里,即使在下面仔细寻找也不一定能够发现。洞口偏小,隐蔽性极强,枝桠交叉的几条缝隙还能观察到森林近处的情况,树洞底部铺着巨猿紫色的皮毛。

         宛如一个真正的小窝,为江枫慌乱的心带来了一丝安全感。

         夜幕降临,满月下银色的光华铺洒在大地之上,静谧又有些死寂。

         江枫满怀饥饿缓缓睡去。事实上,三天来从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身处无边的山林,耳边经常传来野兽的嘶吼,偶尔也会在缝隙里看到一个个快速闪过的魅影。

         第四天,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江枫不得不早早的起来,用一些巨大的乔木树叶盖在树屋的缝隙处,但是整个山林变得异常潮湿,很快大雾弥漫,江枫出去打猎的计划又一次放弃。

         小雨一下就是一天。下午的时候,饥寒交迫的江枫实在忍不住了,不得不从角落里拿出一堆果子。红、青、黄、紫、白,颜色多样,样式更是各种各样,不过看上去清脆可口。

         江枫从中拿出一个青色的果子,看上去最为普通。怀着忐忑的心情一口咬了上去。

         一股酸臭盈口,肚腹一阵翻滚作呕。忍不住想扔掉,但是下一秒,一股奇妙的热流传遍全身。江枫很冲动,现在来说能吃就好!

         屏住呼吸,三两口吃完,又匆忙在一堆果子里挑挑拣拣,找出了几个这种青果。虽然味道确实有点天怒人怨,但是效果是十分有效的。几个果子吃完,江枫有点晕晕的,觉得浑身发热,来自肚子里的满足感让江枫幸福的想哭。

         人活着最基本的意义就是吃饱。

         用一个大乔叶接了点雨水,几口喝完,江枫沉沉睡去。

         第五天,雨后初晴,大雾依然弥漫整个山林。江枫静静的思考着接下来要怎么做,身边还有点这种青果子,暂时不会因为吃饱而觉得为难。接下来就只有一个目标了,走出这片山林。

         只是目前最大的难题就是走出去,怎么走出去,江枫毫无办法。

         登高望远。江枫小心的往树屋上方的树梢爬去,不得不说,这颗大树就是老天对自己的恩赐。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江枫附在树梢,远远望去,四周波澜起伏的山脉就像一个绿色的海洋,无边无际。山间浓雾弥漫,随风荡漾。

         归处在何方?江枫看着无边的绿色,内心有点绝望。

         回到树屋,江枫久久不能回神。

         吃青果是最最幸福又痛苦的事情,江枫一口一口的吃着,吃着吃着泪水就缓缓流下,索性放开了呼吸,一股股的酸臭充满口腹。

         人类是最脆弱又最强大的种族,没有特别的强壮的身体,没有骄人的天赋。但是无尽的岁月里,人类始终能够坚定活在这片充满危机的大陆上,历尽无数次的战火,却愈加的顽强。你很难想象一个不足八岁的孩子如何在充满危机的绝地顽强的活下去,你更无法想像一个不足八岁的孩子决定放弃眼前看似安全的生活,勇敢的走出去。

         江枫站在树屋下,用一个尖锐的石子刻到:“江枫记于此。”然后背起用藤条捆好的皮毛和一些青果,双手持着臂骨缓缓走了出去。

         留在这里,或许可以暂时的安全,可是总有一天会有意外发生。只有往外走,不断的去到更高的地方,才能看到回去的路!

         江枫一步一步的行走在无边的山林之中,时常会爬上树观察一下方向,然后继续走。所有的目标都是寻找最高的地方。

         第七天中午,江枫已经完全找不到回去树屋的路了,一开始还能不断的做标记,但是几次危险后自己慌不择路的逃跑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向。

         九死一生,生机往往就在你最不注意的那一点。在一头几人高的黑色巨熊充满忌惮的退却后,江枫终于明白了点什么,将紫色的皮毛又狠狠抱在怀里,手中臂骨握的更加紧了。

         黑夜将至,天边露出一点繁星。

         江枫站在碧绿的湖水边,内心几近绝望。

         从来处来,却又去到了来处,几天前江枫在湖边承受了第一次惊险,几日后江枫在湖边承受着近乎绝望的崩溃。

         浑浑噩噩的又来到了树屋,浑浑噩噩的吃了青果,浑浑噩噩的睡去,自己不怕挫折,却难以承受看不到希望。睡梦中江枫又一次低低的哭泣。

         浩瀚的星河,承载着无数的岁月流光,一粒粒尘埃在世间划出无法捉摸的轨迹。有意似无意,透过无数历史的洪流,所有的轨迹都会归于命运的划痕,交织出纷乱又道韵天成的网。

         “师姐,你说这个是人还是个小猴子啊?”一个清脆的声音隐隐约约响在耳边,江枫头里还不清醒,有人?怎么可能!

         “不可胡言。”一个温柔又略带严肃的声音想起。

         有人?!江枫一下翻身而起,焦急看去。

         阳光有些刺眼,明媚的让人忧伤,黑暗中孤独的狼注定无法投进那明媚的阳光,似乎有一抹注定的忧伤,横亘在寂寥又悠长的岁月。

         阳光里,一身紫衣,一身黄衣,一高一矮,一个认真一个灵动,如两朵盛开的浮世灵兰,在这深山幽谷里洗去浊世的浮华,幽然自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