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相见(一)
    “可是我就是好怕啊,我怕爸爸妈妈会离开我,也怕叔叔阿姨离开我,”森阳诚挚道。

     “小阳,你不用怕,阿姨跟叔叔会一直陪着你的,看着你读书,写字,上初中,高中,甚至大学毕业,再看着你娶老婆,生孩子。”沐蔚沅摸摸森阳卷曲又浓密的短发,安慰他道。

     “那阿姨要说到做到哦,不许骗森阳。”森阳认真地跟沐蔚沅较劲,阎裕靖看着自己儿子这么重情,也很高兴。

     森阳最近总是感到心神不宁,如今听了沐蔚沅这些话,心里也有些保障,便也觉得心情顺畅多了。

     一顿饭后,森阳提出要去萧璟家看电视,阎裕靖便也同意了,不过森阳还想着带云音一起去,于是森阳便跑过去云音家接云音过来。

     “阳哥哥,你走慢些好吗,”云音跟在森阳后头,小短腿不及森阳的大长腿,森阳迈一步云音就要迈两步,云音直走得气喘吁吁,然而森阳还是走得很淡定。

     “你怎么那么没用,不想走就回去吧,不送。”森阳在前头不痛不痒说道,“谁说我不想去的呀,我也想去看看沐阿姨。”云音赌气道。

     “那就走快点,像你这种乌龟速度走到什么时候才能到,”森阳装做不耐烦地加快了步子。

     云音只能加快脚步,跟上森阳的步调。

     于是短短不到十分钟,两人便到了萧璟家。

     森阳敲了敲门,“叔叔,阿姨,我到了,”森阳稍微成熟而又稚气的声音透过门缝穿进去。

     沐蔚沅便出来开了门,“小阳,云音,你们到了,快进来。”

     “阿姨好,”云音甜甜地叫了一声。

     沐蔚沅牵着云音的小手走进屋,而把森阳撂在后头。

     “阿姨,你今天穿这身衣服真好看。”沐蔚沅身穿一条百褶连衣纱裙,粉红色的,刚好没过膝盖,腰间软软地系着一个丝质蝴蝶结。沐蔚沅的头发很长,垂下来的时候可以到腰际,头发软软的,阳光照在上面可以折射出一缕缕金色的光。

     “那小云音是觉得阿姨美呢还是你妈妈美呢,”沐蔚沅咯咯地笑了声,“这个嘛……”云时一间竟不知道怎样回答,眼睛骨碌碌直转,“阿姨,我觉得你们一样美。”

     沐蔚沅“哈哈”笑了两声,“云音,你真的很可爱。阿姨要是也有个你这样的女儿就好了。”沐蔚沅蹲下来摸摸云音的脸蛋,粉嫩嫩的,眼里闪现过一抹浅浅的忧伤。

     “阿姨,那你也可以把云音当做你的孩子呀,”云音嗔道,她想起第一次见沐蔚沅的时候就看呆了,她竟不知道世上有这么美丽的人,自那一次起,云音就对沐蔚沅留下了非常深记得的印象,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是也通过森阳的方式时常会来沐蔚沅家坐坐。

     沐蔚沅笑了声,“那好啊,以后你跟森阳可要经常来阿姨家玩。”

     云音甜甜地应了声好,便跑到后花园去摆弄花草了。

     这一年的秋天过得特别地快,森云乐园的桔梗花褪去深蓝色的外衣,一朵一朵地往下飘,落在地上被风吹起,打着旋,久久不停,仿佛也在怨对冬天的到来,菊花也快要散尽,黄色的花瓣与桔梗花交叉落地,仿若一对恋人,虽已凋谢却还是不肯分离。随着桔梗花,菊花这些花的凋谢,迸土而出的却有山茶花,含苞待放的山花花骨朵仿佛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淡淡的、绿绿的。怒放的山茶仿佛是小姑娘粉扑扑的脸,又红又圆。山茶花的茎是银灰的,带了点深绿,那浓绿的叶子很美,脉虽多却很有规律,叶子的边缘虽有很多小齿,摸起来却觉得柔柔的,美不胜收。

     期末考试的这日早晨,云音裹着一身绵服,背着个小书包,一路小跑过去找森阳,“阳哥哥,今天期末考了,我们都要认真点,争取考个好成绩。”云音一鼓作气地讲。

     森阳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看实力吧。”

     “阳哥哥,那如果我考的好成绩的话,我可以跟你讨一个心愿吗,”云音一直在森阳耳边叽叽喳喳个不停。

     “什么心愿?”森阳一脸茫然地看向云音。

     “呃……这个我还没想好,”云音尽力地去想,还是想不到要什么。

     “那你自己慢慢想吧,”森阳淡淡地道,云音嗯了一声。

     “不过我可没说我答应。”

     “呃……你是不是欠揍……”

     “那你来追我呀……”

     云音就这么追了森阳一路……

     “云音,森阳,你们别玩了,行吗?”在后头走上来的芊莹跟棣棣看得直摇头。

     “这么巧,莹莹,美人,”云音听到声音回头望去,看到芊莹跟棣棣,便跑回去,拍了拍芊莹的肩膀。

     “你们两个别闹了,都快到考试的时间了,快点进学校吧。”芊莹一本正经说道。

     “看,后面那个是什么,”云音一惊一乍的,所有人都回头望去,云音便趁着这空档快速跑进学校,“阳哥哥,你追不上我了哎,”说完还朝后摆了一张鬼脸。

     紧张而又刺激的时刻在一点一滴的沙漏中流逝,很快的,便到了放学时间,这个时候,云音跟森阳都已经考好,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云妹妹,我记得你的生日好像就在这两天了吧,”森阳问道。

     云音今天穿一条浅绿色的裙,搭一条白色丝袜,冬天微微的风吹过,裙摆飘逸,随着欢快的步伐交织成一条好看的曲线。

     “是吗,我回去问下我妈妈。”云音粗线条地把自己生日给忘了。

     森阳无奈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