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梦想(二)
    芊莹看他们三个人,一个大嘴巴,一个面带微笑,一个满目怒视,自己呢,却是在一旁荡着秋千玩,看到他们三个人这样子,不由得开了口:“云音,过来我这边,别理他们,我们来玩秋千,”云音看到芊莹在那玩秋千玩得甚是开心,自己也跑过去,她并没有穿鞋子,赤着脚跑过去,这里是草地,绿化很好,也没有垃圾,便把鞋子丢在一旁了。

     暖凉的风丝丝缕缕的滑过云音的小脚,云音透着一股凉劲,全身舒服极了,她小跑着,“芊莹,让一个位给我啊,我要跳上去,”云音边说边准备跃身上去,芊莹急忙让出一个位子,云音说跳就跳,两脚一蹬,就坐上去了,还好芊莹知道她这样子,不然非得被她坐到腿上面,这样她的脚就受罪了。

     云音坐上去就是一晃,不过因为脚不够长,也没什么力气,两个人坐上去,秋千根本就不动,一直僵在原地。云音急了,“小美人,快来,给我们两个推下,不然我揍你了,”云音扯着嗓子大声喊。

     “好啊,那哥哥好好来帮你们荡秋千,”薄棣棣一脸奸笑,他走过去,使尽全身力气把秋千推了出去,云音刚开始笑得很灿烂,“飞啊,飞啊,飞得更高吧……”脆铃般的笑声回荡于这一望无垠的平原上,河里游的小鸭子,也仿佛被云音渲染,停下来片刻,往云音的方向看去。

     云音此时升至最高,芊莹有点害怕了,“云音,这太高了吧,我有点怕,”芊莹声如蚊蚋,偷偷在云音耳边说,云音哪里听得到,此刻眼里,尽是望向更高处,望着澄澈的天空,远处的山峦,耳里,是鸭子“嘎嘎”的叫声,阵阵传来,富有旋律,好像鸭子也在为她歌唱。

     “小鸟在前面带路,风啊吹向我们,我们像春天一样,来到花园里,来到草地上,鲜艳的红领巾,美丽的衣裳,像朵朵花儿开放……”云音在最高处唱起了歌,“芊莹,跟着我唱歌,唱歌就不怕了,”云音边唱边侧耳跟芊莹说,芊莹这才跟着她边喝了起来。

     一个歌声清晰嘹亮,一个歌声小如蚊子,森阳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三个,手插在裤袋上,原先酷酷的表情,也不由露出笑容来。

     等玩得差不多了,云音才说要停止,此刻芊莹已被摇得晕头转向的,下来时身子也不稳,还好棣棣眼尖,扶住了她,“云音,我的头好晕啊,你都不能照顾我一下,”芊莹摸摸尚且清楚的脑袋,就着草地坐下来。

     “芊莹,就你这样子,都少玩了好多有趣的东西,就你这胆子呀,都不够我吓的呢,我这是在带你,练练你的胆子,”云音说得振振有理,一副理当如此的样子。

     “云音,你就别戏弄芊莹了,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自己,跟个小皮猴似的,什么时候才能跟芊莹一样,像个女孩子呢,”森阳开了口,他走过来,扯着云音的手往下坐,云音一屁股跌在草地上,屁股差点就裂成两半了。

     “森阳哥哥,你怎么这么粗暴,我现在屁股都好痛,”云音委屈地说,可神情一点也不委屈,反倒悻悻地样子。“我不这样做能让你安静下来吗,”森阳盘腿而坐,对着云音只是一脸漠然。

     “要不我们来玩些别的游戏吧,这样做着多无聊,”云音一刻也闲不下来,马上又有了新的主意,“什么游戏呀,你别又害了芊莹,还有你棣棣哥哥,”森阳说道。

     “不会不会,棣棣,你去拿纸笔来,我们可以这样做,每个人都在一张白纸上写下自己的愿望,也可以写悄悄话,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不过不要写上名字,把这些纸条全部放在一个小瓶子里,埋在棣棣家里的树下面,我们来约定个时间吧,森阳哥哥,你说,要什么时候再四个人一起来打开呢,”云音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嗯……那就十二年后吧,那个时候我们都长大了……”森阳盘腿而坐,两手抱于胸前,淡淡说道。

     “芊莹,美人,怎么样,可以吗?”云音笑着说,两排牙齿泛着淡淡的白光,洁白玉腻。“可以啊,那现在大家开始写吧,不要被人看见,”芊莹,棣棣觉得也没问题,就开始写了。

     云音白细的小手握着圆珠笔,兀自写着,柔美的笔画在她手中翻飞的勾勒着,一横,一竖,一撇,一捺,字字皆是飞扬朴秀,灵动清丽,她自己是越写越开心,嘴角亦是微微翘起。

     森阳找了个离人比较远的地方,握着一块画板,在一张白纸上面挥舞,好像是在画着什么,又似在写着什么字。刚劲有力的字体一个一个凸现出来,遒劲清力,宛若柳风。

     芊莹跟棣棣也在一旁认真的写着,反正就只是个心愿嘛,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大家写好了没,”云音在一旁发问,她把自己的纸折成心形,小心翼翼地装进玻璃瓶子里。

     森阳也已经写好,不过他不会折爱心,“妹妹,教我折下呗,”森阳懒洋洋地,把一张空白纸递给云音,云音应了一声好,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快速折了一回,森阳看不过来眼,才知道被云音耍了。

     “你怎么能这样,你明知道哥哥我并不会折这些,你还折这么快干嘛,”“你自己看不清楚,还怪我呢,要不然让我帮你折,”云音小有心机地说道。

     “不行,我还是让芊莹教我,”说着便作势要叫芊莹,云音急忙捂上他的嘴,“我教你就是了,你别去打扰他们两个,”云音手触及到森阳的脸颊,他的脸是炽热的,不似薄棣棣般白皙,却也是健康的小麦肤色,一双眼睛清透明亮,恍若晨星,浓密的睫毛微微勾起,嘴角的纹路交刻成一条好看的弧度,不得不说这是一副活生生的艳男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