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惊变
    沐蔚沅在一旁听得来火,“你们这两个人,给我出去喝,”说着便走到萧璟旁边,一路推搡着两人出去,“弄得一屋子酒味,真难闻,还敢说我坏话。”

     被推到屋外的两人因吹了风,有点清醒过来,“萧璟,我们怎么在外面呀,不是在你家喝酒吗,”荣羲彥迷迷糊糊地问旁边一直摇头晃脑地萧璟。

     “我记得好像是被什么人推出来的,”萧璟还是挺迷糊地,说完便坐到了地上,靠着墙壁睡觉。

     “喂,你要睡也得回家去睡呀,怎么能睡在家外面,”稍微清醒点的荣羲彥死活拉着萧璟起来。

     萧璟被荣羲彥拉起来,荣羲彥自己都走得一晃一晃的,何况身边还拉着个人,“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打败了日本高枪炮,消灭了将匪军,我是一个兵,爱国爱人民,革命战争考验了我,立场更坚定,嘿!嘿!嘿!枪杆握的紧,眼睛看的清,谁敢发动战争,坚决把他不留清……”荣璟边欢呼边唱着歌,嘹亮而又醉意的歌声传到沐蔚沅,森阳,云音的耳朵里,森阳跟云音看到沐蔚沅紧紧握着的小拳手,便想着先走一步,“阿姨,也不早了,我先带云音回家吧。”森阳起身。

     “那你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来阿姨家玩,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沐蔚沅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对着云音,对着森阳,森阳也从来没想过这将会是他人生最难忘的一个夜晚,从此以后,他的人生也将颠覆。

     “好,阿姨,拜拜,”林阳于是便牵着云音的手一路跑了出去。

     “轰”地一声,沐蔚沅开了家门,看到在门口高歌的萧璟,便伸出扯他,谁知萧璟却一下倒在地址,醉得不省人事。

     “荣大哥,帮个忙吧,帮他抬进去,”沐蔚沅无奈地对着荣羲彥说了这么一句,却不曾看到荣羲彥眼里闪过的猥琐眼神,以及一抹精光。

     荣羲彥其实从来就没醉过,他一瓶一瓶地灌着萧璟,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将萧璟带进客厅,让他横躺在沙发上,便假意借着醉意,也横躺在沙发上,等沐蔚沅走过去给萧璟倒水喝,将沐蔚沅用沾有迷药的丝巾迷晕,他将沐蔚沅抱到卧室之后,便又将萧璟抛至他们家后面的水井,这里平时很少人来,是极阴之地,晚上就更别说有人敢来了。“咚”很大一声,伴随着烟花绽放声,人群欢呼声,就此沉沦。

     又一束火花冲天,妖艳的绽放着最美的年华,却不知错过了什么。

     荣羲彥将萧璟抛尸后,便折回到萧璟家,看着在床上安稳睡着的人儿,他眼神闪着光,从前心心念念的人,如今就在他面前,还是那么完美。要不是萧璟那个人,他早就娶了沐蔚沅,也不会有之后的暴打妻儿,弄得妻子跟人跑了,儿子也跑到他舅舅家去,过年过节都没有回家过。

     他拿起酒杯喝了几口洋酒,酒意冲上,借着醉意他恣意妄为,毫不怜惜眼前这具柔若无骨的躯体,尽兴了几个小时,他也有些累了,可沐蔚沅却缓缓醒转过来,她觉得全身酸软无力,隐隐觉得身边还有人,便使尽全力扭头看身旁的人,这一看吓一跳,竟是荣羲彥,那个多年来自己一直把他当成大哥的人,两行泪水便从眼里汹涌流出,复又闭上眼睛。

     荣羲彥看到她醒过来,便也不装了,“蔚沅,我比萧璟还要早认识你,比他还要先爱上你,为什么你就看不到我的好,而跟了他,为什么你们两个在一起那么幸福,而我却要活生生地承受求而不得之苦,承爱妻离子散之痛。”

     荣羲彥说完这一番话还不甘心,“我曾经那么深爱你,可你却是这样回报我,我没有办法,只能想到这样的办法占有你,你也别想他来救你,你此时若是敢喊出口一声,我无所谓,顶得落得个奸夫罪名,到时候我也会说是你勾引的我,可是你呢,要是被镇上的人知道了,你还有脸活下去吗?”

     “我都这样了,你觉得我还喊得出口吗,萧璟呢,你说他已经走了,什么意思?”沐蔚沅眼神空洞,泪也不再流了,只任由自己嗓哑的话说出口。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懂吗,他已经走了,不会再回来了,而你,也只能跟着我了,”

     荣羲彥几近狰狞,他翻过身,压住沐蔚沅。

     月光透过稀薄的墙纸撒落在沐蔚沅身上,零零点点的照满了她残破的身躯,似也在为她抱怨,愤怒。

     月光照射下的沐蔚沅脸色苍白,唇间竟无一丝血色,如死人般。

     她不可置信地紧盯着荣羲彥:“你把他怎么样了,你不能杀他,他也曾经是你患难与共的兄弟啊!”沐蔚沅说到最后的时候,几乎是穷尽一生心力,用力起身,双手紧紧揪住荣羲彥的衬衫,衬衫的纽扣也被她抓着掉落了一地,“叮——叮——叮——”撒了一地。

     “曾经是好兄弟又怎么样,他娶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再没把他当成过我的兄弟了,”荣羲彥也万分激动,反手抓着沐蔚沅已经青紫交加的双手。

     “不可能,不可能,他不可能死的,他说过会陪我一生一世,除非我死,否则他都不会离开我,”沐蔚沅只是自欺欺人的重复这么一句话,在骗自己其实什么都没发生过。

     “你不要再说了,你醒醒吧,”荣羲彥听着沐蔚沅还是心心念念着萧璟,忍住心里的冲动,好生劝导她,然而沐蔚沅如丢了灵魂般,只是一直重复说着这句话,也没有流泪,也没有抓他,只是一直静静地抱膝坐着,天气却似乎没有因为她的一丝不挂而变得有所温暖,反而更加肆意,风越来越大,直吹得窗户铛铛响。

     沐蔚沅身体抖动得更厉害,荣羲彥侧过去抱紧了她,还为她披了一层厚被子,却被沐蔚沅挣脱开,“你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沐蔚沅冲动之下跑下了床,她还想跑出房间,却被荣羲彥拽了回来。

     “你跑不掉了,下半生你注定只能是我的了,”荣羲彥张口便吻住了沐蔚沅,沐蔚沅无力挣脱,便咬住荣羲彥前来肆虐的舌,死死不放,荣羲彥便在击打沐蔚沅的后脑勺,将沐蔚沅击晕之后,他终于痛下决心,杀掉沐蔚沅。

     将沐蔚沅用麻袋装进去,再在麻袋里多丢了几颗大石头,丢至附近的一条小河,这条河水流较大,水也深,不可能被人发现。

     荣羲彥模仿萧璟的笔迹写下遗书:

     人生在世,生死炽然,如果说不能为自己而活,便要为着最爱的人活着,可如今蔚沅因我醉酒发疯,对我破口大骂,离我而去,还说再也不想看到我。我的心因此深深的受到了伤害,失去了最爱的人,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末尾再加上萧璟的签名,荣羲彥模仿得极好,与荣羲彥的字体几近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