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惨案(一)
    这一天格外寒冷,傍晚的寒风呼呼吹过,刮得脸上生疼,森云乐园的山茶花也被风吹落,散尽一地芳华。【零↑九△小↓說△網】

     阎裕靖待在书房,窗户外面的树叶沙沙作响,他却置若罔听,只是一直盯着萧璟的遗书看,终于他像是发现了什么,复又将萧璟的遗书收起,冲出了家……

     荣羲彥此时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摆弄着瓶瓶罐罐的化学用品,昏黄灯光下他的脸晦测难明,阴云密布。化学用品有很多种,每瓶都贴着标签,只是这些标签上的一笔一画令人骇心,苯乙炔、苯甲醚、丙烷、丙酮……

     荣羲彥看着这些化学用品只是冷笑着,便又将这些收了起来,放进仓库。

     阎裕靖沿着青石小道一路走过去,月光洒下清冷的光辉,斑澜点滴。

     他敲了敲荣羲彥家的门,无人回应,本想回去,却发现门并没有关,便试着推门走了进去,发现客厅闪着昏黄的灯光,却空无一人,此时荣羲彥正在仓库收拾他那瓶瓶罐罐的化学品,并不知道家里多了一人。

     阎裕靖刚想叫下荣羲彥,却发现客厅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副字帖,那字帖上临摹的笔迹跟萧璟的一般无二,同是俊朗有气,回旋宛转。

     这里荣羲彥的家,却为何多出了跟萧璟笔迹一模一样的一张字帖,且字帖上的墨水早已干涸许久,想是许久的临摹的一副作品了,字帖上的“萧璟”两个字异常清晰,跟阎裕靖看到遗书上的字体一模一样,阎裕靖一下子就明白了所有,伤心疾首,万念俱灰。

     他知道荣羲彥就在家里,便想去循问个究竟。

     阎裕靖重走回大门口,用尽全力敲了敲门,大声呼喊“羲彥,羲彥,在家吗?”

     在仓库收拾的荣羲彥终于听到阎裕靖的声音,匆匆把仓库的东西都放下,然后把桌上的东西都收起来。

     荣羲彥走到门口,才发现家门没关,“裕靖,我门都没关呢,直接进来不就好了。”

     “这不是不好意思吗,哪有没经主人同意就乱闯别人家的呀,我又不是强盗。”阎裕靖强自镇定,用手拂了拂脸上的冷汗,半开玩笑说道。

     “瞧你说的,多见外,快进来坐,”荣羲彥边往里屋走。

     “羲彥,其实我来是有件事要问你,”阎裕靖边走边问,走至客厅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

     “还是为了萧璟的事吗?”荣羲彥浅浅的一抹冷笑浮于唇角。

     “是,你那晚到底做了些什么?”阎裕靖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终于破口而出。

     “你知道了什么?”荣羲彥站起身,有些激动。

     阎裕靖随着荣羲彥起身,便也站起,两人的身高差距不多,可此时看来,荣羲彥内心深处的不安浅露,显得他在阎裕靖面前矮了许多。

     “萧璟是不是你杀的,”阎裕靖气愤地质问道。

     “你都知道了?”荣羲彥此时反倒冷静了许多,只是淡淡地。

     “果然是你,为什么?我们三个人不是说要当一辈子的好兄弟吗?”阎裕靖痛苦的厉声斥责。

     “为什么?我喜欢蔚沅喜欢了那么多年,可是她呢,萧璟呢,又是怎么对我的,我比萧璟还要早喜欢上蔚沅,如果当年不是萧璟横中夺爱,我又怎会得不到蔚沅?”荣羲彥愤愤道。

     阎裕靖气急地揪住荣羲彥的衣领,领带部分被他揪得一皱一皱的,仿佛也在诉说这无可挽回的悲剧。

     “他也是你的好兄弟啊,你怎么能这样做?那蔚沅呢,你把萧璟杀了你又把蔚沅弄哪里去了?”阎裕靖气结,双手仍是紧紧地抓着荣羲彥。

     “你先放手,“荣羲彥喝道。

     阎裕靖便也放下手来,只是两手紧紧地握成拳头。

     “蔚沅跟萧璟吵完架便走了,我不知道他去哪里,”荣羲彥将领带重新摆弄好,假装心平气和地说道。

     “那你现在就跟我去警局自首,蔚沅我会找到她的。”阎裕靖作势要拉住荣羲彥的手,往门口方向走,谁知荣羲彥一个反手,挣脱开来,迅速抽出一个电击棒,将阎裕靖击晕。

     荣羲彥将阎裕靖拖到小仓库,将甲苯溶液加热,点燃一根火柴抛到铺好的草堆上面,便将门窗紧闭,自己跑出来,火势一点点蔓延,哔剥哔剥……

     森阳家。

     “小阳,你爸爸去了好久了吧,这么晚了还不来,你去荣叔叔家看看。”舒繁缕对着在沙发上的森阳唤道。

     “好的,妈妈,”森阳应声跑了出去。

     一路上,风声喝喝,阴风袭来,树枝上的叶子沙沙作响,如鬼魅般飘来晃去。森阳只觉得有些冷,便快步走。

     他抄近路跑,这条路上平时都没有人经过,也没有路灯,阴森森的,微弱的月光洒下,隐隐看得到一点光明。

     “你是谁?”森阳跑着跑着,突然撞到了一个人,跌坐在地上。

     那人一身黑衣,戴着口罩,还有鸭舌帽,正是荣羲彥。

     荣羲彥认出了森阳,却不敢保证森阳认不出他来,便伸手将地上的森阳一击,将他背起……

     荣羲彥家刚开始只是零星小火,随着火势越蔓延,接触到甲苯蒸气,便发生了大大小小的爆炸,劈里啪啦,一个一个的火球冲刺着往外撞,恨不能将整个房屋烧毁。

     森阳被放置在仓库旁,火势蔓延直冲出外,“嘣——嘣——嘣——”刺耳的一声又一声,附近的民众纷纷赶来救火,只是里面仍是爆炸声不断,用水不停浇,火势虽有所减弱,但是没人赶冲进里屋,等救援队来时将火全部熄灭,进到里屋,只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闻闻久了还使人发晕,而现场也没找到尸体,只找到了一枚发黑的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