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离奇(一)
        “哎,我这才第一次来,本想开开眼界的,谁知一来就发生了这么多事。”云音耷拉着脑袋,手撑着下巴,眼珠子围着笔记本乱转,想要找出一点点线索。

         “屈越给人的印象也是挺好的,高虞也一样,只有一样他们两人都有着奇怪的做事方法,高虞是每晚都出去打电话,而屈越一来就跑出去,直到晚上才回来,这点真的奇怪。”云音手敲着桌子,来回反反复复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们再去现场看看吧,在这里看也看不出什么。”森翌起身。

         “好。”

         云音跟着森翌来到十楼的公共浴室,尸体已经被抬出去,现场只剩下浴缸斑驳的一片血水,以及几滴滴在浴缸周围的血迹,工作人员正在提取血迹拿去检验,至于其他的,暂时还没发现。

         高虞的死亡时间推测出来了,是在凌晨十二点过后,而据最后一位见到死者的人也说高虞11点之后就再没见到了。于丰毅此刻也在现场,看着酒店调出来的监控,十二点过后出入的人很少,只是看到的都是背影,在凌晨两点的时候看到高虞进去,而之后便再没看到人进去,直到打扫卫生阿姨的出现。于丰毅不得不再调到前面去,一共有5个人,进去的时间都是超过半小时以上,于丰毅将出入时间登记好,虽然最后一个进去的人很有嫌疑,但是还是得一个一个审。

         审人的事自然还是云音跟森翌去做,总共有五个人,蒋羽,孟依依,陈紫菀,凌昀,顾逸桓。

         “五个都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啊,看来不简单。”云音不得不提高警惕。

         根据口供,依次进去的顺序分别为陈紫菀第一个,凌昀第二个,孟依依第三个,顾逸桓第四个,蒋羽第五个,都说是去洗澡的。

         审完之后,五人被带下去,进行秘密监视。

         云音坐在椅子上,她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正竭尽脑汁去想,自从森阳离去,云音的生活也因此大大改变,本来能十分钟背一篇古诗,现在却要花上几天时间才能记得住,记性总是时好时坏。

         “喂,你在发什么呆?”森翌从后头拍了一下云音的肩膀。

         “你要吓死我啊——”云音吓得立即站起身,冲着森翌大叫。

         “呃,我看你在发呆,就想问问——”森翌无厘头被吼了一通。

         “我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在想啊。”云音有点不耐烦地说道,阎森翌就像只苍蝇一样,整天在她耳边嗡嗡叫,吵得她一刻不得安宁。

         第二天早上,不知道是谁先爆料了高虞很可能是屈越的情人这则惊天秘闻,酒店似火了一般,消息到处流窜,很快的,话便传到了于丰毅跟云音耳里。

         “这消息是谁散播出来的?”于丰毅问森翌。

         “是匿名的,早上前台的服务员上班时在电话底下发现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竟是高虞跟屈越白天在一家旅馆前面亲密合抱的照片。”女服务员便将这张照片传给了其他人看,消息也就传出来了。

         “看来是凶手留下的,”于丰毅深沉道。

         “这凶手可真不简单。”云音跟着说道。

         “他的反侦查意识太强了。”

         “那叔叔现在要从何查起?”云音一脸茫然。

         “查这两个人,这几个月都接触过什么人,有没有做过一些奇怪的事。”于丰毅对着森翌使唤道。

         “是。”森翌挺有干劲的应了声,于是云音被森翌拐去跟他一起打的探消息。

         “为什么我得跟你出来啊?”云音一出来,便表示强烈的不满。

         “谁让你硬要我带你进去,又是谁让我说假话说你的来帮我忙的呢?”

         “我只是让你带我进去,又没让你这样说?”云音嘟嘟小嘴,那模样像极了小孩子。

         “我不这样说他们会让你进去,会让你进现场,笑话。”

         “你别说话了,快点走吧。”云音知道自己无理,便紧赶着走在前面。

         “你认识路吗?别等下被骗子拐跑了。”森翌在后头喊着。

         “要你管!”

         “那我们就各走各的吧,看谁先找到高虞的家。”

         云音心虚了,她又走回去,她是路痴,给她导航她都不一定能找得路,何况她是第一次来这个鬼地方。

         森翌看着云音默默地走过来,故意戏谑她,他将云音搂在怀里,云音掇手不及,一并栽到森翌的怀里。森翌的怀抱很温暖,云音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使尽全力推开他,森翌却不松手,“你喜欢我?”

         “鬼才喜欢你,放手——”

         “那不然你的脸怎么红了?”森翌没谈过恋爱,他以为女孩子会脸红就是因为喜欢对方。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无礼啊!”云音说罢,提鞋踩中森翌的脚,云音穿的是高跟鞋,森翌被这么一踩,顿时放开了云音,痛呼出声,“谋杀亲夫啊——”

         “无耻下流!”云音扔下这么一句话,径自要走。

         “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至于吗?还有啊,我们两个如果不让人看上去像是男女朋友,很容易穿帮的。”森翌终于道出了事实,本来想捉弄下她,谁知眼前这女孩子这么凶悍,以后他是万万不敢惹了。

         云音听到他这句,脸色才好些,“谁让你不早说。”

         森翌于是便一瘸一拐的走路,云音在旁扶着,只不过她也刻意保持着一些距离,按照森翌所说的方向扶着他一路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