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命案(三)
    岳遥看着云音走出去,见她走到电梯口等到了电梯他才进屋去。

     这晚,云音、森翌、岳遥彻夜无眠。

     凌晨五点,打扫卫生的阿姨正坐往十楼的电梯上,此刻夜未破晓,四周阴气森森,打扫卫生的阿姨不由打起一丝冷战,她将身上的外套裹得更紧了。刚出十楼电梯,打扫卫生的阿姨便往着公共浴室走去,刚走到门口,她仿佛听到滴水的声音,滴答滴答,极小声,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便再往里面走去,谁知这一进去,吓死个人,在最里面的高级单间浴室,浴缸里面躺着个人,那人的腕上流着血,血融入水中,顿成一缸血水,真的可怖。打扫的阿姨一下子就喊出了声,倒在一旁,周围的人听到纷纷冲进来,当然,其中也包括于丰毅。

     “这是怎么回事?”于丰毅气极,眼睁睁地看着又一条人命在他眼里消逝,他的内心也实在悲痛。

     现场出现了好多人,都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后勤的警员正在隔离,将所有工作人员也带到一个屋里审问。

     死者名叫高虞,是这家酒店的服务生,刚刚大学毕业,来这里也才做了一个多月,森翌跟着于丰毅,被于丰毅派去审问酒店工作人员,云音则跟在后头拿着笔做笔记。

     云音大概画出一个思路图,早上九点到十点之间,屈越被害,死者身中数刀,致命伤为心脏处一刀,且凶器散在周围,而凌晨五点,在十楼的卫生间,女毕业生高虞被害,右手手腕处被人割了一刀,并且被人放进盛满水的浴缸里,死亡时间暂时未推测出来,这两人是补同一人所害吗,云音现在纠结的是这个问题,虽然杀人手法不同,可云音隐隐感觉到一丝危险气息正在向她袭来,似要吞灭了她。

     森翌一个审过一个,都说入夜的这段时间他们纷纷在各自的宿舍,所有人的口供都是八九不离十,怎么审都审不出个所以然来,“让我来问问吧。”云音在后头冷静说道。

     她一个一个的问,在问到服务员蒋羽时,她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侧面,那背影,都隐隐觉得有些熟悉,可她说不上来,也可能是蒋羽像极了她所认识的一个人。

     “你跟高虞走得近吗?”云音问着眼前的一个小女孩,这女孩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也是跟高虞一样,在前台工作的。

     “嗯。高虞她刚来不久,所有事情都不太熟悉,但是她很认真地去学,平时待人也和善,也没见她跟谁结过仇啊,是谁这么狠心?”小女孩努力地思考着,突然间好像想到什么,嘴唇上下翕合着,似还有什么话要说。

     云音看她欲言又止,“没事的,有什么话都可以跟姐姐说,姐姐不会跟别人说的。”

     “那我就说了啊,后来这半个多月,高虞她每到晚上11点,就会跑出去打一通电话,直到12点才回来。神神秘秘的,有人问她打给谁,她也是遮遮掩掩,只说是打给家人朋友。”

     “很奇怪啊,那么晚,还背着人偷偷打电话,如果是普通朋友或者家人,根本就不用背着人打。”云音微微地皱了皱眉。

     “是啊,有一次我跟同事就想偷听看看她跟谁在通电话,谁知被她发现,她立马便挂断了电话,而在那之后,她就更加小心了,想偷听也再无机会了。”小女孩一脸疑惑。

     “好了,没事了,今晚的这些话,不要说出去,你就忘了吧。”云音叫这个小女孩走之前还补充了这句话,她不希望她被牵扯到这些事情里面。

     等小女孩走远些,云音这才疲累地坐到椅子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本子放到眼前,双眼直瞪着笔记发呆,她还是觉得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森翌在一旁思考着:“你说,凶手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难说,如果是,那是不是就说明屈越跟高虞两人都认识凶手,或者说他们两人根本就是认识的?”云音不得不作出如此假设。

     “这要怎么查?”森翌挠挠头,皱了深深的眉,云音看得出来,他也是一夜没睡好,眼睛周围泛着一圈深深的黑色,看着没有半分精神,“你用不用先休息一下?”云音看着森翌担心的说道。

     “我没事,你呢,先去休息吧,看你都快要倒下了。”

     “我才没那么矫情呢,记得当初在警校的时候,为了完成一个任务,我竟是三天三夜都没睡觉,那三天,我感觉自己跟只熊猫一样,两只眼睛黑到都看不见了。”云音轻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

     “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过去,”森翌不觉也笑了一声,云音不得不承认,森翌的眉眼跟草原上认识的“森翌”很像,不过她也不置了了,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很多,也许眼前这个人真的不是她要找的“阎森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