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命案(一)
    隔天早晨,云音在夕颜的带领下回到了酒店,秋天的早晨,凉风习习,暖阳普照,凋零落下的花瓣随风飘摇,缓缓归于尘土中,化为春泥,等待来年花开。

     云音还没到酒店,就看到酒店前面划了一条警戒线,外面停满了许多警车,心里没来由的不安,开始紧张,她看现在也是进不去,急忙打电话给岳遥,“岳大哥,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那么多警车停在外面。”

     “屈越死了……”岳遥后面欲再说,却因信号不好,断断续续,竟然自动挂断了。

     云音只隐约听到谁死了,名字听不清楚,心里没来由地发慌,想问是谁对方却挂了,再打过去也是忙音,云音心急,夕颜在一旁看着也是急,还好她自幼熟悉这里,从小便是跟着翁柱到处闯祸,所以她知道这个酒店有个后门,可以翻墙进去。夕颜带着云音跑到后头去,正欲翻墙,后头传来了一个声音:“喂,你们两个要干嘛,私闯酒店可是要罚的。”嘹亮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云音跟夕颜顿时惊呆了,纷纷往后头望去,云音刚好跟那人对上眼神,一时竟望得痴了,那人虽戴着墨镜,可云音似能透过墨镜望到眼睛去,那人似乎有着跟森翌相似的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鹰般的眼神,配在一张端正刚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逼人,此刻正快步向云音她们二人走来。

     “我说你们两个发什么呆,在这里准备越墙进酒店吗,莫非你们跟凶手有什么联系?”那人气势汹汹,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全吐出口。

     年纪看着也就二十出头,浑身散发着一身正气,云音仔细端详着他,看着他那与森翌如此相似的眼神,她觉得这肯定不是偶然,可又不觉得他像在哪里见过,一时也是懵了,满脸疑惑。

     倒是一旁的夕颜有点心慌,出口的话更是不经大脑思考,“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那个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证件,“就凭我是警察,”那人自豪地将证件给夕颜和云音看,上面映着的字生生刺痛了云音的双眼,是他吗,为什么眼前的这个让她觉得那么陌生,可若不是,为什么名字一样,就连姓氏也一样,阎森阳,一直以来在她心里默念的三个字此刻就出现在她面前,她却如坠深海,挣扎中却再也浮不上来。

     “你叫阎森阳?”云音试探着问道。

     “废话,这上头不是有吗,还有啊,你别想扯开话题,”眼前的这个即是森翌,自从十二年前他与森阳交换身份后,阎裕文夫妻带着森阳去往内蒙古,而森翌却被舒繁缕带去了A市,自此便是十二年,舒繁缕害怕森阳想起从前的事,旧病复发,便不许森翌跟森阳有任何联系,森翌大学毕业后便入了警局,当一个小助手,如今也是随机被调到了内蒙古草原。

     夕颜见机不对,这个人一直咄咄逼着两个女孩子,一看就是个没有情商的人,再这么拖下去不但什么都查不到,反而还可能被这人拖进警局被质问几句话才能出来。便想着三十六计最后一计,走为上策。

     她偷偷在云音耳边呢喃:“这个人惹不起,我们赶快溜吧。”谁知云音却当没听到,反手挣脱开夕颜,“我们两个只是想知道这个酒店出了什么事,因为我的朋友在里面,我担心他,想溜进去看看情况,仅此而已,你的问题我回答完了,现在,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云音一字一字铿锵有力,说得竟如此斩绝。

     “你这么说我就信你啊,不过看在你们两个人并没真正进到里面去,就暂且放过你们了,你还有什么问题?”森翌跟个小男孩似的,没有一点底气地反驳。

     “你是森阳哥哥吗?”云音极带伤感问道,她希望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

     “啊,”那人惊讶了一声,有点茫然的望着云音,“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云音听到森翌如此回答,只是失落,她以为找到了生命中的那个人,没想到只是偶然而已,他不是他,“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吗?”云音说话声音低沉,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像是被抽干灵气的精灵没有半分生气。

     森翌看到云音的情绪如此低落,也不忍再多说什么,“是一支旅游团里的一个游客被人杀了,嫌疑犯还在这个酒店里,所以封锁了整个酒店,不让人进入,也不让人出去。”

     云音跟夕颜听了之后,虽是惊讶,但更多的却是担忧,岳遥还在里面,他也是嫌疑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安全。云音极其担心岳遥,刚才还满是失落的她此刻振作了起来,“大哥哥,你能带我进去看看吗,我或许能帮上一点忙?”

     云音亲切地叫森翌一声大哥哥,森翌虽然有点心软,但他更怕的是让一个无牵连的人进入命案现场,怕会牵扯更多。

     “不行,你又不是警察,怎么能随意进入案发现场?”森阳一口拒绝掉。

     “我——我——也读过警校的啊,还算是半个警察呢,”云音一紧张竟有些结巴。

     “你读过警校,不信。”森翌看着眼前这个柔弱的小女孩,一阵风都能将她吹倒,他是万分不信的。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