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三章
    夏夜的山顶能看到漫天星光,能听到蛐蛐铮鸣,能拥抱这世界所有的寂静和荒凉。夜风拂来,余晚打了个冷战。

     被突然掐了一下的地方还是涨,还是痛。

     这种诡异的触感挥之不去,沉甸甸的压在那儿,很闷。

     余晚喘不上气。

     偏偏季迦叶好整以暇。

     拨开她被吹得乱七八糟的头发,他刮着余晚的脸,掐着她,望向自己。

     “不会连自己都没摸过吧?”季迦叶审视她,依旧直白。

     余晚的手垂在身侧,恨道:“你别太过分!”

     季迦叶还是蹙眉。深深打量了余晚一眼,他重新将她抱起来,转了个身,让余晚背对他坐下。

     透过车窗俯瞰,面前是这座城市的万千璀璨繁华,而她的身后,是一个可怕而危险的阴鸷男人。

     余晚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她被他禁锢着,像个被任意玩弄的禁.脔和玩偶,逃不掉又走不开,难堪至极。余晚心跳得很快,下一瞬,季迦叶双手扶住她的胳膊,往下,分别捉起余晚的手。

     他的手掌包裹着她,指腹慢慢摩挲着,来到余晚胸前。覆着她的手,他居然不轻不重的揉起来。

     这一切突如其来,余晚脸腾地红了,热了,她吃不消,闷哼一声,整个人不自觉的往后缩。可她被季迦叶彻底拥在怀里,她往后便紧紧贴着男人坚实的胸膛,底下更是刮过某些坚硬的……

     余晚不敢动了。

     可男人依旧肆意妄为。

     那样柔软的地方从没有被这样对待过,就算覆着她的手,就是隔着贴身的内衣,余晚感受到的,也是属于他的力道。深藏其中的饱满变成各种形状,或圆或扁,还是会痛,还是会涨……余晚又羞又耻,挣扎道:“你放开!”

     季迦叶贴着余晚,在她耳边说:“怎么样?”

     男人的声音喑哑而呢喃,温热的气息混着纯粹而原始的松木香,全是他与生俱来的荷尔蒙,凉凉的。哪怕有风,余晚也闻的到。丝丝缕缕将她包围着,全是他,通通是他!

     是这个叫季迦叶的男人。

     他是天生的强者,他的所有都一并强悍。

     余晚不答,季迦叶手中就用了些力,掐的余晚就算紧咬着牙关,也闷哼一声。

     “嗯?”

     “到底怎么样?”

     他还是这样固执而变态的问她,他故意逗弄着她,玩弄着她。

     “你去死!”

     余晚偏过头来骂他。

     季迦叶轻轻一笑。

     他笑起来,余晚就能感觉到他胸腔的震动,蕴着他罕见的笑意和促狭,特别讨厌!余晚气急,胳膊肘往后捅他,季迦叶也不躲,承受着她的怒意,却又将余晚拥的更紧了。

     这人气息悉数笼罩下来,余晚愈发动弹不得,她心里莫名发慌,蓦地,她的一只手被季迦叶捉着,就往她自己的裙底探去。

     微微一怔,余晚就明白了这人的意图!

     他是要让她……

     那两个字不堪入目,余晚有些急,她使劲动了动,可季迦叶力道太大,他就这么牵着余晚的手,引她到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这人就是个变态!疯子!

     余晚毛骨悚然,手紧紧攥着,就是不松开。

     两个人像是在叫劲。

     忽然,季迦叶不再控制她,转而手指轻轻划过余晚的腿根。他的手太凉太冰,那地方又太敏.感,余晚身体颤了颤,下意识去阻止这人,季迦叶就顺势捉住了余晚的手指。

     轻轻松松,将她制住了。

     没有一丝犹豫,季迦叶拨开阻碍,果断将余晚自己的手摁到她最敏.感的那个地方、那个被他欺负过的地方!

     像是有一道雷劈下来,余晚瞬间绷直,维持着这个姿势,彻底震住。

     面前是车窗玻璃,倒影出她此时此刻的模样。

     头发凌乱散着,季迦叶的手覆着她的,在揉搓着自己的左胸,里面内衣乱了,能看出羞耻的形状。她的呼吸急促,衬的胸线越发明显。

     所有的一切,旖旎而不堪。

     余晚撇开眼。

     底下,季迦叶覆着她的手,开始慢慢碾磨、蹂.躏。

     余晚要崩溃了。

     她两只手都被这人死死钳制住,一个在胸前,一个在底下。她逃又逃不掉,挣又挣不开,只能被他揽在怀里,抵着他的胸膛,随着这样的频率轻轻颠着。她的身体像风雨里飘摇的船,难受的不得了,她快要窒息了。

     而那个地方的快感总是来得很快,由她亲自赋予的,便更为真切。

     那一瞬,余晚不住战栗。

     她没了力气,身体发软,微微仰面,嘴唇微张,像是快要涸泽而死的鱼。

     入目是辽远的星河,黑丝绒一样的天幕,那些星子璀璨如钻石,直直扑入眼底,余晚有一丝恍惚。她好像从这个世界抽离了,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视线缓缓往下。

     面前的挡风玻璃上,倒映出季迦叶。

     男人刀削玉凿的一张脸,仍旧没有任何表情。

     他就这样盯着她,眸色淡然而冷静,看她自己弄自己,看她将自己送到浪尖上。

     羞耻而不堪。

     透过车窗,四目相对。

     抵着她的颈窝,季迦叶吻了吻余晚修长白皙的颈子。像是惩罚,也是奖励。他的唇很凉,凉的可怕,不带一丝感情的,余晚忍不住颤了颤。

     眼圈慢慢泛起潮湿,余晚眨了眨眼,拼命忍着。可这一回,却再也憋不回去,余晚哭了。

     没有人说话,一切压抑而寂静,包括她的哭泣。

     余晚的情绪很少外露,她一向冷静,她很少笑,她几乎不会哭,可今天,余晚被季迦叶弄哭了。那些眼泪掉下来,她嘴唇微微颤抖,整个人都在轻微战栗。

     她垂下眼,万千星辉通通阖上,只剩一团漆黑。

     季迦叶重新将她揽回怀里,一下又一下安抚着她的颈子。余晚僵直着身体,仍旧哭泣。

     还是无声。

     她咬着牙,战栗。

     拨开她的头发,季迦叶垂眸,看着余晚。

     顿了顿,他俯下身,亲吻她的眼。

     他的唇还是凉的,让人心惊。

     他就是地狱来的魔鬼。

     余晚无言的推开他。

     ……

     季迦叶送她回去。

     一路上,余晚偏头对着窗外,沉默不语。快到时,她不知看到什么,余晚终于冷冰冰开口:“麻烦就停这里。”

     季迦叶蹙了蹙眉,顺着望过去——

     居然又是徐思文!

     季迦叶冷哼:“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东西?”他这人一向最是尖酸刻薄。

     余晚冷笑,“那你又是什么好东西?”所有情绪积蓄到此时此刻,她毫不客气的反问。

     转起头,对着季迦叶,余晚一字一顿的说:“季先生,没有人告诉过你么?——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疯子,怪物,衣冠禽兽。你叫人恶心。”

     停了停,余晚对他说:“真希望你赶紧去死。”

     季迦叶看着她,眸色凉凉的。

     余晚也回望着他,满是尖锐与冷意。

     也怪伤人的。

     一反常态,季迦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沉默的将车停在路边。

     余晚下车。暗夜的粘腻扑面而来,她深吸一口气,直直走了,头也没回。

     不远处小区门口,徐思文站在那儿看手机。他的衣服裤子都换了,看来已经回去过,又再度过来。

     “老徐。”余晚走过去,喊他。

     徐思文一滞,头抬起来,不由诧异道:“小余?”转瞬又有些尴尬,就多解释一句:“我看你没回短信也不接电话,我有点担心,所以过来看看。”

     余晚手机里确实全是徐思文的短信和电话,她随手翻了一下,耳边居然是季迦叶冷漠的声音,“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其实,他们活在这世间,都是孤独的。

     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秘密,都有自己不愿被这世界看到的那一面。

     每个人都拥有伪装。

     他们都依靠这样的伪装而活。

     而她的伪装,今天被那个人踩在脚底,碾碎了,满是疮痍与不堪,何必再拆穿旁人?

     何况这人对她保持尊重,也细致入微。

     余晚默了默,说:“我刚才出去走了走,没听到,抱歉。”

     说话间,一辆限量版的豪车自他们背后疾驰而过,刮过一阵凛冽的风,隐约带起一股躁动和不悦。

     余晚只是垂眸。

     *

     季迦叶回到别墅。

     他的脸色不大好看,沉冽上楼,刘业铭没有多问。走到拐角,季迦叶脚步一顿,交代刘业铭说:“去找那个叫桑又槐的女孩。”

     “好的。”刘业铭应下来。

     他准备要去睡下,忽的,季迦叶又下来。这人脚步其实很轻,可刘业铭跟在他身边很久,听得出来。

     楼梯间上是道孤单的身影,宛如鬼魅。

     “先生这是去哪儿?”刘业铭问。

     手里拿着烟和打火机,季迦叶说:“睡不着,我出去走走。”

     刘业铭一顿,提醒道:“已经很晚了。”

     “知道。”季迦叶点了支烟,说,“就在附近。”

     他这么多年,失眠的时候,要不就是埋头工作,要不就是出去走走。

     好像也没其他的排遣。

     他真是昏了头了。

     他回来,并不是为了欺负一个女人的,他回来,是要索债的。

     *

     施胜男已经睡下,余波房间黑着——他这几天一直没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儿——余晚独自在客厅怔楞片刻,转身回自己房间。

     坐在床畔,她怔怔的,安静了很久。

     黑暗无边无际。

     余晚眼圈仍有些红,她望向旁处。

     浴室里雾气缭绕,余晚皮肤还是白,被这样一蒸,她胸口被蹂.躏出的红晕便越发散不开。

     那样的红,像是刺在余晚身上。

     她身上还萦绕着那个男人的气息,脖子里亦残留着他纡尊降贵吻过的印记,带着他那点凉薄的怜悯,挥之不去。

     怎么洗,都洗不掉。

     *

     余晚是被施胜男叫起来的。施胜男推门,压低声吼她:“都几点了,还睡?”

     余晚摸过手机。

     09:47

     她不想动,只想永远这样躺着。

     缓了缓神,余晚问:“妈,什么事?”

     施胜男急道:“小徐来了,在外面呢!”

     余晚一顿,慢吞吞起床。她并没有和徐思文约今天见面,没想到这人不请自来,就这么想和她结婚么?

     “快点啊,别磨蹭。”施胜男催她,说着先关上门出去。

     余晚坐在那儿,听见施胜男在客厅招呼徐思文,一口一个“小徐”,格外亲热,看来真拿徐思文当女婿。

     倚着枕头,余晚还是不想动。

     她骨子里面疲倦极了,倦到极点,谁都不想见。

     可所有人都推着她,往前,往前,不停往前。

     这样的压力,真叫人难受。

     洗漱完,余晚去客厅。

     徐思文见到她,有些窘迫的站起来,“小余。”他喊她。

     余晚勉强的笑了笑。

     他们中午单独去外面吃饭。

     去的路上,气氛微妙,到了餐厅,仍旧微妙。

     看了看余晚,徐思文还是道歉:“关于昨天的事……”

     这些话,他从昨晚到今天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余晚说:“不用道歉的,其实我也有话想对你说。”

     “什么?”徐思文看上去有些紧张。

     摩挲着面前的骨碟,余晚组织着措辞:“老徐其实你挺好的,只是我……”

     “哎,小余!”徐思文立刻打断她。

     余晚抬眸。

     面前的人戴着眼镜,刺目的阳光下,容颜微微模糊。

     他穿白色的衬衫,肩膀有些瘦削,袖子卷上去……

     余晚怔了怔。

     外面,有人走过这家餐厅,径自走到他们这一桌,然后直直对着徐思文喊了一声:“徐老师。”又有些奇怪的问:“你怎么在这儿?”

     余晚望过去,是个十八.九岁的小丫头。

     那人也不看余晚,只盯着徐思文。

     徐思文低着眼,握了握筷子,又抬起来,面容郑重的说:“又槐,我和女朋友在吃饭。”

     “你骗人。”这个叫“又槐”的小姑娘毫不客气戳穿他,“你分明是在躲我。徐思文,我怀孕了,你要对我负责。”

     这话一出,徐思文尴尬的看了看余晚。

     余晚适时起身,避开道:“我去洗手间,你们聊。”

     东南亚餐厅里总是飘着冬阴功汤的味道,余晚一路走过去,洗手池旁有人在。那人抬头从镜子里看了看她,笑道:“小余姐姐。”

     余晚略略一想,记起来了。

     这位是辰鑫潘总的女儿,潘菲,叫季迦叶叔叔那位。

     余晚点了点头,问:“潘小姐怎么也在?”

     潘菲说:“我暑假在季叔叔公司实习,今天请他在这儿吃饭。”

     余晚看着面前的人,抿唇,微微一笑。

     潘菲跟她说了再见,余晚仍在洗手间里,站了很久。

     等她再回来,那个叫“又槐”的姑娘已经走了,只剩徐思文讪讪坐在那儿。

     徐思文有些尴尬,他似乎又想解释什么。余晚忽然觉得很累。她示意他打住,余晚说:“老徐,我都知道了,你快去吧。”

     徐思文面色有些怪,沉默良久,仍坐着没动。他说:“我和她不合适。”

     “那你和我就合适?”

     “我很想努力试试的。”徐思文这样说。

     所以他努力的对她好,不过是逃避一段不愿面对的感情,还真像季迦叶说的,不能算是什么好东西。

     余晚忽然这样想。

     这顿饭结束,余晚没有再让徐思文送,认真说完“再见”,告别。

     站在街口,望着车水马龙的世界,余晚还是觉得累。她从来没有这么疲惫过,就连和江成分手,她也不过是快刀斩乱麻,说断就断。可现在,她所有的力气好像在昨晚那场莫名其妙的浪涌顶端散了,然后再也聚不起来。

     空落落的,好像被什么挖掉了一块。

     餐厅里,潘菲悄悄探出脑袋:“季叔叔,小余姐姐好像和她那个男朋友吵架了,不欢而散。”

     季迦叶面无表情的说:“有些人蠢,你就应该让她看清这个世界!”

     忽然,他不大耐烦的说:“走吧。”

     季迦叶和潘菲走出餐厅时,余晚还站在那儿,提着包,面色怔忪。

     “小余姐姐。”潘菲喊她。

     余晚转过头,见到她笑了一下,视线转到旁边那人,她撇开眼。

     季迦叶没说话,只有潘菲问她:“小余姐姐去哪儿?”

     余晚说:“回去加班。”——她不想回去见施胜男,也想不到其他地方,只能回公司加班。

     “那再见啦。”潘菲摆摆手。

     余晚点头,还是望向旁边。

     身侧,潘菲和季迦叶走过去。

     日光下,能看到影子。

     不知怎么,余晚突然想到刚才的那位又槐和徐思文,好像也是这样的年纪,也是这样的直来直往,明媚至极。

     不像她,总是阴沉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