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雨刮器来来回回,可依然没什么用。

     这种天气出差可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台风过境,举步维艰,余晚有些忧心,“刘先生,明天什么安排?”她问。

     刘业铭坐在前排,这会儿回过头来,满脸歉疚道:“余小姐,我们来的有点不凑巧,这边负责的领导都去一线防汛救灾了,恐怕得等两天。”

     似乎也只能这样了……余晚暂时把心放下,车里空调狠狠一吹,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有点冷。

     刚才不过在车站外面站了几分钟,她的大半个肩膀就被打湿了,湿哒哒的粘在身上,全部潮了,很不舒服。

     雨水的凉意顺着毛孔钻进去,余晚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她很多年没回来了,车从街边开过,余晚偏头,怔怔打量外面。

     季迦叶住在比较私密的政.府接待酒店里。

     车从大门开进去,马路很宽,里面郁郁葱葱,一栋栋小楼散落在绿荫丛中,环境幽美极了。沿着柏油路开至深处,停在其中一栋前面。

     已经深夜,服务仍是一流,门童开门,手扶着车顶,余晚下来。

     余晚其实已经订好酒店,但刘业铭在路上说,季先生觉得这样工作起来方便一些,余晚就没法拒绝了。她还得“监视”这个人呢。

     略略打量,余晚才意识到这是一独栋别墅。

     一楼是宽敞的公用客厅、餐厅,走廊深处有专门的服务人员值班休息室,再往上,是二楼和三楼的客房。

     有服务生领她上楼去房间,余晚客气的向刘业铭道谢,顿了一顿,又说:“替我谢谢季先生。”

     余晚不喜欢季迦叶,更是从心底畏惧这个疯子,但对待工作,也不得不秉起职业操守。何况,他还安排车去车站接她。

     刘业铭笑:“余小姐别客气,这是应该的。倒是季先生觉得特别抱歉,他走得比较突然,没有知会余小姐。”

     这种话真不是季迦叶会说的。知道刘业铭在打圆场,余晚默然听着。

     服务生领她上楼。

     因为酒店比较特殊,这栋别墅的装修略微低调,楼梯全是红木的,没有多余的装饰,简洁,一目了然。

     余晚房间在二楼,沿着走廊往里,还有几个房间,但都不紧挨着,私密性极好,听不到任何动静。

     房间是典型的酒店大床房,外面有露台,只不过现在下雨,什么都看不到。

     余晚洗了热水澡,留了一盏床头灯,躺下来。

     也许这一天实在是太累,居然一夜没有做噩梦。

     余晚习惯早起,听一会儿新闻。新闻台在播最近的台风情况,调到财经频道,两个主播在分析昨天各国的股市动荡。

     余晚换上衣服,下楼吃早饭。

     她起得早,整栋小楼都还很安静。

     哪怕铺了地毯,余晚也不自觉放轻了脚步。

     到了楼梯口,她正要扶着红木梯下楼,忽的,余晚顿住脚步,抬眸。

     三楼楼梯上站了一个人。

     很淡的晨光下,漆黑的头发,略微苍白的皮肤。

     双手插在兜里,目光波澜不惊。

     他不说话。

     余晚没来由的也安静下来。

     上下楼梯间就他们两个,气氛一时诡异而尴尬。

     季迦叶垂眸,下楼。

     经过余晚身旁,他不开口,也不看她。

     这人经过的时候,身上是淡淡的香。

     像极了那天夜里混乱的味道。

     余晚低下头,往旁边让了一让,不大自在的拢着胳膊。

     早餐是酒店专门派人送到别墅里来的。余晚到楼下餐厅,服务生问她要什么,余晚点了一碗粥和牛奶。

     环视一圈,季迦叶坐在窗户旁。

     玻璃窗已经变成雨幕,盈盈水光里,能看到餐厅的灯影,还有男人的侧影。他的眉眼冷峻,没什么表情。

     余晚如今对他也算摸到一点脾气,季迦叶这人阴晴不定,性格古怪,他不高兴的时候,就一定要对方臣服,他才肯勉为其难、纡尊降贵。

     这人的控制欲极强。

     沉默片刻,余晚走过去。

     季迦叶抬眸,视线凉凉的。

     明明是这人轻薄她,这样看倒像是余晚做错了什么……站在他的视线里,余晚还是极度不自在。

     身体僵硬着,手垂在身侧,轻轻攥了攥拳,为了工作余晚硬着头皮说:“季先生,你好。”

     季迦叶这才点了点头,说:“余小姐,你好。”

     斯斯文文的声音,透着疏离与清冷,还有男人的矜贵。

     余晚说:“能不能找你谈一谈项目?”

     季迦叶一顿,望着她,无比坦然的回道:“可是我不想和愚蠢的人谈。”

     余晚:“……”

     季迦叶也不看她,随手翻着桌边的报纸,将她晾在一边。

     这人就是故意的!压下心底的恼意,余晚问他:“那季先生现在有什么安排?”

     季迦叶说:“做一份计划书给我。”

     “上次不是给季先生看过了么?”余晚硬邦邦的质问。

     季迦叶冷笑,抬起头,十分尖锐的说:“三十多页的东西,别人可没有耐性看,懂么?”他语调冷冰冰的,最是嫌弃。

     听他的意思,这份计划书是要拿去说服领导用的……余晚忍下这口气,问:“什么时候要?”

     “今天下午。”季迦叶头也不抬。

     “这么急?”余晚不免一怔。

     季迦叶抬手,看了看腕表,提醒她:“准确的说,余小姐,你还有六个小时。”

     现在是七点,六个小时就是下午一点。

     季迦叶微微仰面,不疾不徐的对余晚说:“记住,我不喜欢人迟到。”

     态度傲慢又强势。

     压迫下来,逼得人不得不遵从。

     这便是他。

     *

     下午一点,余晚上三楼敲季迦叶房门。

     三楼和二楼一样,也有两三个房间,季迦叶住在走廊深处。

     是刘业铭开的门。

     “余小姐,你好。”他引她去沙发那边。

     今天是周六,可季迦叶也没有休息。他戴着蓝牙耳机,大概是在听什么人汇报。可能汇报的不合心意,季迦叶皱着眉,还是说英文,语速很快。

     这一回离得近,余晚听清楚了一些。

     官方资料上说,季迦叶是做科技起家的。后来创立北川,还是延续科技产品,不过近几年跑去投资航天产业。

     在美国这些都是私人控制的领域,简而言之就是有钱。

     余晚默然。

     季迦叶坐在对面,他不说话。

     余晚将打印出来的计划书递给他。

     这人将文件摊开在茶几上,一边听电话会议,一边看余晚的计划书。

     在这样的安静里,余晚略微有些紧张。沈世康和沈长宁都是态度相当和煦的人,余晚跟在他们身边工作,没有太大压力。

     这一位却不同,难伺候的要命。

     果不其然,不到一分钟,季迦叶将东西通通丢回给余晚,“重做。”他不客气道。

     余晚不可思议,“哪里不行?”这份资料她发给沈长宁审核过,沈长宁确认没问题的。

     季迦叶说:“哪里都不行!”

     余晚一时怔楞在那儿。

     季迦叶嫌弃的蹙了蹙眉,他摘下耳机,探过身,敲了敲第一页。隔着茶几,季迦叶直视余晚:“余小姐,你这样完全没办法从他们那里拿到钱。这些就是废纸。”

     这人视线冷冽,说话不加任何的掩饰,直直刺过来,余晚工作这么久,还没被人这么批评过……面红耳赤间,余晚沉默的收拾起桌上的文件,离开。

     身后,季迦叶说:“晚上九点拿第二稿过来。”

     余晚一顿:“明天可不可以?”她并不想晚上见这个人。

     “不行。”季迦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说,“明天要用。”

     态度颐指气使,这么理所当然,还真拿余晚当他自己员工用,还受他的气!余晚看了看刘业铭,刘业铭心有戚戚的笑了一下。

     *

     晚上九点,余晚准时去季迦叶房间。

     敲了敲门,等了一分钟,没有人回应。

     “季先生?”余晚喊他。

     还是没人开门。

     整个三楼只有季迦叶一个人住,余晚从楼梯往下探了探身。一楼没有人,二楼刘业铭的房间也是关着的。皱了皱眉,她又摁门铃。

     余晚看表,已经九点零五分。

     多等了几秒钟,余晚正要离开,季迦叶终于开门。

     被压抑了一整天的恼意还有羞辱齐齐涌上来,余晚冷着脸,不悦道:“季先生,我也不喜欢人迟……”

     余晚一顿,最后一个字吞了下去,她尴尬的撇开脸。

     面前,这人大概刚睡醒,身上衬衫有些褶皱,没有戴眼镜。

     没有了镜片,黑漆漆的眼,透着很浅的猩红,总觉得哪儿有些不一样。

     余晚垂眸。

     季迦叶已经转身进去,门敞着,余晚站在门口。

     房间里没有开灯,有些暗,似乎还带着睡意,空气里萦绕着某种香,和他身上的一模一样。

     很浅,很淡,带着原始松木的清爽。

     季迦叶从柜子边摸过眼镜,戴上。

     他转过身。

     那双眼复又变得冷冽。

     “进来吧。”他随手打开灯掣,淡淡的说。

     余晚走进去,没有关门。

     季迦叶坐在沙发这边,示意余晚坐。

     余晚坐下来,将重做的第二稿计划书递给他。

     他支着腿,微微倾身,点了根烟,问余晚:“有笔么?”

     也许刚睡醒的缘故,这人声音终于没有那么冷,略有些沙。

     余晚从包里拿出写字笔,放在旁边。

     灯下,男人眉眼沉隽,一边抽烟,一边看她的东西。

     庆幸的是,这一回,这人没有直接丢回来。

     季迦叶不说话,余晚也不说话,安静而压抑。

     台风过境,外面雨很大,可这屋子里还是闷。这人不开空调,这种闷热混着刚刚弥漫消散掉的睡意齐齐压下来,余晚觉得不自在,还很热。

     身上的汗滑腻腻的,从脖子、胸口冒出来。

     对面,季迦叶身上那件衬衫没有束进皮带里,在腰间堆起一些褶皱。上面的好几颗扣子没有扣,领口敞着,这样稍稍倾身看文件的时候,会隐约看到男人精瘦的胸口。

     余晚别开脸,起身说:“季先生,你先看吧,看完之后有什么问题叫我过来。”

     季迦叶抬头:“怎么?”

     余晚一时被问得哑口无言,稍稍措辞,她说:“你这儿很热。”

     季迦叶垂眸,回她:“热才能让人感受到存在。”

     余晚眉心轻轻一跳,总觉得和这人待久了,她好像出现了幻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