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季迦叶得到了人生第一个耳光。

     余晚重重甩过来的时候,他愣了一瞬。痛意传来,季迦叶垂眸,毫不客气的俯视余晚。他提醒她:“余小姐,我今晚可是帮了你呢。难道——”他故意一顿,冷笑着嘲讽:“是我多此一举,妨碍你们复合了?”

     他说话的时候单手仍松松扣着余晚的颈子,指腹在上面缓缓摩挲着、刮蹭着,一下又一下,温柔而凉。

     余晚冷冷挥掉他的手:“请你放尊重些!”

     看来是真的怒了,连“季先生”都省了。

     季迦叶还是笑,双手插回袋中,下巴微扬,他慢条斯理的重复:“余小姐,我已经很尊重你了。我说过的,如果不尊重你……”

     后半句话他没说,恰到好处的停顿,却再度令余晚战栗。

     暗夜里,这个男人带来的那种寒冷与挑衅在她脖子里、耳蜗里、血液里来回游弋,无处不在,还有那句被刻意压得很轻的话,逼得余晚快要窒息。

     余晚面色阴沉,红唇微启,她说:“滚。”

     咬牙切齿的恨意。

     季迦叶并不生气,反而更加乐了。长眸微弯,他忍俊不禁,可墨黑的眼底分明仍是一池寒凉。

     被余晚掌掴过的半边侧脸微微有些发红,细碎的头发耷拉下来,遮着他的眉眼,衬的他肤色越发白。

     颓废而阴鸷。

     让人莫名害怕。

     一点点敛起笑意,安静片刻,季迦叶终于对余晚开口。

     余晚以为他会发怒,或者更加尖酸刻薄,熟知季迦叶只是面色淡淡的对她说:“票定好后,我来接你。”

     又回到最开始听戏的事情上去——这人彻头彻尾就是个疯子!

     余晚不寒而栗。

     深深看了他一眼,余晚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细细的高跟鞋踩在青砖上,继续延伸而上,勾勒出女人窈窕有致的身材,略瘦,肩膀还有点单薄。

     季迦叶垂眸,点了支烟。

     他缓缓吸了一口,眯起眼,不疾不徐吐出来。

     紫檀木的盒子还摔在路边,砸坏了。司机捡起来,递过去:“季先生,这……”季迦叶低低看了看,没有再拿。

     *

     季迦叶如今还住在四季酒店的套房里。

     知道他的习惯,在他回来之前所有窗户全部敞开,高处的凉意穿梭进来,吹散了夏夜的燥热,反而带来某种爽快。

     刘业铭说:“先生,宅子已经收拾好了,什么时候搬过去?”

     “不急。”季迦叶弹了弹烟灰,吩咐刘业铭,“去查查那个叫江成的。”

     刘业铭一顿:“余小姐的未婚夫?”

     “嗯。”

     显然提前做过准备,刘业铭翻了翻资料,很快回道:“江成先生名下有个电子元器件制造厂,父亲早年去世,和寡母一起住。”

     细细的烟在指间来回捻了捻,季迦叶说:“你去安排一下,给他厂下订单。”

     “下订单?”刘业铭有点摸不着头脑。

     “嗯。”季迦叶冷冷一笑,面容淡漠的下决定,“给他们厂的订单越多越好,交货期最好压在一个半月内。还有,别给他们留其他的余量。”

     看了季迦叶一眼,刘业铭毕恭毕敬的说:“我知道了,先生。”

     他要退出去,季迦叶示意他将那个摔坏的紫檀木盒子拿走,又说:“再买一串。”

     “好的。”

     “顺便订两张票。”

     刘业铭一怔:“先生,什么票?”

     季迦叶不经意的蹙眉,掐灭烟,反问:“你说呢?”

     他嫌弃人蠢的时候,就是这样不耐烦,跟嫌弃余晚时一模一样。

     *

     夜色深深,余晚在楼下抽完两支烟,才上楼回家。

     一推开门,施胜男还在嘀嘀咕咕,这一回连余波也在,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头发仍然剃成板寸。

     见到他,余晚不由拧眉:“你不是在厂里吗?”

     余波耸肩,大喇喇说:“姐,你都跟那孙子分了,我干嘛还在他那儿呆着?”

     “什么孙子孙子的?”施胜男教训他,“那是你姐夫!”

     “妈!”余波不满,“姐被人这么欺负,你干嘛啊?”

     “你懂什么?”施胜男恨恨打他。

     “不就一个工作吗?”余波满不在乎。

     施胜男被儿子气了一顿,又骂余晚:“好好的人都看不住,你也不争气一点!”

     余晚任由她骂,自己回了房间,余波跟进来,抵着桌子,悄悄的说:“姐,要不要找几个人教训那孙子?”

     余晚说:“你自己好好的,别再让妈操心就行。”

     余波吐了吐舌头,这会儿冲她偷偷抱怨:“热死了,妈还不让开空调。”

     余晚无奈的笑,从皮夹子里拿出一沓钱递过去。想了想,又不放心的交代一句:“这事我没什么,你别冲动。”

     “知道。”余波摇了摇钱,咧着嘴笑,一口白牙。

     “你俩又在嘀咕什么呢?”外面施胜男吼了一句。

     姐弟俩安静下来,对视一笑,余晚对他说:“工作的事你别急,我去找人问问。”

     “不用。”余波反手挠了挠肩上的疤,“有朋友开了个汽修厂,我去那儿帮忙。”

     “你还会这个呀?”余晚不大放心。

     余波一挑眉,得意道:“有什么我不会的?”

     夏天很热,他板寸上面汗晶晶的,余晚看在眼里,顿了顿,说:“小波,姐还是供你继续读书吧。”

     “我才不想要呢。”余波将钱叠了放到兜里,笑道,“姐,我出去了啊。”他说着凑过来,拿手扇了扇,坏笑道:“姐,你身上一股烟味儿,就欺负妈鼻子不好。”

     余晚绷了一晚上,这会儿被这家伙逗乐了,她抬手敲了敲余波的脑袋。

     余家条件不好,一道帘子一拉,一边是淋浴间,一边是厕所。

     那些温热略微发烫的水淋下来,像块石头,沉甸甸压在心口,余晚有些闷。她抹了把脸,忽的,那湿哒哒的帘子就贴住了她的小腿。

     冰凉凉的一片,像是没有温度的手。

     余晚愣了愣,偏头望过去。

     明明关了门,可她好像听到外面有人拧锁的声音,咔擦,咔嚓。

     一声声传过来,混在莲蓬头的水声之中,格外清晰。

     不知从哪儿来的风,将帘子轻轻吹了吹,可那湿哒哒的帘子还粘在她赤.裸的小腿上,纹丝不动。余晚定定看着,忽然就想到了《惊魂记》,那最经典的一幕浴室杀人。

     也许下一秒,就有人冲进来,拉开帘子,举着一把刀!

     不,也许没有刀……

     余晚这天夜里做了个梦。

     梦里还是热,她身上是施胜男做的衬衫,的确良的料子。若是细看,能看到白色的运动文胸。很宽的两条肩带,往下蜿蜒成山峦。她手里拿的也许是《水浒》,也许是《西游记》,家里总是堆着这样的书,余波喜欢。有人推门进来,余晚望过去,她抿着唇,喊了一声什么,下一瞬,她的脖子就被人用力卡住!

     窒息、难受,痛楚、压抑,她用力挣了挣,却被迫对上一双冷如寒潭的眸子。

     那眼眸,黑的像是夜晚凉凉的水。

     他低低俯下身,说,如果不尊重你,我就直接干了你。

     低沉而呢喃的嗓音……

     余晚霍的睁开眼。

     满身都是涔涔冷汗。

     她起来去洗了把脸。还不到五点,外面已经开始亮了。蒙蒙如烟青色的晨韵里,余晚坐在窗边,头发散着,低头点了支烟。

     *

     沈长宁今天难得准时来公司。他这个人标准的花花公子,从前台进电梯,一路带着笑意,将一大票小姑娘又迷得七晕八素。

     余晚给他泡了红茶,送进去的时候,沈长宁随手丢过来一沓资料。

     余晚翻了翻,全是滨海的新能源项目。

     这单项目余晚是知道的,沈长宁最近跟的紧,去滨海跑了两趟,沈家老爷子更是盯得紧。

     只不过皆是无疾而终。

     扯了扯领带,沈长宁对余晚说:“这个项目需要的启动资金太大,咱们没办法全部吃下来,滨海那边的人脉也有麻烦——”说到这儿,沈长宁在一个名字上敲了敲,望着余晚说:“但是,他可以。”

     余晚垂眸。

     正是季迦叶。

     方方正正的一张名片,没有龙飞凤舞,只有规整的名字和头衔。

     季迦叶

     北川集团董事会主席

     余晚移开视线,沈长宁说:“我已经打听过,季迦叶之所以回国,正是要做投资。我们可以让他一起承担项目风险,而且……他跟滨海那边有交情。”

     听到这话,余晚就明白沈长宁为何要安排她去陪季迦叶听戏了。

     季迦叶和沈家二少爷沈平潮的关系似乎不错,而沈家两兄弟斗了这么多年,沈长宁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沈二攀上季迦叶?

     果然,沈长宁对余晚说:“余晚,你在他身边,找机会提提这个事,看看能不能把他拉过来。”——余晚是他的心腹,交给她,沈长宁最放心,也最稳妥。

     结果余晚毫不犹豫,果断拒绝:“沈总,抱歉,这事我不行。”

     “原因。”沈长宁难得皱眉。

     那些原因到了嘴边,余晚也说不出口,她只能说:“私人原因。”

     “哈,”沈长宁笑,“季迦叶在追你?那更好了。”

     “不,沈总你误会了。”余晚否认。她有自知之明,自己并没有什么姿色让季迦叶看上,也没那种能力。余晚如实说:“这工作我真不行。”

     打量余晚一眼,沈长宁也没有多勉强,只是点头:“行,你忙去吧。”

     明天是周末,刘业铭下午四点过来接人。

     等了一会儿,一个不认识的小丫头高高兴兴下来了。她笑得很甜,自我介绍道:“刘先生你好,我是顾菁菁。我们沈总安排我去陪季先生听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