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第二天返航,那位刘总大概自觉太过丢脸,一直没有出现。直到下船,余晚才看到这一位。

     灰头土脸的耷拉着脑袋,他也不看旁人,只闷头坐车走了。

     旁边,有几个女人凑在一起,悉悉索索聊着八卦。说什么刘总大概是和谁玩s.m,一下子玩过了火,又说没想到他还有这种癖好……下意识的,余晚转眸。

     另一边,季迦叶在和沈长宁告辞。

     这人还是背着自己的渔具包,站在阳光底下,一扫暗夜的阴鸷,清清爽爽的斯文模样。

     有车来接他。

     季迦叶将渔具交给司机,他坐上后座。顿了一顿,忽然,车窗降下来。

     隔着数人,他望向余晚。

     金丝镜片后面,他的眼睛很黑,目光很淡。

     视线撞在一起,余晚不禁稍稍有些尴尬,就听季迦叶说:“余小姐,记得请我听戏。”

     他的声音清朗,隔着这么远,隔着这么多人,缠绕在海风里,余晚依旧听得清晰。

     这口吻,和昨晚说她蠢是一模一样的!

     轻描淡写,又理所当然,带着季迦叶似的矜贵。仿佛他和你说一句话,都是佛祖垂怜,人人都得顶礼膜拜。

     这人还真有脸,昨晚说她蠢,今天居然特地提醒她这些!

     余晚冷冷望着他。

     下一瞬,车窗升上去,挡住男人的眼。

     季迦叶就这么走了。

     余晚微恼。她移开眼,才发现众人正打量自己。旁边那几个女人也不八卦刘总了,这会儿悄悄盯着她看,或是好奇,或是探究,还泛着些酸味。

     要知道这位季先生非常冷,抿着唇的时候,连头发丝儿都散发着禁欲的味道。

     女人也是有征服欲的。游艇上那么多人,对着他明里暗里示好,秋波都不知送去多少,这人一概拒绝,彬彬有礼。——除了那位搂着他脖子、大着胆子要亲他的,被季迦叶用一个“滚”字给打发了。

     慕容静这时也看着余晚,笑眯眯的说:“余小姐,我们剧团正好有演出,我那儿有票。”

     “票就不用了,”余晚客气拒绝,“就是得麻烦慕容小姐推荐几场好戏。”——慕容静是这方面的行家,不像余晚是个半吊子。

     慕容静抱臂略略一思量,自荐道:“我看季先生对古筝有兴趣,我最近正好也有演出,不如请他来?”

     想到那天在雍复会,季迦叶饶有兴趣的模样,余晚点头说:“好啊。”

     *

     余晚这天回到家,不可避免又是一顿唠叨。

     “你那个老板也真是的,大周末还不让人休息,加班加班,一天到晚就是加班!”施胜男很生气。好容易碰到一个不错的相亲对象,余晚却因为工作推掉,她越想越窝火。

     余晚说:“不是约在下周了么?”

     “你以为别人会等你啊?”施胜男戳她脑袋,“这种好的小伙子,不知多少人排队等着呢,保不准什么时候就相到合适的了。”

     余晚只觉得累,她说:“我去睡一会儿。”

     “现在睡什么睡?”施胜男说,余波从屋里头出来,不耐烦道:“妈,就让姐消停一会儿吧,她已经够累的了。”

     被这么一顶撞,施胜男转而又开始骂余波:“一天到晚没个正经工作,就在家里瞎晃荡,摆弄那些破东西,当年要不是你乱来……”

     “妈!”施胜男不知道要说什么,余波厉声打断她。

     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陡然沉下脸,气势挺骇人的,施胜男嗫嚅着嘴,剩下的也就不说了。

     余波看了看余晚。

     余晚怔怔立在角落里。察觉到余波的打量,她笑了笑,说:“我去睡会儿。”

     余晚真的有点累。

     昨晚从甲板回到房间,她去洗澡。洗的身上都发白发皱了,才结束。换上干净的睡裙,余晚平躺在那儿。

     一合眼,铺天盖地的黑暗便迅速侵袭下来,扼住咽喉。她便摁开旁边床头灯。

     浅浅的一束微光,瞬间驱散了黑暗。余晚转了个身,对着那盏灯,却也没有合眼,只是这样定定看着。

     她怕一闭眼,就要做噩梦。

     如今天亮着,终于可以睡一会儿。

     这一觉余晚也不知睡了多久,她睁开眼的时候,面前的窗帘被风轻轻柔柔的吹拂。窗帘飘起来的时候,会带进几缕阳光。

     这个时间点似乎已经靠近傍晚,房间一切都朦朦胧胧,仿若披着淡淡的纱。像极了过去的那种旧照片,度上岁月的昏黄。

     余晚眯了眯眼,好像又听到有人拧锁的声音,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

     余晚怔怔的,坐起来。

     门开了,一个人走进房中。

     被蚊帐和床架挡住了,只能隐约看到白色的上衣,底下是灰色的工装裤。

     那个影子越靠越近,余晚死死盯着。

     忽然,蚊帐被掀开——

     施胜男吓了一跳:“余晚!你这样盯着我干嘛?要吓死人啊!”她一边说,一边猛拍胸口。

     余晚抬头看着施胜男,过了两秒,问:“妈,什么事?”

     施胜男说:“现在都几点了,还不起来?”

     余晚到处找手机,后来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自己攥在手里。

     手机屏幕上黏着一层薄汗。

     擦掉汗,屏幕上显示下午四点十八分,视线再往下,是一个日期。

     愣愣看了一眼,余晚起来,帮忙做饭。

     余波在房间里捣鼓他那一堆无线电的东西,也不出来。厨房很小,施胜男坐在板凳上摘豆角。余晚洗了一把葱,慢慢开始切,一刀又一刀。

     听到这个动静,施胜男又止不住抱怨:“连切个菜都不会,真的是读书读傻了。”嘴里念叨着说:“都怪你自己眼瞎,挑来挑去,挑个那样的。小江现在要和那个狐狸精结婚,你就开心了?请帖都送上门,我这张脸也算丢光了。”

     余晚随便她说,她只默默切葱。

     就知道她会这样,施胜男更加恼火:“你这样整天冷着脸,谁会喜欢?”

     余晚终于笑了,她说:“要人喜欢干嘛?”

     吃完饭,余波洗碗刷锅。施胜男躲了好几天,终于憋不住,出去跳广场舞。家里总算清静了,姐弟俩长舒一口气。余晚捧着电脑,开始研究演奏会的票。

     慕容静说的演奏会,这周一连有四场。余晚不知道季迦叶到底哪天有空。像他这样的大忙人,估计还得和他秘书去约时间。

     余晚翻出这人的名片。

     想了想,她又放回去。

     余晚抗拒这个人,尤其季迦叶太过强势,又尖锐刻薄,更让人摸不透。

     他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模糊的。

     他出现的突然,而且太过危险。

     余晚阖上电脑。

     最后,这票余晚还是没有自己买。周一去公司,沈长宁直接给了她一沓票。余晚一看,市里面最近的演出都在里面。这架势颇像皇帝挑后宫,季迦叶哪天有空,就哪天去的意思。

     沈长宁特地叮嘱:“这几天好好陪陪季先生。”

     这话未免太过歧义,余晚拧了拧眉:“沈总!”

     沈长宁哈哈笑:“我说错话了。”又说:“那天他说的话你也听到了……”

     那天在游艇上,季迦叶赤.裸裸威胁沈长宁,实在是嚣张至极,沈长宁从来没遇过这样难对付的。

     季迦叶什么都不在意,他也不用在意什么,反正都是人求着他。

     余晚不说话。

     沈长宁继续道:“这段时间辰鑫也动了这个项目的念头,昨晚请季迦叶吃的饭。”——辰鑫是凌睿的对手,这几年最新崛起的。也不知道这个公司发什么疯,遇到凌睿参与竞标的单子就抢。而且,他家一向是走低价策略。辰鑫价格压得非常低,以至于凌睿的价格也被迫降得很低。饶是如此,今年还是丢了好几个大单子。

     余晚不禁蹙眉,季迦叶难道是个香饽饽么,谁都要打他的主意?

     有钱就了不起?

     沈长宁将票推给余晚,“这是公司经费,就当招待客户。——还需要什么钱,你直接找我报备。”见余晚还梗在那儿,沈长宁换了怀柔政策,说:“老爷子这几天为这个项目着急上火,都叫了医生,你有空去看看他。”

     沈家老爷子对余晚算是知遇之恩,余晚知道沈长宁的意思。顿了顿,她接过票。

     厚厚的一沓票捏在指间,余晚垂眸看了看。

     她去给季迦叶打电话。余晚还是去茶水间外面的那个小阳台。那地方没什么人,很安静。被太阳一晒,微微有些热意。

     季迦叶的名片还是凉的,余晚对着那一串数字,看了许久,在电话里拨出去。

     季迦叶没有接,只发来两个字:“开会。”这人大概是真的忙。余晚默了默,问他什么时候有空。

     大约是确认行程安排去了,过了几分钟他才回:“周三晚上。”

     余晚翻了翻那一沓票,周三晚是慕容静的演奏会。她将开演时间和地点告诉季迦叶。

     “好的。餐厅你订,我来接你。”他这样回复。

     余晚立刻拒绝:“不必了,我在音乐厅等季先生。”

     季迦叶那会儿坐在会议室里,看着这条短信,他冷冷丢开手机。

     不过两分钟,余晚又发来短信:“季先生,演奏会的票我已经同城快递到贵公司,烦请查收。”

     季迦叶:“……”

     *

     余晚到的比开演时间要早很多,恰好遇到慕容静,这人身后还跟着助理。

     慕容静还没有化妆,清水出芙蓉的一张脸,仍然婉丽。

     “余小姐。”见到余晚,慕容静显然有些惊讶,“你们今天来听?”说着,她不动声色往余晚身后看了看,“季先生呢?”

     余晚说:“是我提前来了,季先生还没到。”

     慕容静点点头,说:“我去梳化,晚上结束你们别着急走啊。”

     “好的。”

     慕容静领着助理去后台。

     助理边走,边递过来今晚的演奏曲目。慕容静扫了一眼,指着上面的一支曲子,说:“跟那边说,把这支改成如是。”助理看过去,不解道:“渔舟唱晚?这可是静姐你拿手的曲子呀。”

     慕容静将曲目单丢回去,不高兴道:“话这么多呢?看着就讨厌……”

     助理扁扁嘴,不说话了,折回去和导演交涉。

     “赵导,这不是静姐要求的吗?就帮帮忙呗,反正如是也排练过好多次,一直做备选的。”

     “为什么不弹渔舟唱晚?”

     助理耸耸肩。

     导演说:“真是麻烦,还得跟各组沟通,就这么点时间……”

     “拜托拜托。”小助理央道。

     角落里,余晚望过去。看了看那两个人,她又低下眼,看着手里的杂志,只当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