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太阳西沉,天色彻底暗下来。晚风拂面,黏黏糊糊的,还是热。沈长宁还没到,余晚躲在露台角落里,又点了支烟。

     她平常烟抽得不多,今天已经第三根,算破例了。

     手机里全部是江成的短信和电话,余晚没接,也没看。

     先前和江成将事情彻底摊开,余晚就挂了电话。她不擅长和人对峙、吵架。夏晓晴之所以会来找她,就是看准她的脾气,余晚和人吵不起来。

     施胜男常说她是个闷葫芦,话都憋在心里,迟早能将人急死。

     所以,这会儿大概能把江成急死。

     余晚抬手,看了看时间。

     这支烟抽完,她拧开矿泉水正想要喝,有服务生过来,毕恭毕敬说:“余小姐,外面有位先生找你。”

     余晚皱了皱眉,不知想到什么,又将矿泉水拧上,一口未喝。

     外面果然是江成。

     他从外地回来,身上还是余晚买的那套西服。这会儿天气很热,外套脱下来拿在手里,里面衬衫皱皱巴巴。他满头大汗。

     所有坚定的信念,在真正见到这个人时,余晚还是有一丝恍惚。

     她和江成从高中毕业就在一起了。这么多年,他们共同经历了很多,余晚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残忍的一天,她要亲手割掉过去,割去自己深深爱过的人……抿了抿唇,余晚问:“你还来做什么?”

     “来谈我们的事。”江成气喘吁吁。

     余晚冷眉:“我现在要工作,改天再谈。”

     “不行!”江成坚持,“我就要现在谈!”一想到余晚隐忍了一个月,什么都闷着,耍的他团团转,还看他的笑话,江成就坐不住。

     定定看着他,余晚提着瓶矿泉水,往电梯口去。

     *

     兰越大厦楼顶有一个风景绝佳又私密的空中花园。已经入夜,花园被晕暗的地灯点缀,好闻的兰花香若有似无,再配上远处奢华的夜景,是个情人幽会的好地方。

     可如今站在这里,还真是有点讽刺。

     “说吧。”余晚抱臂看着对面的人。

     打量了一下四周,江成拿袖子擦了擦汗,面色痛苦的说:“晚晚,对不起,我错了。”余晚不说话。江成看了看她,继续坦白:“我有一回晚上喝多了,就稀里糊涂的跟小夏……”

     余晚眼圈有些红。她望向旁边,自顾自笑了笑,拿话堵他:“那你是真够糊涂的!”

     被这么一噎,江成无比尴尬,连连保证说:“真的就那么一次。我已经跟她断了,那个孩子也会做掉的,我明天就带她去!”

     他还在骗她呢,那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就在她手机里,每一张都触目惊心、让人作呕,变换着时间、地点,怎么就只有一次?

     余晚只觉得心寒。

     而且,做掉就好了么?

     她冷冷一笑,仿佛听到个笑话。

     见余晚还是无动于衷,江成着急了,只差跪下来求她:“晚晚,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要不打我一顿出气?”他语无伦次,懊恼的说:“我们这么多年感情,没几天就要结婚,我是真的昏了头了……”

     结婚两个字钻到心里,余晚好像又听到一个笑话。

     他跟她求婚,她是那么的高兴,她那么冷静的一个人,独自乐了一个晚上,可一转眼……什么都变了。

     肮脏、痛苦,足够将人淹没。

     扯了扯嘴角,余晚望着江成,认真的说:“没有什么结婚,在我这里,我们已经分手了。”

     她的口吻平静极了,真让人心惊。江成胃中倏地一绞,他立刻叫道:“我不同意分手!”这人有胃病,一着急就容易犯病,余晚是知道的。她没有动,只是问:“为什么?”

     江成胃痉挛的很不舒服,额头上冒出汗来。他拧着眉,将不同意的理由列出来:

     “我们结婚的事都通知了亲戚朋友、我的员工和客户,酒店也定下了,钱也付了,让别人怎么想?也太丢脸了……”

     听着这样的话,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人,余晚忽然心就凉了。

     默了默,她将拧开的矿泉水递给他,又从包里拿出先前买的那些胃药。

     江成习惯性接过去。

     喉头一动,一粒药就着凉水进了肚子。

     余晚定定看着,才说:“酒店、亲戚朋友这些你都不用担心,你正好可以和那位夏小姐结婚。”

     江成还以为余晚态度软了,这会儿听见这些话,气急攻心,捏着矿泉水,又咕咚咕咚吃下一粒药。他不免有些抱怨,脾气也上来了:“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提她干嘛?余晚,我只想和你结婚!你不明白吗?”

     余晚安静片刻,笑了。

     “是我忘了。江成,你妈妈连我都看不上,怎么可能看上那位夏小姐?所以——你怎么可能和她结婚?”

     余晚第一次见江成妈妈,那会儿还是沈家老爷子的秘书。听闻她是做秘书的,江成妈妈瞬间板起脸,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她。虽然江成替她解围,说,妈,不是那种秘书,可那种眼神余晚一辈子都忘不了。

     余晚不喜欢江成的妈妈,但她为了江成,总是愿意忍着,如今,终于可以不用再忍了。

     看着面前脸色涨得通红的人,余晚说:“江成,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可谈的,你回去吧。”顿了顿,她说:“我祝福你。”

     她将求婚戒指递给江成。

     江成没接,余晚放在旁边的花架上,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江成恼羞成怒的声音:“余晚!我都认错了,你干嘛还咄咄逼人!”

     余晚脚步一顿,平静转身:

     “我怎么逼你了?”

     这种平静衬的他就像个跳梁小丑,江成将戒指掼在地上,怨愤道:“我们之间变成这样,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

     “我有什么责任?”余晚寸步不让,却还是平静。

     一股无名火腾地窜出来,江成彻底恼了:“你看你,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以为自己是上帝?”

     余晚冷冷看着他,不说话。

     那种冷意让人愈发难堪,让人无处遁形,江成只能下意识保护自己,他骂道:“余晚,你根本就不爱我,现在装什么受害者?”

     他居然说她不爱他!

     余晚怔了怔,不可置信的盯着面前的人。

     对上她的视线,江成吼道:“你扪心自问,你愿意跟我上床吗?我们这么多年,我一碰你,你什么反应?你没有反应!余晚,你就是个木头!死鱼!呵——我是跟小夏上床,她比你温柔、比你善解人意、比你了解我的需求,她更不会像你这样咄咄逼人!我跟她上床,还不是被你逼的?”

     这样恶毒的话,从江成口中说出来,亲耳听到,真让人彻骨心寒呢……余晚身子轻轻颤了颤,连嘴唇都在颤抖。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到那一年。

     那一年高考完,她在家里看书。西边的那种老旧平房很晒,窗帘掩着。突然,有人敲窗户。余晚好奇的推开窗,江成就站在外面,手里举着朵花。他说,余晚,看到这花,我就想到了你。他递到余晚面前。余晚愣了愣,就笑了。

     江成后来说,余晚,你笑起来很好看……

     现在,这些通通成了狗屁!

     瞳孔一点点缩起来,像是刺猬保护的盔甲。

     “所以呢?”余晚表情淡漠。

     “又来了!又来了!”江成抓狂,指着余晚跳脚,“又是这样一幅死样子!我真是受够了!”

     “余晚,你就是个性冷淡!”没有丝毫的停顿,他毫不客气、恶毒的骂道。

     余晚:“……”

     似乎有风刮过,余晚忍不住狠狠战栗。手紧紧攥着,她才能勉强克制住那种钻心的冷意。眼圈慢慢湿润了,她抿着唇,硬生生又将眼泪忍回去。

     停了一秒,也许两秒,余晚面不改色的说:“对,我就是。”

     耳畔彻底安静下来,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黑洞,全死了。

     忽的,不远处有人嗤笑出声。

     余晚只盯着前面,没有回头。江成恼火的瞪过去,不客气道:“谁啊?”

     只见花枝隐隐绰绰,隔出一个非常僻静的角落,那儿有一张弧形沙发。

     季迦叶就坐在那儿,身上是剪裁得体的深色西装,长腿轻轻交叠,也难怪江成一开始没留意。

     暗沉的夜里,也不知是无聊,还是恰好,他指间正把玩着一根烟,细细的一根,很白,像是纤瘦而脆弱的女人。

     那支烟就在他的指尖捻来,捻去。

     听出男人的暴怒,季迦叶笑了笑,慢条斯理将烟放进烟盒里,才淡淡起身,说:“抱歉,打扰了,你们继续。”

     他太过淡然,江成反倒变得莫名尴尬。

     花园里全部铺的细碎的鹅卵石。

     沿着鹅卵石路走出去,季迦叶经过余晚的身旁。余晚还是背对他,丝质的白衬衫垂在肩头,露出白皙的脖子。

     朝江成略略颔首,季迦叶走到玻璃后的电梯旁。

     他摁下电梯下行键,盯着数字楼层一个一个往上。

     约莫半分钟后,江成过来。他的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满满的,全是胃药——正是先前余晚提在手里的那个——季迦叶拂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移开视线。

     *

     余晚一晚上没睡好,眼圈发青。早上开完晨会,刚回到座位,顾菁菁就笑眯眯的过来八卦:“余助,前台说有人送东西给你呢。”

     送她东西?

     余晚只觉得莫名其妙,连江成都很少送她东西,更不要说旁人了……余晚狐疑下楼,才发现写字楼底下站着的是刘业铭。她不由一怔:“刘先生?”

     “余小姐,你好。”

     刘业铭笑了笑,递过来一个紫檀木的盒子。余晚认出来了,这是季迦叶昨天拍下的那个莲花天珠手串。愣了愣,她问:“季先生愿意割爱?”

     “不。”刘业铭否认。

     “那这……”余晚脑袋里乱糟糟的,摸不透他的意思,就听刘业铭说:“这是季先生送给余小姐的。”

     “送给我?”

     余晚彻底被这句话吓到了,她除了懵还是懵,季迦叶两百一十万拍下的手串,就这么转手送给她?!

     这是两百一十万!

     不是两百一十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