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一章
    静谧的周日清晨,还是有风。

     季迦叶独自散步回来,绕到后面餐厅,明川已经起来。大概没怎么休息好,这小子眼里难得布满血丝,整个人看着就憔悴。

     “二叔。”

     骆明川到底尊敬他,就算自己心里再不高兴,还是恭敬起身喊他,又主动道歉:“昨晚我态度不好,二叔你别在意。”

     说得是昨晚在音响室里的对话。

     那时候,骆明川说季迦叶根本不懂爱情,还埋怨他乱点鸳鸯谱。

     这样的道歉听在心里,有点不太好受。沉默片刻,季迦叶说:“不会。”

     骆明川爱吃西式的早餐,面包、鸡蛋和牛奶。

     匆匆吃完,他丢下叉子就要走。

     “去哪儿?”季迦叶问。

     骆明川脚步没停,只是说:“我出去一趟。”

     他的脸上写满了着急,季迦叶看在眼里,直接戳破他:“去找小余?”

     骆明川尴尬一滞,没答。

     季迦叶不得不提醒他:“明川,你们已经……”

     “所以我想重新追求余晚。”骆明川打断他,认真的说,“二叔,我想了一晚上,她对我很重要,我至少应该努力去试试,再谈放弃的事。”

     “……”

     季迦叶再度沉默。

     骆明川抓起车钥匙就往外走,忽然,身后的季迦叶喊住他:“明川!”声音稍稍有些急。骆明川疑惑回头,“二叔,还有事?”他问。

     淡淡晨光里,年轻的脸上覆着希望的光泽,叫人不忍打破。季迦叶默了默,说:“没事。”

     “那我走了。”

     骆明川摆摆手,离开。

     餐厅里,又剩季迦叶。

     还是他一个人。

     因为常年工作,他的胃不是很好,厨房给他煮了新鲜的粥。用小米炖的,加了新鲜的燕麦,炖得糯软,最适合他。

     季迦叶舀了一勺粥,慢慢凉了凉,还没来得及吃,刘业铭已经拿着一堆工作过来:“先生……”

     他是一刻都歇不了。

     季迦叶临时出差几天。

     坐上车,他想了想,对司机说:“先去余晚那儿。”临走前,他想再和余晚说几句话。

     周末的早晨并不堵车,一路过去,遇到红灯,停在十字路口。这儿是老旧的生活区,有穿着睡衣买菜的大妈,手里提着新鲜水灵的菜,还有拖着拖鞋出来吃早饭的老大爷。季迦叶半眯起眼,就看到了明川的车。

     静静看了会儿,绿灯亮起,他改口道:“直接去机场吧。”

     过安检前,他交代刘业铭:“明川你多看着些,他最近精神不太好。还有余晚她弟弟的事。”

     “知道。”刘业铭答应下来。

     候机的vip休息室里,只有季迦叶一个人。

     他拿着手机,给余晚打电话。

     还是在黑名单里。

     听着机械的回复,季迦叶用休息室的电话给余晚打过去。

     余晚接起来。

     “喂?”

     像是还没睡醒,有点惺忪。

     “是我。”季迦叶言简意赅,“我今天去欧洲,你想要什么礼物……”他话没说完,那边已经直接挂了。

     嘟嘟嘟急促的忙音,从耳边传到心里,烫的人心里莫名空落落的难受。

     季迦叶握着电话,静静端详着,眸色一瞬凉凉的。

     他还想告诉她,不要和明川走得太近,就算是痛,忍一忍都会过去的。

     他还想告诉她,他过几天就会回来……

     ……

     余波的事解决得很快。

     江成那边不再坚持,余波只拘留了几天,又赔了医药费,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这小子也不要人去接,说是自己回来,固执的要命。

     施胜男重新精神抖擞,买了许多菜回来。她在水池子杀鱼,余晚负责择菜。

     初秋了,新鲜的小菜有点蔫儿,余晚默默的挑拣。施胜男一边杀鱼,一边说:“最近怎么总不见小骆来啊?”

     余晚还是低头。去掉两片黄叶子,她说:“妈,我和他就是朋友,你别再乱猜。”

     “怎么可能?”施胜男有些急,“你没看见小骆那眼睛、那颗心都盯在你身上,你这……”她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只催促余晚:“快去给小骆打电话!余波出事,小骆跑前跑后出了不少力,总该请别人吃顿饭。你快去!”

     “妈!”余晚嫌烦,丢下手里的菜,转头回房间。

     “你打不打电话?”施胜男追着问。

     “不打!”

     余晚很倔,施胜男真能被她气死。

     房间里,余晚微微有些失神。

     窗户推开,秋意一点点润进来。外面是高高的一株银杏,笔直而挺拔。叶子小小的,像扇坠一样垂在枝桠上,中间还点缀着白果。

     这些天,其实骆明川还是来找过她的。

     只不过余晚狠狠心,都当没看见。

     她不能再伤害这个人。

     不知发呆了多久,余波回来了。“妈。”他冲着厨房喊了一声,又过来敲余晚的房门,“姐。”他推门进来。

     余晚回头。

     余波手里提着个果篮,他示意道:“喏,有人送的。”

     不用挑明,肯定是骆明川。

     他知道余波今天出来,所以特地备了礼物。

     余晚了然,问余波:“人呢?”

     余波耸了耸肩,说:“没上来,只是给了我这个,还让我问你和妈好。”

     彬彬有礼,细致周到,是他的风格。

     余晚默默看了看,没说话。

     觑了觑她的脸色,余波说:“姐,你不下去看看啊?我觉得……”

     “不了。”余晚淡然的转过去。

     一顿饭吃得施胜男唉声叹气,不停在说余晚:“小骆哪儿不好,你还挑挑拣拣?余晚,你到底想找什么样的?”

     余晚没答。

     施胜男更加生气,根本没有好脸色给余晚。

     饭后余波洗碗,施胜男还是唠叨,根本不停,余晚在家里待不下去,索性去医院看沈世康。

     沈世康术后情况不算好,不过总算醒了,正一点点康复。

     医生说是再也不能受刺激,所以大家在沈世康面前都尽量小心,也幸亏那个禽兽出国了,沈世康如今才能安稳恢复。

     施胜男煲了汤,盛在保温盒里,让余晚带过去。

     走出楼道,余晚直直往小区外面走。

     忽然,眼角余光里,有一道清隽身影立在那儿。下午起了风,天色阴沉,偏偏那道身影带着暖意。

     余晚愣了愣,下一瞬,她目不斜视,只望着前面,脚步没停。

     余晚在路口等出租。

     骆明川慢慢从后面过来,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我送你吧。”这么多天,他终于过来说一句话,声音和软,还带着些小心。

     “不用。”余晚冷冷拒绝。

     骆明川瞬间有些尴尬,他年少成名,还没有这么挫败过。

     很快,一辆出租过来。

     余晚拦下,她打开后座车门,径直坐进去,再没有多看骆明川。

     车开出去,余晚绷着的身体才稍稍缓下来。

     视线拂过后视镜,那人仍旧像个傻子似的站在那儿,定定没动。

     余晚收回目光,眨了眨眼,忽而悄悄转眸,又望了一眼。

     那人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

     真叫人难过。

     *

     上出租还好,下了出租,外面彻底阴沉下来,恐怕要下雨。

     沈世康如今总是躺在病床上,见余晚过来,他说:“推我下去走走。”

     余晚说:“外面起风,怕是要下雨。”

     沈世康笑呵呵道:“起风了才凉快,难道出去晒太阳么?”

     他还有心情开玩笑,余晚笑了笑,推他下楼。

     楼下小花园里人不多,沈世康穿着条纹病号服,坐在轮椅上,看着确实老了不少。

     余晚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停下来。

     风拂过,是挺凉快的,余晚眯起眼,稍稍仰面,感受这飒飒凉风。旁边,沈世康说:“小晚,那人似乎在看你。”

     余晚循着望过去——

     还是那道清隽身影。

     这人心细,估计是怕下雨,所以特地过来。

     余晚脸色微红,撇开眼,没说话。

     沈世康会意,便多打量了骆明川几次。

     骆明川知道余晚八.九不离十来了医院,天气要下雨了,余晚没有带伞,他不放心,所以过来。

     如今只坐在小花园的另一侧,也不过去打扰他们。

     目光拂过骆明川的侧脸,沈世康悄悄蹙了蹙眉。他一言不发,戴起老花镜,又不动声色的端详。

     骆明川生的清瘦,眉目俊朗,抿起唇的时候,有点冷意,半边侧脸与印象中的某些人在慢慢重叠……沈世康还是蹙眉。

     收回视线,他摘下眼镜,重新笑呵呵的。“小晚,”沈世康旁敲侧击的说,“新的追求者看着不错。”

     风大了,天色愈发阴沉,余晚连忙推他回去,又说:“老爷子您想多了。”

     “哦?”沈世康似乎不信,问余晚,“小伙子姓什么,我替你查查,把把关?”

     余晚没答,只是送沈世康回病房。

     快要下雨了,沈世康也不多留她,只是提醒她:“路上小心。”

     “知道。”

     余晚下楼。

     沈世康故意没给她伞,而是站在楼上的窗边,往下打量。

     “爸,你在看什么?”沈长宁恰好过来。

     指着骆明川,沈世康说:“这人是谁?认识么?”

     沈长宁看过一眼,就答道:“国外回来的一个小提琴演奏家,好像姓骆。”——他热衷于这些,之前还想约温夏去听的,熟料直接被拒绝。

     “姓骆?”

     沈世康喃喃重复了一遍,他对沈长宁说:“你去查查这个人。”稍稍一顿,他说:“再去查查骆家。”

     “骆家?哪个骆家?”沈长宁不明所以。

     沈世康不悦,睨了一眼,没好气道:“二十多年前的骆家。”

     这么一说,沈长宁有了点印象:“骆家啊,不是都死了么,还查什么?骆广林心脏病发,他儿子骆萧跳楼死了,儿媳当年抑郁症发,直接一把火自尽。”

     “骆萧还有个儿子。”

     “也死了吧……”沈长宁努力回忆,“似乎也在那场火里死掉的。”

     沈世康并不说话,他面容冷峻,停了一停,不知想到什么,还是说:“连季迦叶一块儿再调查一遍。”

     “季迦叶?”

     沈长宁一听就摇头:“不可能是他。当年那个儿子才五六岁,到现在也才二十多。季迦叶都三十多了,根本对不上啊。”

     “骆广林有几个儿子?”沈世康忽然有些糊涂。

     “一个啊,就骆萧。”沈长宁说。

     沈世康还是冷着脸,想起当年的事,他身上忽然阵阵发凉。

     “长宁,替我安排出院。”

     “回家么?”

     “不,去疗养院那边,安静点。”

     那边医疗条件不比医院差,而且安保一流,不用受无关人等骚扰。

     *

     真的要下雨了,出租爆满,医院门口更是难拦到车,余晚一时拧眉。

     身旁,骆明川鼓着勇气,说:“余晚,就要下雨了。”他先前才被她冷脸拒绝,如今不过是担心她,才重新拉下脸。

     余晚望着前面,没说话。

     骆明川垂着眼,说:“余晚,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本我们都好好的,是不是因为见到了我二叔?那天我真的不应该贸贸然带你回去的……”他还是懊恼。

     听到那个称谓,余晚僵硬的说:“不是,和你二叔无关。”

     骆明川又无措了,他安静下来。

     一阵劲风刮过,豆大的雨噼里啪啦随之掉下来,骆明川手里拿着伞。他连忙撑开,将整个伞面移过来,替余晚挡雨。

     余晚往旁边躲,并不接受他的好意。

     骆明川皱着脸,气道:“你干嘛要和我这么倔?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难受,更加……心疼。”

     全部是他难言的委屈,还有最直白炽热的关切,贴着人的心,让人心里都是暖的。

     大雨落下来,砸在余晚脸上,顺着眼帘滴下来,她的眼眶莫名温热潮湿。

     余晚狠狠心说:“我已经说过不喜欢你,你这样,知不知道很烦?”

     骆明川一怔,低低垂下眼。

     他将伞塞进余晚手里,转身回车里。

     他开车颓唐离开。

     余晚撑着伞,眨了眨眼,别开脸,望向前面。

     大雨瓢泼,盖住了这个世界,全部是迷蒙水汽,让人辨不清方向。她忽然觉得累,一点都不想动。

     过了几分钟,骆明川居然又回来。

     他将车停在余晚面前,探过身,打开车门,骆明川坚持说:“就算是烦我,也请让我送你回家,现在下雨了。”

     余晚是固执的,可面前的这人也是固执的。

     余晚坐进车里。

     骆明川一路沉默,再没说其他,只是将她送回家。

     到了小区门口,余晚道过谢,直接下车。骆明川便追下来,还是将伞递给她。

     余晚仍然不要,他捉起她的手,将伞放到她的手里:“余晚,你就算跟我倔,也别伤了自己的身体,女人身体本来就弱。”

     雨很大,两个人都淋湿了,将他的话也撕的支离破碎。

     他身上的t恤耷拉下来,头发也湿透了,遮着眉眼。

     余晚莫名酸楚,她握着伞,骆明川就跑掉了,似乎生怕她拒绝。

     还是叫人难受。

     直到骆明川车开走了,余晚才撑伞回去。

     ……

     直到没有了人影,只剩漫天漫地的大雨。季迦叶远远的,收回视线,对司机说:“回去吧。”

     他倦倦阖上眼。

     忽而想到什么,又吩咐道:“别回别墅,去公寓。”

     “好的。”

     是他原来带余晚来过的那套顶楼公寓。

     电梯门开,直接入户。

     没有开灯,一切都是灰蒙蒙的。

     房间里,衣帽间的门是开着的,有家政来打扫过,一切干净。

     他曾在这儿,揽着余晚,说,我们去新西兰吧。

     如今只剩他一个人。

     季迦叶将衣帽间的门阖上。

     因为时差的缘故,他的头很疼,季迦叶难得喝了两杯红酒,还是头痛。夜里又突然接到管家的电话,说是明川病了,季迦叶忙赶回别墅。

     管家已经请医生过来,量了体温,开了药。

     这会儿明川已经睡下了。

     “怎么样?”季迦叶问医生。

     “还行,就是淋了雨,有点热度,睡一觉就好。”

     季迦叶“嗯”了一声,让管家送医生回去,他独自去书房。

     靠在椅背上,他的手颓然垂在那儿,忽然,轻轻的,打开旁边的抽屉。

     抽屉里,还是那条黑色的发带。

     那是在滨海,他胳膊伤了,余晚给他扎伤口用的。当时在医院,她打了他一巴掌,直接跑了。

     这条发带就留在病房里,孤零零的没人要,就被季迦叶带回来了。

     摩挲在指间,还是凉,凉的人心里很不好受。

     他阖上眼,仿佛就能看到铺天盖地的雨,还有雨里的两个人。

     季迦叶起身,下楼。

     “先生去哪儿?”刘业铭问。

     季迦叶只是说:“我出去一趟。”

     夜渐渐深了,季迦叶独自开车出去,表情肃穆。

     经过购物中心,居然还没关门,他停了车。

     满目琳琅,灯影璀璨,繁华而奢靡。

     他没有过多停留,直接去了一家珠宝店。

     店员认出他来,问:“季先生,要买什么?”

     “钻戒。”

     店员愣了愣,说:“什么款式?”

     “女式,求婚。”

     这人永远言简意赅。

     店员忙将大颗大颗的钻戒拿出来,捧在他的面前,季迦叶略略扫过,“这款。”他还是面无表情。

     钻石雕刻成雪花一样晶莹的六角形,纯洁、细腻而且美,关键还很大,价格不菲。

     “好的。”店员问,“季先生,要不要刻什么字?”

     “余晚。”

     季迦叶说完,直接刷了卡。

     店员将刻好的钻戒包好,放在袋子里,递给季迦叶,微笑道:“季先生,祝你求婚成功。”

     “……谢谢。”季迦叶一顿,难得说了这两个字。

     他将钻戒放在副驾。

     夜色更加深了,街上没什么人,季迦叶看了看这微凉的夜色,又偏头看了看副驾上的袋子。

     他去找余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