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六章
    晨光渐渐淡去,美丽的维多利亚港揭开柔软的面纱,彻彻底底露出繁华都市的震撼恢弘模样。

     高楼鳞次栉比,穿破云霄,似乎要直指到琼宇之巅。

     那人将小提琴收回琴盒,因为同路,便和余晚一起往酒店走。

     太阳初升,落下两道斜斜的影子。

     余晚不习惯和人同行,她离他有好几步远,这人也不在意,只是问:“小姐,你有兴趣听演奏会么?”

     余晚更不习惯和陌生男人寒暄聊天。

     客气的摇摇头,沉默两秒,她才礼貌性质的回问他:“你怎么会在这里练琴?”——昨晚看到他们的琴盒,余晚就知道他们是世界顶级的古典乐团。如今看到这人选在这地方练琴,余晚心下确实好奇。

     听余晚这么问,那人摊开手,下巴微抬,笑道:“因为这些都是我的听众。”

     年轻的脸上,写满桀骜不羁的自信与笃定,这倒是让余晚想起了一个人,就连下巴微抬的弧度,都有些许的像。

     望着面前的人,余晚抿唇笑了笑。

     她刚洗过澡,头发半干半湿,披散在肩头。

     晨风拂过,带来若有似无的清香。

     这种香让她笑起来的时候,沾上微微发凉的水汽,像是最甘甜最清澈的晨露,而且白的耀眼。

     看着这样的余晚,那人也笑了,酒窝明显。

     他说:“你来香港工作?”

     “嗯。”

     “什么时候回内地?”

     余晚摇头。

     察觉到余晚似乎不太喜欢说话,他也就安静下来。

     两人没有再说话,一路不疾不徐回酒店。

     早晨是安宁的,这个时间点,一切都还没有开始忙碌,连他们的节奏都不自觉慢下来,仿佛时间被放缓了,悄悄的徜徉,流淌。

     这种安宁叫人心底舒服。

     直到并排等电梯上楼,那人才犹豫的打破沉默,自我介绍道:“小姐,我是。”又极其绅士的问了一句:“能方便知道你的名字吗?”

     余晚一怔,想也没想,直接拒绝:“抱歉,不方便。”

     “……”

     这也太果断了,那人愣了愣,旋即说“sorry”。

     电梯门打开,有乐团的其他人下楼。见到,他们嘻嘻哈哈的搂住他肩膀,问他一大早又跑去哪儿练琴。

     年轻人在一起,似乎总有无限活力,不像余晚,性格比较闷,总是冷着脸,不讨人喜欢,连朋友都少得可怜。

     错身走进电梯,余晚刷房卡,摁下关门键。那些人就被她留在了电梯外。

     终于只剩她一个人,余晚轻呼一口气。

     回到房间,换上职业裙,她去沈长宁房间。

     沈长宁昨天航班到的晚,这会儿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倚在酒柜旁,慢慢悠悠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

     这人哪怕这样,也是风流倜傥。

     “余晚,今天先休息,你去帮我买些东西。”就算公司快要火烧眉毛了,沈长宁似乎也不着急,只这样吩咐余晚。

     “什么?”余晚不解。

     沈长宁将卡递给她,余晚便懂了,昨晚慕容静才打来电话……送礼物这种事,一向是余晚替沈长宁办的。她办事稳妥,又将沈长宁女伴的喜好分门别类记得清楚,沈长宁最放心余晚这一点。

     接过卡,余晚收进钱包最里面。

     最里面那层,已经有一张黑卡在了。

     那是季迦叶给她的。这人说起来,比沈长宁还要老派!但凡可以用钱解决的,他大概不会考虑第二种方案。

     指尖不小心拂过去……余晚手中动作一停,转而将沈长宁的卡放在了外面一层。

     半岛酒店附近就是购物逛街的天堂,余晚已经来过好多次,去奢侈品店熟门熟路。

     店员早早认出她,微笑道:“余小姐,又来了。”带着粤语的口音。余晚也轻轻一笑,店员便问:“这次需要买些什么?”

     “珠宝。”

     余晚回答简单明了。慕容静最喜欢珠宝首饰,又是某些牌子的忠实拥趸,买这些回去绝不会错。

     店员训练有素,大颗大颗的钻石、祖母绿还有各种红蓝宝石迅速捧到余晚眼前。璀璨灯光一打上去,更显奢侈,足够挑花眼。

     按照慕容静的喜好,余晚挑了一些。

     “余小姐,要不要试试?”

     “不用。”慕容静的手寸余晚全部记得,根本不用试。

     “那珠宝上需要刻字么?”店员按照规定问。

     “嗯。”余晚提笔写了慕容静的拼音缩写,递给店员。

     有专门的人去安排此事,刻字还需要一段时间,余晚便在店里等。

     沙发旁有这个牌子最新的宣传册,余晚随手翻开。各种戒指、项链还有手镯、耳环,看得人眼花缭乱。这些珠宝是真的漂亮,无怪乎那么多女人会动心,视线拂过其中一款,余晚又放回到一旁。

     这儿的店员极有眼色,她走过来问:“余小姐,还挑中了什么?”

     余晚笑说:“没有。”

     店员倒是已经主动道:“先前那款项链其实很适合余小姐。”

     余晚脖颈纤细白皙,戴细细的铂金链子,沿着颈子往下,再越过锁骨,便衬得她成熟而漂亮。那链子点缀着女人诱人的地方,勾勒出纯粹的性的吸引力。

     店员说着,已经将那条项链用托盘托出来。

     细细的铂金链子安安静静躺在黑丝绒上面,显得越发纤细而柔弱。坠子是由细碎的蓝宝石组成的星海,像极了真正的夜空。

     美得不可思议。

     静静端详了一眼,余晚还是笑着拒绝,她说:“谢谢。”

     余晚没有这么多钱来买这样一款珠宝,更不能花别人的钱。

     略等了等,刻有慕容静英文名的所有珠宝悉数包装好。

     余晚提在手里,慢慢往酒店去。

     一路过去全是大幅的奢侈品广告,上面的男模身高腿长,颜值高得叫人驻足。仰面,定定看了会儿,余晚走进去。

     她之前陪沈长宁来过,这里的店员也记住了余晚,这会儿笑眯眯的招呼道:“余小姐,需要些什么?”

     余晚稍稍有些怔楞。

     季迦叶送了她一个价格昂贵的手串,余晚早就想回礼,可那个人什么都不缺,更何况他平常佩戴的腕表这些余晚也买不起,西装衬衫这些又全部是手工订做的,想了想,余晚说:“男士领带。”

     “余小姐这边请。”

     店员将她请到对应的柜台边。

     一条条颜色或深或浅的领带垂在那儿,笔挺,斯文又禁欲。余晚抬手略略拂过去,就这么想起了季迦叶。

     冷峻的,凶狠的,阴鸷的,还有那种骨子里被他深深压抑住的颓废。

     无法示人,但通通是他。

     最后,余晚稳妥的挑中一条斜纹深色领带。

     她刷卡付钱,旁边,忽然有人和她打招呼,“hi!”余晚回头——

     又是那个小提琴手。

     余晚不免错愕,这人倒是微微一笑,道明来意:“我也想要挑一条领带,能给我一些建议么?”

     他笑起来,眼睛亮亮的,并没有叫人讨厌的恶意。

     余晚略微一怔楞,还没有拒绝,那人手里就举着好几条,在自己脖子底下比划开来,他问余晚:“你觉得哪条好?”

     余晚原先只给江成挑过西装和领带。江成是中庸的,不功不过就可以。刚才给季迦叶挑的,也是商务精英人士最常用的款式,眼前这个人却不一样。他身上有年轻人恣意洒脱的活力,好像根本不需要顾及旁人似的,可余晚从不曾有过这样的体会。

     默了默,余晚问他:“你什么场合需要?”

     他耸耸肩,说:“平时。”

     他今天穿了条纹衫和牛仔裤,就是个明朗的少年。

     其实这人品味不差,余晚指了一条,他在脖子上试了试,偏头夸余晚:“你眼光真好。”

     还从来没人这么直白的夸过她,更有人直接说她蠢……余晚忍不住笑了。生怕余晚不信,他急道:“it'strue.”

     他是abc,一急,就容易冒出英文。

     有些傻气。

     余晚笑意越发浓,可她却只是抿唇,敛起那些笑意。接过店员包好的领带,余晚冲他颔首:“再见。”

     说完,也不等这人再说什么,便转身离开。

     余晚还是瘦,黑色职业套裙在她身上,能看到漂亮的肩胛骨。

     *

     回到酒店,余晚先去沈长宁那儿。

     那些珠宝用专门颜色的盒子装好,她向沈长宁仔细说了一遍,又将刷卡单据整理给他。沈长宁眼风拂过最旁边的男士领带盒,问:“这是给他买的?”

     余晚一顿,“嗯”了一声。

     意味深长的打量了眼自己这位助理,沈长宁没再说其他,只是让余晚这两天和那几家公司确认下见面的具体时间。

     终于轮到工作,“好的。”余晚认真答应下来。

     看着余晚离开的背影,沈长宁喝了一口酒,面色微沉。

     上一次,他在宁海只谈了一天,就被对手半道拦截。这一次,如果背后那人还要继续狙击他们,也就这一两天的事。

     他不妨多等等。

     如果一切真的按照沈世康的推测,那人可能会为了余晚心软,那么,余晚的利用价值就很高了。这更意味着,那人也有弱点,而且,这个弱点还被他们牢牢捉在手里。

     如果没有,那可能是他们猜错了对象,背后那人并非季迦叶,当然,也可能那个男人对余晚就是虚情假意。

     这么一想,不管如何,沈长宁都有些可怜余晚了。

     *

     余晚昨晚熬了夜,今天又替沈长宁逛街买礼物,整个人累得恨不得倒头就睡,可心里盘算着工作,不得不打起精神。余晚点了支烟,将沈长宁欲谈的几家投资商分别列出来。

     有些原来有过合作,相对熟悉,有些没有合作,就很陌生。

     找投资这种事,她自然从最熟悉的先开始。也是给对方的总裁助理打电话。

     “nancy。”电话通了,余晚直接称呼对方。

     对方笑:“余晚,好久不见。”态度好极了。

     可等余晚说明意图,对方明显顿了一下,抱歉道:“我们徐总最近都没有时间呢。”

     “半个小时都没有么?”余晚努力争取。

     尴尬笑了笑,对方还是说:“真的没有。”又说在忙,便挂上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嘟嘟”声,余晚蹙了蹙眉,拿笔将这家公司划掉,继续下一家。

     没想到一连几家都是这样!

     余晚从来没遇过这么棘手、这么尴尬的事!

     她好像突然之间,不会和人打交道了。

     拒绝,拒绝,不停的被拒绝。

     有些委婉如nancy,会说没时间,有些不熟悉的,便直接告知余晚,“对不起,余小姐,我们拒绝和贵公司合作”,还剩下的几家开出的条件都非常苛刻,毫无诚意,直接令人望而却步。

     所有的投资商都被余晚划掉。

     看着这一幕,真叫人沮丧,又不得不深深怀疑自己。

     余晚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这样,完全没法像沈长宁交差啊。

     紧蹙着眉,余晚心念一动,挑了一个不在名单内的银.行去碰运气——那家银行余晚有自己熟识的朋友——没料到结果还是这样!

     不愿意合作,听到凌睿的名字,就直接拒绝。

     没有缘由,只是拒绝,将余晚那么点自尊都快碾碎了。余晚还要说些什么,对方不耐烦道:“余小姐,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没必要再继续谈!”就直接挂了。

     怔怔坐了足足有半分钟,余晚面容沉峻的起身,去向沈长宁汇报。

     凌睿这回是真的遇到对手了。

     而且,强大到让人畏惧。

     他们来香港是寻找新的投资商,但现在她和沈长宁都还没有开始,对方就直接将他们所有的后路斩断,速度快到惊人!

     他完全不打算给凌睿活路,就是要让他们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恶意收购,还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体会一刀又一刀凌迟的痛苦。

     站在电梯间,余晚面色依旧有些白。

     她忽然有个非常可怕的念头,可很快,又被她自己擦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