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由于太过疲惫和头疼鼻塞而熟睡中的肖晴,房间里面的灯光很暗,卧室里面的窗帘也是拉着的,盖着被子也不觉得很凉,这一切是多么的宁静和惬意。

         “厅长,您回来了,您的工作应该差不多都忙完了吧。”秦正言在一旁端着茶杯,刘山石坐在一旁,一边松了松领带一边舒了口气:“嗯,差不多都快办完了,这两天可忙死我了。”

         秦正言听刘山石这么一说笑着将手上的茶杯递了过去:“您喝茶。”刘山石接过后喝了两口后说:“我差不多明天就回去了,你们这儿的话,有所不足和欠缺之处以后可得抓紧了啊,这次就勉强了吧。”秦言正心里绷紧的心结总算是松开了,立即点头唯唯连声:“是是是,我们一定办好一定办好,请您放心…那,这上好的龙井和酒不成敬意,还请您…嘿嘿,还请您笑纳。”

         刘山石见此抿着嘴点了点头,将东西拿下后放在了一边,又喝了一口茶:“诶,对了,那个肖晴现在在什么地方?”秦言正这时候瞬间为难了,很犹豫的说:“这个…肖晴好像已经请假回去了,说是感冒了有点发烧,我给批了假…现在应该在家里吧。”刘山石一听立马就脸色变得阴沉了:“什么?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家里?还是你给批的假?!”秦正言被吓到了,连忙撒了个谎,解释道:“不不不,您不是这几天都没来嘛,肖晴这孩子天天都在这办公室等您呢,结果晚上这儿凉又没有被子,也就着了凉发高烧了,谁知道您今天来了呢,看她是实在不舒服了我也就给她批了假,她应该明天就会来…”

         刘山石不耐烦的直接打断了秦正言的话:“好了,别说了!你现在立即给她打电话叫她过来,我今天晚上就想要了她!”

         “这……”秦正言很是为难,也只好回答:“是是是,我现在就去,请您稍等…”

         秦正言摇了摇头无奈的只好走到了旁边的内房拨下了肖晴的电话号码。

         …………

         “谁呀……谁这个时候打的电话…嘶——头好疼,咳咳咳…””肖晴全身无力的伸出了手拿下了柜子上放着的手机,艰难的睁开眼睛,忽然的屏幕亮光使得肖晴有些头晕目眩,鼻子塞的发酸,头疼的发昏,肖晴看了看拨号的界面按下了接听键:“喂…请,咳咳咳,请问您是?”

         “肖晴啊,我是秦校长。”

         “原来是秦校长呀,十分抱歉…我,咳咳咳,我因为很不舒服所以,所以接电话有点慢,让您久等了…咳咳咳,呕——咳咳,唉…”

         “这样啊,没事没事,感冒应该好点了吧?”

         “谢谢秦校长关心,我好多了…咳咳咳,嗤…咳咳。”

         “那就好,是这样的,刘厅长回来我们学校了,让你现在赶紧过来学校一趟。”

         肖晴一听瞬间沉默了,她愣住了也惊呆了。想不到她还是逃不过去,自己已经病的这么严重这么厉害肖晴还是哭了,她感觉到头疼鼻塞更严重了,本来微睁的双眼已经被泪水模糊了双眼和朦胧了视线,泪珠已经滑下脸颊。

         “喂?人呢?怎么不说话?”秦正言见肖晴没说话便大声的问道:“喂???”

         肖晴没有抽泣,更没有哭出声,因为她害怕让秦正言听到,害怕爷爷会再一次失去动手术的机会和费用,她知道她不能犹豫了。但是她现在是真的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对此只好平静地说:“秦…秦校长,我知道了,但是我现在真的是非常的不舒服,病的很严重,这个月手上也只有最后的20块钱了,我实在走不动,如果这20块钱用来搭车也不够,麻烦您能不能帮我问一下刘厅长,我明天一早就赶过去…咳咳咳”肖晴说到这儿已经很无奈了,但是她没有任何办法。

         “厅长,您的意思是…”秦正言问道,刘山石欲念熏心的大吼:“放屁!你给我告诉肖晴,我可不管她病的有多重,15分钟以内必须给我赶到,让她现在爬都给我爬过来,老子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睡了她,不然就让她爷爷在医院等死去吧!”然后猛的挂掉了电话。

         在电话另一头的肖晴听到了这番话后两眼无神的一闭,全身一软后脑中一片空白的昏倒在了床边,手机也重重的摔在了一边地板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是下午6点10分了,肖晴才缓缓睁开了双眼,全身冰冷无比,头疼鼻塞愈发严重,她绝望了,她无奈极了,她的昏死过去又一次错过了给爷爷动手术的机会,她恨自己的害怕,她恨自己的软弱,她恨自己的生病,她更恨自己是肖晴。她也痛,她才17岁,其他的孩子都在无忧无虑的生活和学习当中,而自己却要遭受到这样的事情,想到这里,她终于一下子没忍住的在宁静黑暗的房间里失声痛哭起来,而她也不知道秦言正的一次阴谋在学校里已经开始展开了。

         肖晴痛苦和失落的所在墙角,愣愣的发着呆,这时候无数条QQ消息发了过来,班群里面也顿时间炸开了锅,里面有秦臻的消息,还有苏梦,苏筱,肖理等许多人的窗口抖动和艾特,提示声连续不断。

         肖晴打开QQ,看到班群里面不同的几张照片正在刷屏,甚至还有一个十几分钟的视频也被置顶在了文件的最火热位置,下载次数和点击也不断在猛的激增。

         肖晴看到那几张照片后几乎又差点昏倒过去,照片的背景和灯光有些昏暗,在一个床上面有一个赤裸着上身披散着头发的女孩的背面正坐在一个人的双腿上,而这个女孩就是她,肖晴自己。

         而消息上面也不断有人在发666来刷屏和什么真是大饱眼福,画面太美之内的话。

         “怎么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肖晴嘴唇颤抖的咬牙:“这是哪里来的照片?这照片是假的!!咳咳咳…不会的,怎么会有这种照片,我明明没有这样过…咳咳咳咳!!咳咳…”

         “这不是我,这是假的!!这根本不是我!!”

         群内的消息也是一条接着一条:“哈哈哈,肖晴的床照,大赞!”

         “肖晴女神,我朝思暮想的AV。”

         “肖晴做爱的样子真可爱,视频看的真过瘾,虽然只有10几分钟。”

         “肖晴可真努力呢,想不到她这么浪荡,居然私底下和别人开房。”

         “那个男人要是我就好了,那么我会兴奋的死掉的。”

         “肖晴啊肖晴,想不到你是干这行的,亏我们还喜欢过你。”

         “这以后就不用再去YY和肖晴那啥了,直接看着办事舒服。”

         “肖晴,你快出来吧,别躲了,快出来看看吧,说话。”

         ………

         “这不可能!怎么会!!那个视频和这些照片都是假的,不能相信…”肖晴哭了,哭的很无措:“这是谁假造出来的,还发出来…”

         肖晴不相信这一切,她把那个视频点开想看个究竟,可是无论怎么看里面的那个女孩就是自己,而且声音也像极了,身段和五官和自己都非常像,并且在春色撩人和桃色三月的做爱和迎合着。

         “这不可能…怎么会,怎么会…”肖晴摇着头还在自言自语着,“这种视频是从哪儿来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额!!!———”肖晴痛苦且烦躁的咆哮者,她已经不知道明天去学校和以后的日子会怎么办,数不尽的流言蜚语和谣言恶语,同学又会怎么看她?同学的冷眼和嘲笑以及讥讽,她该怎么去解释和说明?她都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和接受。

         肖晴只有17岁,还是个女孩,这个月是12月。

         张希妍是肖晴的好闺蜜和好姐妹,当她看到肖晴这个视频后也是十分的不相信,并且觉得这一定是假的。

         “哈哈,肖晴的小视频,姐,你快来看。”张清湍一边看着一边还在色笑着,居然还不忘拉着别人一块看,张希妍对此摇摇头,看着一群一群人围在一起的看这视频和色语连篇的谈论,心中不免觉得有些气愤,可是她总不能一个一个说到吧,所以这时候张希妍一个巴掌就是对着张清湍的后脑甩了过去,张清湍由于低着头深陷视频其中而且没有防备的被打中后,头直接一下子就撞在了桌坎上,疼的倒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抱怨道:“姐,你干嘛打我?那么多人都在看,你怎么不去打他们?真的是,疼死我了。”

         张希妍对此教训着说:“因为你是我弟,我亲弟,居然在教室里看这种视频还是假造的这种,我不打你打谁??你个混账的东西还拉着姐姐我一起看,瞧你这没出息的样!你恶心不恶心?”

         “你不看就说你不看呗,我看就行了啊,我是男生看点这东西不也很正常?再说了,你说这视频是假早的你有证据吗?这明明就是肖晴。”

         “呵!你个小兔崽子还敢顶嘴!我去…”张希妍见此又是一巴掌,张清湍对此赶紧求饶:“好了,姐,我错了;姐,别打了,我不看了还不行吗…”

         “我管你看还是不看,你又不是我弟弟,我没你这个弟弟。”说完张希妍走出了教室,“喂!姐…姐,你别这样开玩笑啊,姐!”可是张希妍就像没听到一样的头也不回。

         张希妍到了走廊上,胳膊倚着栏杆,看着楼下和远处,很不是滋味儿。心里担心着肖晴知道这件事情后会是怎样的情绪和感受,她也害怕肖晴会遭到辱骂和唾弃以及别人的冷眼。

         “肖晴,你到底做错了什么?你难道得罪了什么人吗?”张希妍问着:“只可惜你现在听不到,晴晴,我现在是多想给你一个拥抱和亲吻,让你不再害怕和委屈,我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说给一听,给你一点安慰和力量。”

         “唉,晴晴,姐姐真的好想帮助你,你不用害怕和不安,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支持和理解你的。”张希妍说的十分坚定,因为她相信肖晴,她知道肖晴不会做出那种不堪的事情,更是因为她如同肖晴的亲姐姐和6年的感情和关系。

         “姐,姐?”

         “啊…额?哦,原来是你啊。”张希妍反应过来后原来是张清湍在喊她,“有什么事儿吗?”

         “姐,你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我知道错了;可别不理我啊。”张清湍低着头说道,张希妍见此微微一笑:“没啊,我可是你姐姐,怎么会不理你呢,知道错了改正就行,我说这视频是假造的就肯定没错,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相信肖晴,肖晴是什么样的女孩子你姐姐我还能不知道吗?”

         “我知道,姐;我也不相信肖晴会浪荡的和别人开房,所以这视频一定是假的。”张清湍说,张希妍摸了摸张清湍的蘑菇头笑着说:“没错,这种事情不要相信就好了,湍湍,你得知道,就算其他人都不相信肖晴我们也要始终的相信她。”

         “嗯,我知道,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