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额…额,呼;就让我吃了你吧,我真的好难受。”韩永乾不停的拿鼻子蹭着肖晴的耳朵还有脖子,“好香,好想舔。”鼻息越发沉重的剧烈扑打在肖晴的脸上。

     “放开我,快住手…”肖晴害怕极了,她知道这时候的韩永乾已经没有什么理智可言了,便开始挣扎起来,可是越挣扎韩永乾似乎就越兴奋,反而更加难耐了,呼吸更加急促了起来,他的手已经忍不住的开始隔着衣服在肖晴身体上面游走,“救命啊!你快放开我!”肖晴羞愤大喊,可是根本上就没人可以听到。

     “额…叫吧叫吧,哈哈,不会有人听见的。”韩永乾对此说道,“晴晴,你不要动了,你越动我越是难受…”肖晴这时候才注意到被这样的搂抱使得自己的大腿处抵着一样硬鼓鼓的东西,突然间她鼻子一僵的一动也不敢动了,紧张且缓慢的呼吸使她的内心害怕无比,“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可是韩永乾根本像没听到,一只手抚上了肖晴的右腿,这时候气急败坏的肖晴羞愤交加的一巴掌拍在了韩永乾的脸上,顿时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车内响起后,韩永乾这才停手,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身旁的肖晴,发现肖晴已经哭了才知道自己过分了,这才回过神来忙着道歉:“十分抱歉,我……唉!”说完便低着头不停的用手抓着头发,沉默了许久又说:“我混账!我不是人!”

     肖晴因为之前的那一幕被吓的不停的抽噎着,过了一会:“不行,我要下车。”

     “我,我送你过去。”韩永乾连忙说道,可是肖晴听后大吼一声:“不用!”韩永乾一下愣住了,肖晴见此有又很平静地说道:“开门,让我下去,我自己回去。”韩永乾只好打开车门,肖晴这才疲惫的走下车去,韩永乾也马上跟了下来:“要不我给你叫辆出租车吧…”

     “不用,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会。”便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留下韩永乾一个人站在原地。

     肖晴并没有去医院,而是直接回到了家里,因为她很累了,一回家便去睡觉了。

     韩永乾一个人坐在那条路的路边,就在路边的小卖部买了两罐啤酒喝着,他烦闷和愁苦极了,一口接着一口,最后还吐了出来:“肖晴啊,我俩还能再说话吗?”他自言自语着,就在这时候走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穿着紫颜色的连衣裙和高跟鞋,貌似才17岁左右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高冷和的有气质:“哟,你居然在这里喝闷酒呐?咋你说的那个肖晴没和你在一起啊?你的晴晴呢?”那个女人戏谑的说道。

     “滚。”韩永乾又喝了一口啤酒,也没有看她,冷冷的就这么说了一句。那女人苦笑一下:“我说你呀,真的是,好好的家不呆着,偏偏跑去上什么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一根筋!”

     韩永乾对此还是那个样子:“给我滚远点。”

     “咋啦?被人家甩了,还是没睡着?你左脸怎么有个巴掌印?被人家打耳光了?”

     韩永乾猛的一下站起来坐着她说:“告诉你,你别逼我,要么赶快滚,要么现在就给我滚!”见韩永乾这么一说,那女孩吓坏了,赶紧说道:“好好好,那你就一个人在这里呆着吧,想不到这个肖晴还这么烈啊,居然就连我们的韩大少爷都没碰不到她呢。”说完就哼哼的走了,韩永乾气的把手上的啤酒罐猛的一下子就甩在了地上。

     韩永乾琢磨着怎样可以解解闷,也没回去学校,便开着车到了一家舞厅,这家舞厅是这个城市最大的一家营业舞厅了,里面的酒水和小姐都是一流的,基本上都是各地的老总和老板才来的起的,虽然明确写着未成年严禁入内,可是韩永乾停下车后什么也不管的进去了。

     舞厅里面五彩炫目的霓虹灯和嗨皮震耳的音乐相结合,燥热干闷的气氛和昏暗的光线使得韩永乾格外的有点不习惯,沙发上,吧台上,角落都随处可见接吻和抚摸的男女,有跳舞的,K歌的,还有陪酒的,以及争吵的情侣和来抓自己男人的妇女,热闹非凡。

     “请问这位先生,您需要什么服务吗?”

     韩永乾走到了吧台,回答说:“这里怎么玩?”那个服务员怪嗔了一下抚媚的笑了笑:“您是新来的吧?我们这儿啊,可以K歌啊跳舞啊,还有魔术,以及扑克啊麻将什么的,当然了,还有姑娘们陪酒,嗯哼。”

     “时间怎么算?”韩永乾问。

     “时间的话,大厅800块钱一个小时,普通包间的话1890块钱一个小时,豪华包间是3200块钱一个小时,果盘酒水另算。”

     “这样啊,我要豪华包间,给我最好的那间,并且中途不管是谁都不要来打扰我。”韩永乾说道,那个吧台小姐眼睛一亮:“那请问您需要玩长时间的?”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反正我什么时候离开什么时候再说,你们这儿服务态度怎么样?”韩永乾说。

     “当然没问题,您请便。”

     “这是我的信用卡,喏,什么时候我走了什么时候还我。”

     那个吧台服务员惊讶极了,舌头都差点打结了:“好,好好好的,您真的是阔手啊,敢问您怎么称呼?”

     “我姓韩。”

     “哎呀,韩总,我现在就给您去准备和安排,请您稍等。”

     便把韩永乾带到了3楼的一个最大的包间处,里面可谓是皇装,金碧辉煌。

     里面的真皮沙发和巨大液晶显示屏和音响,电脑,电话,公主床,浴室,健身器和跑步机应有尽有。

     “韩总,这就是您的包间,请您过目。”

     韩永乾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们出去吧,我有事的时候再找你们。”

     “那好,请你玩好玩的尽兴。”这时候那个红旗袍着装的女服务员又转过身问:“对了,韩总您需要小姐的话?”这时候身后的女人们都笑的格外的抚媚,韩永乾审视了她们一下后说:“这儿的皇后是谁?”

     那个领头的不免有些惊讶,说:“我们这儿的皇后呀,一晚上得这个数!”便拿手比划了一下,韩永乾不觉的一笑:“一个晚上?我一年都付得起。”眼前的小姐们都惊呆了,目瞪口呆的一时候说不出话来。

     “我们这儿的招牌皇后是斯曼公主,我这就去给您叫去。你,快去把斯曼给韩总叫来。”

     “是。”旁边的一个小姐点了点头赶紧低下头走下楼去。

     这时候旗袍女人笑着又对韩永乾说:“您先坐,我叫人给您准备茶水上来。”韩永乾坐下后往桌子上的果盘上拿了一个梨子就送进嘴巴里咬了一口:“这梨不错,多水多糖。”

     “哎哟,瞧您这金口的夸奖,倒是我们这儿的姑娘们比这儿的梨还要真的又甜又水呢。”

     “斯曼吗?外国人?”韩永乾问。

     “斯曼是叫斯曼,当然不是了,她是这儿的皇后就自然不会让您失望和自然有她的姿韵和滋味儿了。”那个旗袍女人回答的自信也很肯定,让韩永乾很是期待和幻想。

     “来了没有?”

     那个女孩很急忙的回答旗袍女人说:“斯曼她被一群老总们硬是拉着陪酒,时间过了还被扒了衣服,现在在房间里的床上昏迷了,叫不醒。”

     那个领头的旗袍女人一听锤了锤手掌,没好气地说:“这群老男人,真的是,强行白占身?你们跟我来。”

     “韩总您请稍等,马上把斯曼就给您带来,你们俩先留下陪韩总喝着。”

     …………

     “是,韩总,我们给您倒酒…”

     “韩总,这是我给您剥的葡萄…”

     对此韩永乾脸色一沉的两手推开后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