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IYVFUSK"><strike id="MZXUCI"></strike></hr>
<details id="xJEr5l"><acronym id="NUpCB2"><p id="4206581739"><frameset id="URYQKXO"></frameset></p></acronym></details>

  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上楼梯到了三楼,在没有窗灯的走廊里一步一步拖着冰冷的身子走着;随即还是来到了政教处的1号办公室,她迟疑着犹豫着,她缓缓的伸出了手,正想敲门的时候却又收了回去,更多的无奈和委屈,但是她又必须得去,她躲不过去了。

         “请进。”

         肖晴吞咽了一口口水后轻着动作推门进去了。

         “来了啊。”主任看着肖晴居然来了显得异常的兴奋:“呐,坐;我去给你倒杯水。”态度也十分的殷勤,这让肖晴感到无意的恶心和不习惯。

         “不用了,我就站着吧。”主任递过水杯放在了桌子上,“肖晴真是个听话懂事且美丽漂亮的女孩子啊,哈哈哈。”主任说话的时候双眼一直看着肖晴,笑容满面。“谢谢主任夸奖。”肖晴微低身子的鞠了一躬。

         “客气客气,哈哈哈哈。”主任的哈哈大笑,肖晴低着头很是不理解。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老江啊,快点把英语试卷再给我拿几张。”一个人走了进来,肖晴和主任一起看去,主任立马站起身子:“秦校长,您来了呀。”

         “肖晴也在呐?先坐。”说完副校长便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江主任立即给秦副校长倒水,秦副校长接过喝了一口看肖晴还站着:“怎么不坐?”肖晴只好从一边的坐姿旁拖出来一个椅子后坐了下。江主任同时把头探了出去两边望了望的关上了门。

         气氛瞬间凝固了起来,秦校长又接着喝了两口茶长舒了一口气后:“肖晴呀,你是本校历来数一数二的优秀学生,既聪明又漂亮也很善良。”见肖晴不说话,他又接着说:“但是得识物,自己要替自己的前途和未来着想。”江主任也在旁边连连称是,肖晴心里清楚他这句话的意思。

         “是这样的,接到通知,明天将有领导要来我校视察工作,听说还有更上面的领导也会来,明天可得好好表现,你们学生会得组织欢迎会的节目还有人选,比如舞蹈节目之类的,每个班级至少两个节目,特别是你,你是学生会的副会长也代表着全体学生,更要表演好,这次我们学校能不能晋获荣誉还有我校的发展前途都靠你了。”

         这让肖晴很不懂,学校的发展前途能靠她一个?她很疑问:“什么?靠我?”秦校长点了点头:“嗯。”肖晴已经糊涂了:“不是,怎么就靠我?”秦校长这时打断了她说:“好了,你下去准备和组织就行了,你在医院的爷爷,他的腿不是还要等着动手术吗,现在估计你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这可是一大笔数目啊。”

         肖晴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旁边的秦校长还有主任,主任笑的很诡异,肖晴颤着身子,一句一字的说:“是你们?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爷爷下手?”肖晴眼眶已经红了,每一个字都颤抖着。

         “真聪明,不过我们也不是刻意想对你爷爷下手,因为我们也是实在没有办法,谁知道右腿这么容易就给打断了呢,所以啊,不止学校得靠你,你爷爷的安危也得靠你啊。”秦校长好不隐晦地说出了这事情,肖晴悲愤极了,已经有了哽咽声难以置信地说:“这里可是学校…”江主任这时一边整理着东西一边对她说:“学校怎么了?学校也是社会的一部分,你还小,就当是老师给你上的一堂社会的课吧。”

         “这不可能,我要报警。”肖晴快速起身就打算小跑出去,可是刚站起来就脑袋很晕的又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全身浑身无力:“我这是怎么了?”江主任笑了笑:“也没什么,只不过在你的水杯里面下了点药。”然后走了过来看着脸色苍白无力的肖晴,用手指撩了撩她额头边的头发。

         “别碰我!你这个魔鬼和变态。”

         “哈哈哈,可怜楚楚动人心魄的模样,领导们不知道会有多喜欢你,明天可真让人期待啊。”这句话让肖晴感到无比的害怕和恐惧。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到底为什么?”肖晴有气无力的问他们,衣冠楚楚为人师表的学校领导们。她的泪水已然流出,她现在没有任何的力气,只能靠在椅子上不知所措。

         “你的身体。肖晴,你知道吗?长得太漂亮太丽质也是一种错。如果你明天把厅领导陪好了,那么你爷爷的腿就会得到最好的治疗和手术,你也会得到一大笔钱,要什么就有什么,我们学校也会得到发展。到时候不止供你就职还有你好的大学生活,这难道还不够好吗?你想想看?嗯?”

         肖晴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她很难接受,也很难以想象。

         肖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一动不动的靠在那里,两眼无神且绝望的看着窗户,“我还能怎么办?有谁可以来帮帮我?”她自言自语着。“现在没人可以帮你,能够帮你的只有你自己,你如果不为自己着想,你难道也不为你的爷爷着想吗?你难道不为自己8岁大的妹妹着想吗?”

         肖晴现在更是一脸夸张的说:“你们调查我?你们还想对肖淑做什么?她才8岁。”肖晴现在想想都背后发凉,更多的是气愤和害怕。秦校长对她说:“别紧张,我们不会对她做什么,你放心吧。”肖晴彻底垮了,她已经别无选择了,只好可悲的说道:“我爷爷的手术,还有我妹妹的学费,你们都得办好。”秦校长这时候喜笑颜开:“一定,一定办好,哈哈哈哈哈。”

         肖晴强行止住眼泪,努力让自己变得很平常后慢慢的扶着椅子站起来,但是还是使不上力气。一步一步朝门口走去,秦主任立即给江主任使了个眼色,江雄马上跑过去帮着开了门,肖晴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留步。”之后慢慢的走向走廊,她直接去了卫生间,想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下,她碰上门,接了把水的在自己脸上搓洗,之后便大哭了起来。

         心里所蔓延开来的绝望和孤独终于把她给压垮了,彻彻底底的压垮了。

         她没有去教室,而是直接来到了校道上走出了校门。

         她现在想做的就是回家赶紧蒙住脑袋的睡一觉。不过她还是走到了湖边一直坐到了很晚才拖着冰冷的身子离开了。没有办法的她还是决定准备一个节目,刚好前不久在Biu站很火的一首歌曲和一支舞蹈“极乐净土”动作撩人和优雅美丽,好在她是学会的,所以明天她决定表演这个舞蹈,更是为了自己爷爷的手术,也是不得已的。

         肖晴家里响起极乐净土嗨森和优美的旋律和曲调,肖晴的每一个精致的动作和舞姿与乐声趣趣相应,美丽极了,惊艳和优美。

         只不过她跳的没有丝毫笑容和表情,暗淡无光的眼神,她恨她也痛,但是她反抗不了。

         不,那不是她的汗水,而是然的泪水。

         机械性的练习到了夜半,才去了浴室。

         拿起手机的她又是熬到半夜,不知道她在和谁聊天更不知道她有什么人可以倾述和哭诉,不过她今晚或许会失眠,或许会做噩梦。不过希望她今天晚上好好的睡上一觉,等明天一醒来发现一切只是个梦,当然,这只是个美好的遐想,平静的生活自此也成为了肖晴遥不可及的梦,以前对一切事物都抱有美好态度和幻想的肖晴难道回不来了吗?